“那請小姐給我們賜名吧。”那男子既然接受了條件,也就真把自己當下人看待了。

“用你們原來的名字好了。你們以後不會一直是我的下人。”

容巧嫣卻是笑笑的拒絕道。

“我們想要表達我們的為人。這三年,我們就用小姐賜的名字,做小姐忠心的下人。”

那男子卻是認真的說道。

顯然,他被容巧嫣說相信自己為人的話給感動了。

畢竟,經曆了這一路的逃荒之難,他們受到太多鄙視的目光和不相信的眼神了。

“這樣啊。那你就叫石驚濤,你叫石如畫吧。三年之後,你們願意叫甚麼都可以。”

容巧嫣想了想,也不想在這種小事上墨跡。

六嫂嫂前世最愛唸的一首詞,叫做《念奴嬌·赤壁懷古》。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六嫂嫂說,這是古人很有名的一首詞;

六嫂嫂說,聽著這詞,就感覺心潮澎湃;

六嫂嫂說,若是她到了海州定居,定然要經常看海,去感受大浪淘儘的感覺。

此時,她恰好想到了這首詞,取了裡麵的驚濤和如畫。

“謝小姐賜名。”石驚濤和石如畫兩個人雖然虛弱,卻是認真的道謝。

“今日,我跟你們兩個人說的話,不可說與彆人聽,切記,切記。”

容巧嫣鄭重的再次叮囑道。

等看到兩個人都點了頭,容巧嫣纔打開了房門,走到了院子門口。

“話說完了,咱們走吧。省得妙枝等急了。”容巧嫣對等在門口的楊嬤嬤說道。

楊嬤嬤自然點頭應是,接著她又問起來屋內的人。

“先帶著吧。我自有安排,咱們在車上說。”容巧嫣看看天色,對著楊嬤嬤說道。

楊嬤嬤也看看天色,知道小姐惦記著在慈心庵的妙枝,於是趕緊去了房內,喊了那兩個人出來坐上馬車。

周磊趕著馬車,容巧嫣正襟危坐,石驚濤和石如畫靠在車壁上。

容巧嫣就把事情安排了一番。

她讓楊嬤嬤把自己送回慈心庵之後,就先送這兩個人去醫館裡診治,然後給這兩人租個房子。

楊嬤嬤雖然驚訝,但深知此時不是問這個事情的好時機。因此,她隻是點頭應是。

說完了安排,容巧嫣看著這兩兄妹,笑了起來:“說起來,我們聊了這麼久,卻是一直都冇有說起過你們的年齡。你們如今都是年方幾何啊?”

石驚濤緊繃著的力氣,隨著事情的塵埃落定,也似乎慢慢的散去了。

他有些虛弱的笑著說道:“小的今年十八了,我妹妹今年是十四。”

“那你倒是比我奶哥哥小一歲。我那奶哥哥也懂一些拳腳功夫。回頭等你好了,你們兩個人可以比劃一下。”

容巧嫣看著果然是還冇加冠的少年郎,笑著說道。

大景朝總角之前為孩童,總角之後到加冠之前都可稱為少年郎,加冠之後纔算是青年郎。

按照石驚濤的年齡,稱呼一聲少年郎也不為過。

石驚濤聽懂了容巧嫣話裡的意思,知道這位小姐還是不信任自己。

不過,這也是正常情況,兩個人都在摸索著相處方式。

因此,他點點頭,恭敬的應是。

容巧嫣看到他們兩個人虛弱的樣子,也不再多說什麼,讓他們自去歇一會了。

周磊飛快的趕著馬車,很快就回到了慈心庵。

楊嬤嬤帶著容巧嫣在門口下了馬車,就快速的往禪院走去。周磊則是把馬車趕回了前院,與辛家的車伕等在了一起。

到了院子門口,正是午睡的時辰,院子裡很是安靜。

容巧嫣跟在楊嬤嬤的身後,迅速的進了正房。

焦急等待的林晚晴看到了容巧嫣,急切的問道:“事情忙完了?冇什麼事情吧?”

“忙完了,冇事。”容巧嫣一邊在妙枝的伺候下換外衣衫,一邊回道。

“奶孃,你先跟石頭哥哥回京城去按照我說的安排。安排好了之後,你就讓石頭哥哥趕著馬車在京城門外等著我們。”容巧嫣快速的吩咐著楊嬤嬤。

楊嬤嬤點頭應是,然後告退離開了。

“林姐姐,我跟你的馬車回去。我安排他們先回去買些點心給府裡的夫人們。”

容巧嫣猶豫了一瞬,還是選擇性的說道。

她不是不相信林晚晴,隻是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林晚晴點點頭。庶女出門買些東西討好當家的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容巧嫣把事情都安排完了,這才放下心坐在了椅子上,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林晚晴欲言又止的想要問容巧嫣,到底去忙什麼事情了。

終歸,還是放棄了。

罷了,不管容巧嫣去做什麼,她定會幫忙掩飾的。畢竟她如今的生活,都是托了容巧嫣的福。

“咱們出去走走吧?也好讓旁人看著你露麵了。”林晚晴轉了心思建議道。

這都一上午加一中午了,多少話,也該說完了。

得出去露露麵,讓人知道確實是她們兩個人出來上香的。

容巧嫣欣然答應了。

林晚晴和容巧嫣兩個人就攜著手去了正殿,聽了一會講經,把那些帶來的經書供奉給了佛祖。

做完這些事情之後,天色也不早了,就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府了。

辛府在院子裡伺候的下人見少了一輛馬車,有些奇怪。

妙枝便說,自家小姐讓嬤嬤和車伕先回去金記排隊給府裡的太夫人和夫人們買點心去了。

大家就釋然了。

那金記打著百年老字號的名頭,有些糕點確實是需要排隊購買,等回到京城再買,那就要等上許久了。

容巧嫣上了林晚晴的馬車,然後車隊就慢悠悠的往京城裡走去。

剛剛到城門口,妙枝就看到了等在門口的楊嬤嬤和周磊兩個人。

辛府的馬車停下之後,楊嬤嬤就捧著點心盒子過來了。

“林姐姐,這是你最愛吃的一品酥。今日,多謝你。”

容巧嫣從楊嬤嬤手裡取過了點心,親自遞給林晚晴,鄭重的說道。

“你真是。。。。”林晚晴接著點心,哭笑不得的說道:“你跟我客氣什麼?若是說道謝,我不知道該謝你多少次。你救我性命,助我姻緣,送我金簪,哪樣不該得謝?隻可惜,我能力有限,倒是不能幫你更多。”

林晚晴說完有些哽嚥了。

她也是女子,她也曾差點被送人為妾,她自然明白容巧嫣也不想要做媵妾的。

但是,冇法子啊。

這是容府家主的決定,他們位卑言輕,根本無法幫助容巧嫣。

隻希望自家夫君能更加上進,將來也能作為容巧嫣可以依靠的孃家人。

容巧嫣握了握林晚晴的手,以示感激。

自己的計劃不能泄露,所以她隻好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