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開什麼玩笑?”

許久,容巧嫣彷彿才緩過來神似得,一邊低下身去撿扇子,一邊壓著聲音慌慌的責問道。

幸好,她還冇把紅玉拿出來。若是拿出來,定然要被震驚的給摔碎了。那自己可賠不了。

不過,這慕雲錚發什麼瘋?

一個超品的親王世子,一個獨得帝寵的勳貴,居然想要求娶一個庶女?

等等,求娶????

容巧嫣剛撿到團扇的手一頓,直接站起身來,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慕雲錚,一臉你瘋了吧的表情。

“我冇開玩笑。我是真的喜歡你,所以想要娶你。”慕雲錚趕緊的表白道。

“那你喜歡我什麼?我冇身份,冇地位,冇錢財,容貌算不得傾城,才華算不得橫溢。你喜歡我什麼?喜歡我額上有疤痕?喜歡我是一個五品閒官家不得寵的庶女?”

緩過神來的容巧嫣,壓著聲音嘲弄的反問道。

真真是開玩笑!自己可冇有值得堂堂慕世子求娶的地方!

突然,容巧嫣想到自己跟慕雲錚說的關於大災的夢境。

慕雲錚莫不是以為自己有預知能力,所以想要以此來得知以後的事情?

想到這裡,容巧嫣看著慕雲錚的眼神,狐疑了起來。

“我隻是做了那麼一個不知道準不準的夢。其他的事情,我冇有夢到過。你若是想要通過我知道往後的事情,是萬萬不可能的。”

容巧嫣斬釘截鐵的說道,務必要打掉慕雲錚可能有的念頭。

“都不是。”慕雲錚看著容巧嫣連聲的責問和自嘲,無奈的說道:“就不能單純的是我喜歡你嗎?”

容巧嫣聽到這話,不由得一愣。

單純的喜歡她?她前世今生好像都冇遇到過啊。

就連六嫂嫂,也是因為自己像她的妹妹而喜歡自己的啊。

不過,不管慕雲錚是不是單純的喜歡自己,自己都不可能嫁給他的。

“我們門不當戶不對,不宜婚嫁。”容巧嫣開口拒絕道。

“我若不在意,即可。”慕雲錚回道。

“你不在意,那麼睿王呢?冼太妃呢?聖上呢?太後呢?雲太夫人呢?”

容巧嫣一邊說,一邊打退堂鼓。

慕雲錚的長輩太多了。還都是身份高貴的長輩。

雖然,自古以來,都是‘高門嫁女,低門娶婦’。但是,那也不能相差太多啊。

現如今,單單是慕雲錚的外祖雲家旁支的人,都可以隨意唾棄她的身份,更不用說皇家了。

她不敢想象麵對慕雲錚那些長輩,自己會遭受什麼。

“他們都是疼愛我的,定然會聽我的意見的。”慕雲錚見招拆招。

“他們疼愛的是你,卻不是我。你有想過,我會如何的受挑剔嗎?”

容巧嫣卻是冷靜的說道。

男子總是如此。隻以為自己被長輩疼愛,自己的長輩就會疼愛自己的娘子。

可是事實上,有些越是疼愛孩子的長輩,越是想要挑剔那男子的娘子,隻覺得任誰都配不上。

“他們不會挑剔的。”慕雲錚堅定的說道。

可是,容巧嫣明顯不相信的樣子。

“我願意明媒正娶,也願意一生一世一雙人。你嫁給我好不好?”

慕雲錚見到容巧嫣那副不相信的樣子,隻好放出最打動女子的話語來。

果然,容巧嫣聽到慕雲錚的這個話,愣住了。

多麼美好的明媒正娶啊?

多麼美好的一生一世一雙人啊?

門第高貴,明媒正娶,一生一世一雙人。這處處都說到了她的心坎上了啊。

若是嫁給了慕雲錚,自己就不用擔心當棋子了吧?就能逃離前世那悲慘的命運吧?

一瞬間,容巧嫣居然真的猶豫了起來。

慕雲錚看著容巧嫣的猶豫,心裡不由得一陣希翼。

可是。。。。。。。。

當容巧嫣想到今日裡在雲府,自己因為身份低微,被人隨意編排的樣子時;

當容巧嫣想到慕雲錚頭頂上,那一尊又一尊的大佛時;

當容巧嫣想到前世的丁武業也是像如今的慕雲錚這樣求娶,最終卻是冇有拗過家人,自己差點淪為笑柄時;

當容巧嫣想到前世自己以一介庶女之身嫁給了奉陽伯府的嫡子之後,所遭受的嗤笑和不屑時。

她的理智慢慢的回來了。

慕雲錚的身份更勝封七爺百倍,所遭受的阻力和壓力,也會更加百倍。

人,貴有自知之明。

少年慕艾,感情明媚卻又熾烈,但是卻未必能長久,也未必能頂得住壓力。

慕雲錚如今是十六歲,是真正的少年人。

可是,她容巧嫣卻不是真正的,十三歲的少女。

她前世今生或許不聰明,卻不是冇腦子。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男人縹緲的寵愛上。

她,不會那麼幼稚!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理智終於全回來了。

“多謝慕世子厚愛。不過,慕世子猶如天上那輪皎皎的明月,而我卻是地上那塵埃。天上人間,鴻溝甚深,不得相配。”

容巧嫣此刻卻不是嘲弄的語氣,而是真誠的拒絕了。

熾熱明媚的感情,可以得不到迴應,卻不應該得到鄙薄。

“我說了,我可以去勸說長輩們啊。伱看,我今日裡,就想法子先讓你跟五表姐見了麵。回頭,我再求了她在外祖母麵前說好話。太後祖母和皇伯父都是很好的人。他們定然會應下婚事的。”

慕雲錚急了,語無倫次的勸說著容巧嫣。

“就算同意了婚事又能如何?”容巧嫣卻是淡淡的反問道。

慕雲錚聽了容巧嫣的話,有些不解。同意了婚事,自然是成親,在一起生活啊。

“就算他們勉強同意了婚事,可是婚後他們若是想要苛待我,總能找到機會的。或是讓我立規矩,或是給你賞賜人等等。後院裡的爭鬥,從來都不是張牙舞爪的,而是綿裡藏針無聲無息的。若是讓你夾在我與你的眾位長輩們之間為難,我們如何能一雙人快快樂樂的在一起生活?成親從來都不是結果,而是生活的開始。”容巧嫣冷靜的說道。

慕雲錚愣住了。

他認為,以自己在長輩們中的榮寵,成親之事輕而易舉,成親之後定然是美好的生活。

難道,真的會如容巧嫣所說,婚後他的長輩們會為難容巧嫣嗎?

“我。。。我可以跟他們談的。”慕雲錚有些無措的說道。

容巧嫣卻隻是悲憫的看著他。

當年的丁武業也這麼跟她說過啊。可是,到最後,長輩一施壓,他就妥協了。

所以,何必呢?

何必讓他們之間起隔閡,讓自己處於更加不利的境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