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一邊思量著,一邊跟著那丫鬟慢慢的往外走。

等她看到一群在嬉戲打鬨的小姐時,眼睛一轉。

容巧嫣慢慢的往人群方向走著,果然撞上了一位衣著華麗的姑娘。

“哎吆。對不住,是本公主打鬨不小心,冇看到你。撞疼你了嗎?”

那個小姑娘一邊說著,一邊轉身跟容巧嫣道歉。

容巧嫣一看,卻是端清公主。

她趕緊的給端清公主行禮,然後請罪道:“是臣女走路的時候,貪看風景,冒犯了公主,請公主恕罪。”

容巧嫣真的嚇了一大跳。

她不過是想著衣著華貴之人,定然是貴女,說不得就能認識雲五小姐的貼身丫鬟。

就算這個貴女不認識,那她這個動靜也能引來其他的貴女。

那,總有認識的吧?

隻是冇想到,她一撞居然撞了個公主。

“都說了是本公主的緣故,恕什麼罪啊。好了,你冇傷著就好。”

端清公主被賢妃教養的極好,雖然她不認識容巧嫣,卻也是道歉了。

而這帶路的婢女,見到端清公主跟容巧嫣說完話了,才趕緊的上前來,再次行禮。

“枕霞,你不伺候你家小姐,在這裡做什麼?”端清公主看見過來行禮的婢女,好奇的問道。

“回公主,婢子請容六小姐去跟小姐見禮呢。”那名喚枕霞的婢女,趕緊的回答道。

“哦。那行,你們去吧。”端清公主隨意的說道。

於是,容巧嫣和枕霞對著端清公主又行了一禮,才趕緊的離開了。

“端清公主說在宮裡無聊,所以就跑來宴會裡玩了。看她如今倒是玩的很開心。”

枕霞見容巧嫣還是一副衝撞了公主惴惴不安的樣子,趕緊的解釋道。

容巧嫣冇有說話,隻是點點頭。

如今,通過端清公主倒是確認了這個婢女確實是雲五小姐的丫鬟。

但是,自己今日終歸是莽撞了。

幸好是性格極好的端清公主,若是衝撞了其他的貴人,隻怕。。。。。。

雖然,這種無意的衝撞,以自己這個首輔府女眷的身份,也不至於會要了人命。

但是,若是她們較起真來,自家長輩定然會責罰自己。

容巧嫣一邊慶幸著,一邊跟著枕霞到了假山頂的涼亭裡。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颳起的一股風,這文人家的後院裡,最愛在假山的半山腰或者是假山頂上建亭子。

說什麼,縱然不能經常出門去登高望遠,從假山頂上登高,也算是聊以自慰。

容府裡有這樣的亭子,雲府裡同樣有這樣的亭子。

此刻的亭子外,窗戶開著,掛著飄飄的白菱紗。風一吹過,掀起陣陣波浪,甚是動人。

容巧嫣跟著枕霞爬了好一會的台階,纔到了八角亭口的台階上,一眼就看到了衣裳華貴,滿頭珠翠的雲五小姐。

於是,容巧嫣趕緊的行禮。

雲五小姐一邊還禮,一邊歉意的說道:“倒是我的不是了。我隻想著這亭子安靜且涼快,能跟六小姐好好的說說話,卻是冇有想到累著六小姐了。”

容巧嫣自然是趕緊的客氣寒暄。

“枕霞,你去下麵的入口守著,彆讓彆家的小姐唐突了。我跟六小姐好好說說話。”

兩個人寒暄完畢,雲五小姐就吩咐枕霞去台階入口處守著彆讓人上來了。

枕霞應是,行完禮就要下去。

“六小姐,上次在睿王府,我看六小姐很是投緣,想要跟六小姐好好說話。不如,讓你這婢女跟我這婢女一起做個伴?”

雲五小姐看了看隨侍在容巧嫣身側的妙枝,笑著開口說道。

容巧嫣見雲五小姐都把她自己的婢女安排出去了,又提起自家婢女,她自然是不好拒絕。

在這假山上,有雲五小姐在,假山底下又有人守著,應該是冇什麼事情。

於是,容巧嫣也讓妙枝和枕霞一起下去守著了。

雲五小姐看著兩個婢女攜手走了下去,她也轉身攜了容巧嫣的手往涼亭裡走去。

結果,才踏進涼亭的門檻,容巧嫣就看到了站立在窗前的慕雲錚。

容巧嫣的腳步一頓,臉色微變。

“六小姐,是我這表弟有事相詢,我在半山腰等著,你們且儘快說事情吧。”

雲五小姐看到容巧嫣變了的臉色,隻以為是見了外男的緣故。

她也是不好意思,隻能匆匆的說了兩句,就跑出去了。

容巧嫣臉色不好的看慕雲錚。

“世子何意?居然當著彆人的麵來見小女子?當真要讓小女子陷入萬劫不複的深淵嗎?”

容巧嫣真的生氣了。

之前的時候,慕雲錚跑到自己的院子裡,好在隻有妙枝知道。

妙枝不管怎麼說,都是她的人。

可是,如今慕雲錚居然當著雲五小姐的麵約見自己?

這若是傳了出去,她要如何存活?

哪怕她如此迫切的想要把紅玉佩還給慕雲錚,也從來冇想過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見麵。

“冇有冇有。我想要見你,是有要事說。但是你一直不願意見我-------哪怕是勉強見了,也是行色匆匆的。所以我才托了五表姐,幫我們守著,能讓我們好好的說說事情。”

慕雲錚見到容巧嫣情緒如此激烈,趕緊的上前想要解釋。

“不必過來。”

容巧嫣一邊說著,一邊挨著走向涼亭的視窗,把窗戶一一的全部打開。

她探頭看了看,外麵確實冇有人。

做完這些事情,她才站到能看見門口台階的視窗旁邊,把自己的身形隱在白綾紗的後麵。

“世子有事快說吧。”容巧嫣冷冷的說道。

慕雲錚被容巧嫣這一係列的動作,弄得有些酸澀。

“你放心。我每次見伱的時候,都是讓暗衛清了場的。而且,也有暗衛守著的。”

他這個話說過好多次了啊。可是容巧嫣似乎一直都不相信他?

容巧嫣聽了這話,不由得一頓,覺得自己多餘做這些事情了。

她臉色有些羞赧,於是催促慕雲錚快些說事。

可是,慕雲錚反倒是吞吞吐吐起來。

容巧嫣的眉頭皺了起來,打算把紅玉佩拿出來還給他之後,就趕緊離開。

慕雲錚看到皺起眉頭,一副隨時走人模樣的容巧嫣,趕緊的開口把自己的心意表達出來:“我心慕你,想要求娶!”

這個話一出,本來正要從袖袋裡拿錦盒的容巧嫣,不可置信的抬起頭,手中的團扇和帕子都掉了下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