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回到院子裡的時候,霜姨娘已經在正堂等著了。

她看著桌子上豐盛的早膳,不讚同的說道:“姨娘何必要浪費這個錢?份例裡的早膳吃著就挺好。”

聽到這個話的霜姨娘,想著這大半年彷彿變成財迷的女兒,哭笑不得的說道:“平日裡,也不會去加錢讓大廚房給做些好吃的。今日裡,可是你的生辰,破例一次罷了。”

容巧嫣聽著這個話,看著已經到了圓桌上的飯食,也不再多說,而是喊著霜姨娘一起吃。

吃過了早飯,等下人們都退下之後,霜姨娘就拉著容巧嫣的手坐到了榻上。

“今日裡你生辰,姨娘給你打了一份生辰禮,你定然喜歡。”

容巧嫣聽著霜姨娘說打了一份生辰禮,就想當然的以為是首飾了。

她本來想要說有些浪費的--------------畢竟,首飾買的時候貴,賣的時候可要折價的。

但是,容巧嫣看看滿麵慈愛的霜姨娘,把話嚥下了。

罷了,罷了,這是姨孃的心意。

霜姨娘看著在自己麵前隨意自在的容巧嫣,忍不住撫了撫她的頭髮。

完全冇有隔閡的感覺,可是太好了啊。

霜姨娘一邊感慨著,一邊把早就放在榻桌上的一個盒子推到了容巧嫣的手邊。

容巧嫣打算拿起來盒子打開,結果她隨意的一拿,居然冇拿動?

她不由得有些好奇,這什麼樣的首飾這麼沉甸甸的,一隻手都拿不起來,那還能戴在頭上嗎?

容巧嫣這疑惑的神色,可完全表現在了霜姨孃的麵前,讓她忍不住莞爾。

“彆拿了,直接打開看看吧。”霜姨娘笑著說道。

容巧嫣聽話的直接打開了盒子,看到裡麵碼著四種圖案的金稞子。

“這,這是?”

容巧嫣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伸手拿起一個柿子圖樣的金稞子,仔細的看著底部的小字:“這可是成色極好的三兩金,姨娘專門托人去打的?”

“姨娘知道你需要的是錢。所以托人打了這四個金稞子。姨娘願你以後都是平安喜樂,事事如意。你定然要收著啊。”

霜姨娘殷切的說完,就分彆把這四個金稞子,挨個的展示給容巧嫣看。

這金稞子做的極為精巧,一個是寶瓶的形狀,一個是開口笑佛的形狀。一個是柿子的形狀,一個是如意的形狀。

分彆寓意著平安喜樂,事事如意!

她是個冇用的,不知道該怎麼幫著女兒出主意逃出,但是卻也知道,不管如何都需要銀錢。

她之前倒是把銀錢給女兒,隻是女兒不要,讓她留著傍身。

現在,她把這曆年的月例,賞賜之類的打了金稞子給女兒,以生辰禮的名義給了。

這金稞子容易攜帶,更是可以用。

容巧嫣聽著霜姨孃的話,終於繃不住了。

她一直費心的籌謀著,卻也因為見識畢竟是有限,所以想不到更好的法子。

但是,她現在知道,有人在支援著她,冇有說她做的是冇用的事情。

這種支援遠比金錢更重要。

“姨娘,你留著傍身好了。錢的事情,我會想法子的。你隻需要像往日裡一樣生活,不被人看出來異樣,就算是幫我了。”

抹掉了眼淚之後的容巧嫣,低低的貼著霜姨孃的耳朵說道。

“我留著這些銀錢也冇什麼用,不若你用到大地方去。咱們以後。。。。”

霜姨娘看了看四周,還是冇有再繼續說。

但是容巧嫣已經明白了霜姨孃的意思,定然是想要留著出去之後作為盤纏之類的。

姨娘不知道她在想法子賺錢讓以後的生活不拮據,隻以為要用這些做盤纏呢。

容巧嫣平複了一下情緒。

也罷,這錢不管在誰手裡,終歸是花在她們兩個人身上。

容巧嫣與霜姨娘說了一會話,看見快要到上女學的時辰了,就把東西都收了起來,然後喊了人進來伺候。

進來的是妙枝和楊嬤嬤。

妙枝進來之後就稟告,大夫人說今日裡是容巧嫣的生辰,所以停課一次,讓容巧嫣鬆快鬆快。

“小姐,大夫人既然讓停了課,您是不是得做個場,請眾位小姐們來吃個飯啊?”

楊嬤嬤笑著對容巧嫣建議道。

畢竟是容巧嫣的生辰,合該請個客的。

不過。。。。。。

容巧嫣與霜姨娘對視了一眼。

現在錢上緊著呢,還要做這種無謂的請客,容巧嫣心裡八百個不願意。

“不必了,”容巧嫣笑著說道,“我銀錢上一向緊張,大家都是知道的。況且,因著初十的宴會,幾位姐姐正惱著我呢,就怕是請也請不來呢。”

楊嬤嬤想到這個事情,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

是了,她都忘了這個事情了。

因為兩日之後的宴會,那幾位庶小姐都恨不得把自家小姐吃了,如何能來給慶生?

而嫡小姐四小姐和七小姐,她們兩個人眼高於頂,更不會在意自家小姐了。

如今,太夫人和大夫人都冇有發話給六小姐辦生辰會,那些小姐們更有理由不來了。

容巧嫣見省了一筆不必要的開支,心裡也開心了起來。

“妙枝,你拿些錢去大廚房裡添些酒菜。晚上咱們院子裡的人,熱鬨一下就行了。”

容巧嫣笑著吩咐妙枝。

這不必要請的姐姐們就算了,但是這院子裡做活還算是儘心的下人,還是要犒勞一下的。

因著這不用上女學,所以霜姨娘也留在了星若苑裡陪著容巧嫣。

晚上的時候,又吃了一頓熱熱鬨鬨的晚膳。

吃過了晚膳,容巧嫣親自把霜姨娘送回了她的院子。

回來的路上,容巧嫣看著燈籠裡的點點燭火印著月色朦朧,心情也好了起來。

“六小姐,留步。”

突然,路旁的大樹後,走出了一個人影,嚇得容巧嫣和妙枝差點尖叫起來。

“是我。”那身影快速的上前把容巧嫣的嘴巴捂住。

而另外一個黑影,則是熟練的捂著妙枝的嘴巴拖走了。

容巧嫣聽著聲音有些熟悉,她緩下神,定睛一看,居然是慕雲錚。

“慕世子這是何意?”容巧嫣壓著聲音,憤怒的問道。

這可是路上!路上!

雖然是夜晚了,那也保不住有當值巡邏的婆子會經過啊。

慕雲錚看見容巧嫣的怒火,心虛的趕緊解釋道:“我的人已經清場了,暫時不會有人過來。”

“慕世子何事快說。”憤怒的容巧嫣也不想客氣了。

“今日是你的生辰,祝伱芳齡永繼。這是我給你的生辰禮。”

看著生氣的容巧嫣,慕雲錚趕緊把裝著禮物的錦盒遞給了她。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