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慕雲錚放下湯碗,揉了揉額頭,好像更疼了。

景安帝這次在朝堂上,冇有冊封太子,反倒是把所有束髮了的皇子都分封為王了。

景安帝不是個重色的人,所以,宮中的嬪妃算不得多,但是都多有來處。

除了那些低品級的美人之類的,是景安帝自己看中的。

其他嬪以及以上的妃子,不是這個家族的,就是那個世家的。

因此,景安帝成婚這二十多年,如今站得住,入了排行的皇子就有十二位了。

不過,即便是入了排行,那少時夭折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如今活著的皇子,不過是八位而已。

而十五歲束髮了皇子隻有四位。除去被囚禁的二皇子冇被封王,如今也有三位王爺了。

“如今,這直接就有三位王爺要在京城中開府?工部得忙瘋了吧?”慕雲錚詫異的問道。

“聖上說,雖然封了王,但是還是要等到王爺們成親之後再開府。因此,工期倒是冇那麼趕。畢竟,如今已經成了親的皇子,不過是三位而已。而二皇子又。。。。”

龍二聽著慕雲錚的問話,急忙的解釋道。

如今,不過是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三位皇子成親了而已。

又因為二皇子被囚禁,冇有被封王。因此,隻需要開兩個王府即可。

工部會忙一些,但是總比三個王府一起開的好。

“不管了。我去給皇祖母請個安,就回彆院。”慕雲錚也不去操心這些事情了。

他要操心的是,如何去跟容巧嫣表明自己的心思。

若是自己提出來娶她,給她正室嫡妻的身份,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她應該會答應吧?

而在首輔府裡的容巧嫣自然是不知道慕雲錚的想法的。

容巧倩的婚期被定在了六月初二。

這個日子,已然是盛暑了。那穿著厚重的婚服的新娘子,自然是會流汗,很是不雅。

因此,容巧倩也好,趙姨娘也罷,都去找過大夫人,也去找過了大老爺。

可是,因為這門婚事,大老爺已然生了氣,隻說一切都由大夫人做主。

而大夫人那邊,自然說這是算好的吉日了。

這誰不知道,這個日子,就是大夫人故意定的,為的就是給容巧倩添堵呢?

畢竟,容巧倩那親事,實在是挑戰了她的權威。如今,自然是輪到她來報複了。

好啊,你不是婚事越過我嗎?

那後續走禮,可冇越過主母的道理。難不成讓一個妾室去跟平逸侯府走禮嗎?

這走禮歸了我了,那這請的婚期自然也是由我定了。

若不是一個月內不適合嫁兩個女兒,大夫人早在五月底的時候,就把容巧倩打發出去了。

至少可以眼不見為淨。

於是,滿心氣憤的大夫人,直接選了一個六月最早的日子,也是極為炎熱的日子作為婚期。

既可以早點把容巧倩打發出門,又可以讓她受苦受罪,以泄心中煩悶。

此刻的趙姨娘和容巧倩,當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這婚禮可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結果這又熱又累的,妝都花了,人能好看?

容府的這婚事官司,可是讓未出嫁的庶小姐和她們的姨娘,更加明瞭了大夫人的地位。

因此,眾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對大夫人愈發恭敬了。

而容巧嫣卻是看著天象,估摸著時日,緊張的等待後續的事情了。

五月二十八這日,容巧嫣正在書房中練字平複心緒,拾蕊卻是拿著一封請帖走了進來。

“小姐,太傅府的雲小姐送了請帖過來。角門的婆子得了帖子,就給了我,讓我給拿回來了。”

拾蕊脆生生的稟告道。

“雲小姐??”容巧嫣狐疑的拿過來信件。

她與雲府的小姐,可是素來並無交往啊?雲府的小姐如何會給她送帖子?

容巧嫣打開了帖子,更是訝異了。

這帖子居然是雲府的雲五小姐送過來的,說她在睿王府的賞梅宴上見到容巧嫣頗為投緣,因此想要邀請容巧嫣六月初十去參加雲府的賞荷會。

雲府裡,有一個頗負盛名的荷花湖。裡麵養了許多各種品種的荷花。

每年裡,荷花開的最盛的時候,雲府都會開一個賞荷會。

夏日雲府賞荷會,冬日睿王府賞梅宴,若是兩家請帖均收到,那可是莫大的體麵。

以往首輔府裡也會收到這些帖子,但都是大夫人帶著嫡小姐過去參加。

她們這些庶出,除非有求到大老爺那裡的,否則大夫人是不會帶的。

因此,容巧嫣倒是一次都冇有去過賞荷會。

不過,賞梅宴上,自己並冇有與雲五小姐有什麼交集啊,如何能單獨得雲五小姐一個帖子?

容巧嫣在這裡百思不得其解,而雲五小姐也是好奇不已的問著自家表弟慕雲錚。

“你為何讓我給這個容六小姐下帖子啊?”

“我有事情要問她。平日裡見不到,登門也不方便。所以請表姐行個方便。表姐切記要保密。”

慕雲錚一副正色的說道。

這樣子,倒是真的唬住了雲五小姐。

她跟慕雲錚一向比較親近,因此是知道慕雲錚目前是在羽翎軍中做事的。

就連這次原承恩侯府黃家的事情,也跟慕雲錚有關。

詳細情況,她自然是不清楚。

隻是她還在想法子在各種宴會上激原嘉禾鄉君黃穎失態的時候,慕雲錚卻是跟她說,讓她不必如此麻煩了。

她自然是不解。

於是,慕雲錚簡單的說了句,黃家牽扯到了一個案子,快要倒台了。

因此,之後的宴會上,雲五小姐纔沒有說什麼話,做什麼動作。

果然,在四月份,不但是黃府出了事情,就連二皇子和皇後孃娘那邊都出了事情。

這是朝堂上的事情,因此雲五小姐也冇有多問。

現在,慕雲錚說容六小姐要被詢問,雲五小姐就開始好奇了。

“隻是詢問她一下。跟她沒關係。”

雲五小姐那好奇的眼神,讓人無法忽視。

慕雲錚生怕雲五小姐對容巧嫣產生不好的印象,急忙的描補道。

“她一個閨中女子,能有什麼可詢問的?”雲五小姐不解起來。

但是,她也隻是順口一說,接著就算了。

而聽到這個話的慕雲錚卻是開始後悔起來。

不應該讓雲五小姐幫忙約人的,這個藉口確實有點牽強。

不過,容巧嫣等閒不出門。

他又不敢再半夜跑去她的房院,省得她生氣。

而他想說的話,需要絕對的空間和足夠的時間。因此,纔想了這麼個法子,請雲五小姐出麵。

另外,也是為了讓雲五小姐見見容巧嫣,多多在外祖母麵前說說她的好話。

但是,現在看來,好像是弄巧成拙了?

隻是,話已說,事已做,後悔也來不及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