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巳節過後,整個京城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了。

三月初六,就是會試放金榜的日子。

這一日,容府自然是打發了人去考場外看榜了。

雖然,今日裡不是休沐,但是皇帝也體恤家有考子的臣子,但凡是告假的,都準了。

因此,容府的眾人也像上次一樣,聚在鴻平院的正堂裡,等著放榜了。

因著這次春闈的結果,比上次秋闈更重要。

因此,大堂內也更安靜了。

一直等了許久,終於聽到了報喜的人,從大門一路喊著‘喜報’,進了內院裡。

這次,大夫人特地放開了門禁,報喜的小廝可以直接進入後院。

“恭喜老太爺,恭喜大老爺,恭喜大爺。大爺高得第一名會元。”

報喜的小廝激動不已的撲跪在地上,高聲的報喜道。

“會元?”

大堂內的眾人,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容知明去年已經是解元了,如今是會元,若是殿試上再得了第一名,那可就是連中三元了啊。

大景朝都多少年冇有出現過連中三元了的盛景了。

“正是。正是。小的是搶破頭,才第一個跑進來報喜的。隻怕一會報喜的人,要把咱們府裡的門檻都踩破了呢。”

那小廝興高采烈的說著,為自己的腿長跑得快,慶幸不已。

眾人聽了,自然也是高興不已。

“賞!賞!賞!”

不等大夫人開口,容首輔已經高興的捋著鬍鬚大聲的說起來。

那小廝自然是趕緊的磕頭道謝。

於是,大夫人又是安排著人去抬銅錢發賞賜;又是忙著讓人封紅包,準備賞給一會來報喜的官吏;又忙活著準備應對得到訊息來道賀的各家親朋好友。

一時間,府裡忙碌了起來。

容知明大喜過望,反倒是隻會傻笑著了。

大老爺與榮有焉的拍了拍容知明的肩膀,領著他跟著容首輔去了書房裡敘話了。

一時間,府裡熱鬨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三月十五殿試當天。

早早的,容首輔和大老爺就一起陪著容知明進了宮。

容知明進去之後,曆經點名,散卷,讚拜,行禮等眾多禮節之後,就得到了頒發的策問。

容知明看了看題目,就信心百倍的答了起來。

眾位貢士交卷之後,就有太監糊了卷子名字,拿去給做考官的大臣們批卷。

因為容知明參加考試,為了避嫌,所以容首輔和容侍郎都冇有參與批卷。

所以,他們送了容知明進宮之後,就各自去了衙門裡。

第二日,經過大臣批改完畢的試卷,就呈在了皇帝的禦案上。

皇帝細細的看了前十名的文章之後,挑選出三篇,放在了麵前。

“這三人的文章,倒是不錯。錚兒,你也看看?”

坐在案前的皇帝笑嗬嗬的拿著挑選好的文章,遞給了旁邊坐著喝茶的慕雲錚。

“我可看不懂這個。”慕雲錚不甚在意的說道。

被拒絕了皇帝,無所謂的拿回了考卷,然後讓太監把糊著的考生名字露了出來。

“哦?這篇寫的最好的文章,居然是容愛卿的長孫?”

皇帝看著寫著容知明名字的考卷,有些意外的說道。

“朕記得,容愛卿的長孫,尚未加冠吧?”

皇帝點著容知明的名字,若有所思的問著旁邊伺候的太監大總管李長亭。

“正是。這位容大公子今年才十九。”李長亭趕緊的回道。

“那這兩人呢?”

皇帝又把另外兩個人的名字說了一下。

李長亭自然知道皇帝閱卷之後,就要定下一甲前三名。

因此,他在接這前十名的試卷的時候,就把這十個人的情況都打聽過了。

此刻,李長亭聽了那兩個人的名字之後,稍微一思索,就說了起來。

“那位張貢士今年是五十三歲了,那位王貢士今年是三十二歲。”

景安帝聽著這兩個人的年齡,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繼續問道:“這容知明的相貌如何?”

殿試覲見的時候,景安帝自然是見過眾多學子的。

但是,就是因為學子太多了,那些人又不敢直視天顏,所以景安帝也冇能看清每個人的相貌。

“容大公子倒是相貌堂堂,風度翩翩。”李長亭笑著說道。

容知明是容首輔的長孫,又是會元,最有希望的前三甲,他當然要仔細的看了。

“那這容知明可惜了。隻能做個探花郎了。”皇帝有些惋惜的說道。

這容知明文采雖好,但是年齡正年輕,做個風流倜儻的探花郎倒是合適。

“這容公子的試卷當真是最好?”

本來在旁邊不發一言聽著的慕雲錚,卻是站了起來,走到了皇帝的案前。

“正是。你看看,他這策論,寫的很是精彩了。”

皇帝見到慕雲錚突然感興趣了,趕緊的把試卷遞給了他。

自家這個侄子,一點都不像個少年郎,沉悶的很。因此,他就願意時不時的逗逗他。

鮮衣怒馬少年郎嘛。

意氣風發纔對,乾嘛非得冷冷硬硬的?

慕雲錚拿了三張考卷,粗粗的看了看。

他自然是不用科舉,但是他也是在上書房聽過翰林院的那些學士講過課的。

這樣看去,確實容知明的策論更加的引人注目。

“那就點了這容知明為狀元好了。”

慕雲錚看完了考卷,隨意的放下說道。

旁邊侍立的小太監,頭又往下低了一寸。

反倒是李長亭笑嗬嗬的看著慕雲錚,對於他這種僭越的行為,毫無反應。

“可是,自古以來,就是風流少年點探花啊。。。。”

景安帝有些猶豫。

那兩個人,一個是壯年人,一個卻是個老頭子了。

任是誰,都擔不起這風流倜儻探花郎的美名。

“這個容知明已經是解元和會元了,若是點了狀元,可就是連中三元了。這自古以來,連中三元的人纔可是少。若是出現在本朝,那也是聖上你的慧眼。再說了,這人的文采倒也算得上是實至名歸。即便是公佈了卷宗,也不會引起非議。”

慕雲錚不甚在意的說道。

景安帝還是有些猶豫。

“錚兒覺得點容知明為狀元好?”景安帝又問了慕雲錚一遍。

“我覺得還可以。皇伯父不必拘泥於相貌相合這種小事。”

慕雲錚隨意的說道。

若是容知明中了狀元,得了連中三元的美名,想必容巧嫣也會很高興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