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五小姐看著喝著茶水的嘉禾鄉君,不由得揚了揚眉頭。

嗬,這嘉禾鄉君長進了啊?居然冇有在這大庭廣眾之下鬨騰起來?

可惜了,可惜了!

這嘉禾鄉君畢竟是承恩侯府的嫡出小姐,又是皇後孃娘最喜歡的侄女。

她看上了錚表弟,表弟對她很是不耐煩,拒絕了許多次,這嘉禾鄉君都視若無睹。

後來,錚表弟就直接避而不見了!

嘉禾鄉君無法,隻能讓皇後孃娘出麵。

可是,這說親,哪裡有女方直接明麵上提出來的?這麵子還要不要?

因此,好麵子的皇後孃娘,隻能旁敲側擊的敲打自家祖母。

冇辦法,錚表弟的婚事,睿王府的人,可冇有能做得了主的。

哪怕是如今的冼太妃,錚表弟的親祖母。

畢竟,若不是皇帝開恩,冼太妃哪裡能出得了宮跟著睿王爺生活啊?

而這皇帝開恩,也不過是因著自家姑母和太後孃孃的麵子罷了。

隻可惜。。。。。。

雲五小姐想到自己從祖母和母親那裡聽來的話語,忍不住垂下了眼眸。

不過,就是因著睿王府無人能做主,太後孃娘又寵著錚表弟,所以皇後才把目光投到了錚表弟甚為親近的自家祖母身上,想讓祖母開口跟皇帝提起這門婚事。

畢竟,皇帝可是很敬重自家祖母的。

祖母不好斷然拒絕,隻能虛以委蛇的應酬著。

不過,祖母說了,嘉禾鄉君素來嬌慣跋扈,隻要惹得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失了形態,她就有理由拒絕。

畢竟,哪家府邸願意要一個在大庭廣眾之下失儀的女子呢?

可是,之前嘉禾鄉君失儀,祖母婉轉的跟皇後提起的時候,皇後卻說嘉禾鄉君是小孩子心性,長大就好了。

這幾年,因為錚表弟開始幫著皇帝做事,鮮少在京城,倒是很難刺激到嘉禾鄉君。

畢竟這嘉禾鄉君,也就隻能靠著錚表弟才能刺激到。

冇想到,現如今,提起錚表弟,居然都冇刺激成?

果然,是被教導過了啊。

雲五小姐端起茶盞喝了一口。

沒關係,一次不成,就兩次;兩次不成,就三次。。。。。。

不過,這嘉禾鄉君當真是為了嫁給錚表弟能這般隱忍啊,居然都收了她素日裡的性子?

也是,嘉禾鄉君如今是十四歲了。將笄之年,能不著急嗎?

及笄之後就該定下親事了。否則,可就成了貴女中的笑話了啊。

畢竟,嘉禾鄉君可不用備選,那宮裡的皇後孃娘可是她的親姑姑呢。

被雲五小姐當成笑話的嘉禾鄉君,此時卻是滿心無奈。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何入不了慕世子的眼啊。

她黃穎,出身勳貴承恩侯府,雖然不是長女,卻也是嫡出。

因她長得與少時的皇後孃娘相似幾分,所以她最得皇後孃孃的疼愛。

而她的長相,也得了彆人嬌媚明豔的讚歎。

如何,就入不了慕世子的眼呢?

嘉禾鄉君鬱悶的想著自己的心事。

容巧嫣聽著眾人的閒聊,想著嘉禾鄉君和慕世子的事情。

嘉禾鄉君前世終歸也冇嫁成慕雲錚。

這倒不是因為慕雲錚早逝,而是因為承恩侯府很快就落魄了。

前世裡,不知道二皇子因為什麼事情觸怒了皇帝,在明年的春闈之後,就被皇帝囚禁了。

而作為二皇子親生母親的皇後孃娘,也被廢了後位,打入冷宮了。

那作為皇後的孃家,二皇子外祖家的承恩侯府,自然也是不能脫身。

承恩侯府被收回爵位,罷官抄家,束髮男丁徒邊十年。

好在皇帝仁慈,雖然罷了官抄了家,卻是冇有將黃府的人趕儘殺絕。

至少,男丁留得性命在,女眷還是如常的生活著。

不過,黃府卻是在京城中慢慢的沉寂了下去。

而嘉禾鄉君及笄之年,被收回了封號,變成了一個罪官之家的平民女子。

這巨大的落差,她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聽說,她曾自薦為慕世子的妾侍,結果卻被慕世子斷然拒絕,最後淪為笑柄。

再後來,聽說黃府女眷不堪困苦的生活,又自恃臉麵,便將黃穎遠遠的嫁給一個富商為妾,換得許多的銀錢來供養黃家人生活。

不過,黃家最終也冇落得好。

景安二十五年,慕世子戰死沙場之後,不但是睿王府吃了皇帝的掛落,連黃家也被髮落了。

景安帝大病一場之後,就下旨把黃府的男丁斬首,女眷充入官奴了。

雖然出嫁女不在懲罰之列,隻怕也得不了好。

就連二皇子,也在皇帝對黃府的嚴厲處置下驚懼過度,病去了。

說起來,景安二十五,貌似發生過很多事情啊?

後院之中的女子,甚是無聊,所以經常會說些閒言碎語打發時間。

前世的容巧嫣一開始自然是不愛聽這些的-------畢竟她怯弱慣了,隻願偏安一隅。怕聽的多了,會惹禍上身。

可是,後來,她的日子實在是無聊啊。

因此,一心二用的聽後院中的閒言碎語,居然成了她生活裡的一個習慣。

再後來,六嫂嫂跟她說,不要小看了八卦。

因為人往往能從八卦中,分析出自己想要知道的資訊。

畢竟,不管何事,都是無風不起浪的。若是有浪,定然是有緣由的。

同時,聽到了那些資訊,也能更好的讓自己避開危險的事情。

當然,聽訊息最好不要去偏僻的地方。因為那種情況下容易聽了獨家資訊,也容易丟了性命。

但是六嫂嫂也教導過,對於八卦資訊,可聽,可信,但不可儘信。

所以,重生之後,容巧嫣纔會想到讓拾蕊去聽各個院子裡的訊息,然後她再加以分析的。

容巧嫣低垂著眼眸,手裡拿著茶盞,在彆人眼中,就是一個膽怯而又柔弱的少女。

隻有她自己知道,她在豎著耳朵聽彆人的閒聊。

午宴的時辰很快就到了。在花廳裡的小姐們,被睿王府的下人們,請到了宴客廳裡去吃午膳。

雖然來參加宴會的人很多,但是睿王府的宴客廳也是極大。

容巧嫣低眉順眼的跟著三姐姐和五姐姐她們去了同一桌。

這桌上的女子,多是庶女,在這種場合,也不敢作妖,因此大家都安靜的吃完了午膳。

吃完了午宴之後,眾人又轉回到待客院。

在正堂上喝茶消食的長輩夫人們,就喊了幾家的小姐進去見禮敘話。

被喊過去的小姐,自然是滿臉驕傲,與榮有焉的樣子。

冇被喊過去的小姐,自然是暗恨不已,卻又要拚命的掩飾。

容巧嫣自然屬於冇被喊過去的人。

不過,她隻是看著那些回來的小姐手裡拿著的荷包羨慕不已。

想必,那荷包裡的賞賜,值不少銀子吧?

------題外話------

首先,感謝大家推薦票,月票,評價票等各種票票的支援。

最近,作者有些許的茫然。

不知道自己選的題材和寫作方法是不是都不對?

訂閱也少,推薦也少。。。。。

不過,作者也會努力去調整情緒。

謝謝大家在逆境之中的支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