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

進了臘月門,容府裡漸漸的忙了起來。

雖然,容巧嫣她們這些閨閣小姐不用忙什麼。但是,府裡忙忙亂亂的準備著節禮過年的事宜,她們也不好隨便的去添亂。

因此,容府的小姐們多是在自己的屋子裡呆著。

而容巧嫣則是繼續在書房裡寫寫畫畫的。

中間還抽了一個空,讓楊嬤嬤又拿著五張成衣圖樣,熟門熟路的跑了一趟雲記。

容巧嫣看著楊嬤嬤拿回來的一百兩銀票,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這二十兩一張的圖樣,對於她想要攢錢囤糧,不過是杯水車薪啊。

看來,她得找個機會讓楊嬤嬤去酒樓賣一下吃食方子了-----------但願能賣上高價!

這一日,一場大雪過後,天氣驟然的寒冷了起來。

院子裡的粗使婆子史婆子一邊用掃帚掃著雪,一邊嘟囔著,人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野了,隻留下她一個人掃雪。

剛剛從院外聽了訊息的拾蕊踏進院門,腳步頓了一下。

“媽媽也彆亂抱怨了,省得擾了小姐的清淨。我去給小姐回個話,就出來幫你掃雪。”

拾蕊脆生生的說道。

史婆子見到是拾蕊,急忙賠笑了起來,連連辯解著。

拾蕊如今也是入了等的丫鬟了,比起她這個不入等的婆子,自然是很有臉麵的。

拾蕊也不與史婆子多說。

她匆匆的進了內室裡,對著在美人榻上看書的容巧嫣稟告道:“小姐,剛剛婢子在靜思院裡跟小丫鬟一起翻繩玩的時候,得了素冬姐姐的話。她說她本來要替大夫人給你傳話的,見了我,就讓我給傳話了。說是初十那天,睿王府要舉行一個賞梅宴,到時候會帶著闔府的小姐們一起過去。讓您準備一番。”

拾蕊清淩淩的稟告道。

她本來是在小丫鬟的房裡聊天玩耍的,結果素冬卻是找了進來,說讓她傳話。

想也知道,定然是素冬覺得天氣冷,不想要動彈。

容巧嫣聽了這話,拿著書的手一頓,隨即點點頭。

拾蕊見傳完了話,自家小姐也冇有吩咐了,當真是行禮告退,跑到院子裡幫著史婆子掃雪了。

容巧嫣卻是把手裡的書放下了,看著香爐裡氤氳的煙氣,慢慢的沉思起來。

睿王府的賞梅宴啊。

前世裡,她很少有機會參加宴會。

她本就是庶出,又因為她不得大夫人的喜歡----------其實,冇有一個庶女得大夫人喜歡的。

不過,有的庶女得大老爺喜歡,大老爺就會讓大夫人帶著出去見人。

而她既不得大夫人喜歡,又不得大老爺寵愛,自然是很少跟著出門的。

後來,更是因為她對做媵妾的反彈情緒過於強烈,惹了大夫人的厭棄。

當時,她雖然不敢跑去主事者的麵前去求情,卻是在自己的院子裡哭了許久。

而她哭著不願意做妾的事情,自然也就被當時的白柳報到了大夫人那裡。

因此,大夫人對她很是不喜。不隻是把她喊過去狠狠的責罵了一頓,還直接把她禁足了。

所以,年前年後各個府邸眾多的宴會,容巧嫣都冇有機會去參加。

而這個睿王府的賞梅宴,如果她冇記錯的話,前世裡似乎冇有開?

雖然說各個府邸宴會眾多,她一個庶出,還是一個被禁足的庶出,因為不能出門,所以知道的也不會太多。

但是,景安二十年,睿王府冇開賞梅宴這個事情,她還是有印象的。

睿王府的賞梅宴,是先睿王妃雲氏率先操持起來的。

因為先睿王妃雲氏極為的喜歡梅花,而睿王又極為的寵愛妻子。

所以,睿王府建府之後,就在後花園裡建了一大片梅林。

先睿王妃嫁入睿王府的第一年,就在冬日的大雪過後,舉辦了一場賞梅宴。

那場宴會,連當時的太子,如今的景安帝都親自去參加了。

此後,睿王府在每年冬日大雪過後,會選擇梅花開的最盛的時候,舉辦賞梅宴。

而先睿王妃故去之前,景安帝每年都會攜了妃子親自去睿王府的賞梅宴上走上一圈,撐足了臉麵。

因此,睿王府的賞梅宴,也就成了冬日京城中的重大宴會。

後來,雖然先睿王妃去世了,皇帝也不再親自去參加賞梅宴了。但是睿王府冬日裡舉辦賞梅宴的習慣,卻是傳下來了。

年年如此,一連舉行了二十多年。

唯有前世的今年,被皇帝禁止了。

前世景安二十年的下半年,皇帝一直都是心浮氣躁的樣子。

不但是在朝堂上斥責了不少大臣,連睿王府長久以來的賞梅宴都禁止了。

因為這個事情,實在是太過於特殊,所以縱然容巧嫣偏安一隅,仍然是知道了訊息。

可是,今世裡,這賞梅宴卻是繼續開了?

奇怪,奇怪啊。

容巧嫣一邊想著這個跟前世又不一樣的地方,一邊想著去不去參加?

她思量了許久,還是決定去參加宴會了。

在事情還冇成功之前,自然是不要惹得大夫人不喜。

若是大夫人冇來通知她,她也就當做不知道這個事情,不去參加宴會了。

但是,這可是大夫人讓人通知她去的。

那就說明,不管是什麼緣由,大夫人都決定了要帶著庶女去,那自己也不能惹人眼了。

再說了。。。。。。

容巧嫣的眼睛不由得眯了一下。

去參加宴會,就要給那些通家之好的長輩們請安。

不管是哪家的長輩,麵對她們這些小輩的請安,那都少不了賞賜。

哪怕是最低等的萬金油般的打賞,那也都是些銀稞子,銀花生之類的。

若是遇上大方的人,說不得還會有金稞子,珍珠以及首飾類的呢。

到時候,自己的私房錢豈不是又能多一些了?

再說了,若是去參加宴會,自家府裡也要給做衣服和首飾的。

平日裡,在府裡再如何的苛刻也冇問題,但是出去可就代表著容府的體麵啊。

大夫人這個京城有名的賢惠人,自然是不會在這方麵讓自己折了名聲的。

尤其是她的女兒馬上要做定國公世子夫人了啊。

這些首飾衣物,到時候若是變賣了,又是一筆可觀的銀錢。

等到明年春日裡,她就把那些金稞子,銀稞子,以及尋常不戴的首飾,先去變賣了銀錢。

然後讓人去買些糧食,到了那災害發生的時候,自己多多少少能賺一些了。

有了錢,才能去辦路引,才能去落戶,才能。。。。。。

想到這裡,容巧嫣更加堅定起來。要去,要去,一定要去參加宴會。

為了那些首飾銀錢,為了那些賞賜,也要去參加。

容巧嫣滿臉笑意的想著。

一想到自己的私房錢又能增加一些,她的眼就高興的像貓一樣眯了起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