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看著自己左邊一堆打著問號的紙,右邊一堆打著對號的紙。

最終,她從裡麵撿出來寫著‘錢’的那張紙,輕輕的點了點。

不管是出府也好,買路引也好,落戶也好,買人也好,雇鏢師也好,自保也好,好好生活也好,這些所有的事情實現的前提就是,要有錢!

看來,還得像六嫂嫂說的那樣-----------先搞錢。

想到這裡,容巧嫣把寫的這些紙張團了起來,然後扔進了腳下的炭盆裡。

一團火光過後,紙團化為烏有。

容巧嫣等著紙張徹底的燒乾淨之後,才喊了妙枝進來。

妙枝進來之後,就忙忙碌碌的收拾著書桌上的紙墨筆硯等等。

容巧嫣則是沉思著踱步去了內室美人榻上安坐著。

等妙枝收拾完畢,到了內室裡去伺候容巧嫣時,容巧嫣才笑著開口問道:“妙枝,我想知道我現在有多少銀錢首飾啊?你且都拿來我看看吧。”

“你不要誤會,我隻是想看看自己有多少積蓄,不是你管得不好。”

容巧嫣怕妙枝多想,趕緊的解釋道。

實在是,她今日這問話,太過於突兀了些。

書香門第的大家小姐,明麵上自然都是被教導的視金錢如俗物。

因此,容府小姐的錢匣子都是由貼身的大丫鬟掌管的。

當然,這大家小姐按理說也是要查賬的---------這也是管家的內容之一。

隻是,容巧嫣前世今世都很信任妙枝,所以她一般都不查賬。

再說了,就那點銀錢,也冇什麼值當查的。因此,她一直都冇有查過。

如今,她突然這麼做,也怕妙枝會多想,所以趕緊解釋一下。

畢竟,現如今忠心的人本就很少,不能再寒了她們的心。

“婢子冇有誤會。婢子這就去把錢匣子和妝匣子都拿過來,小姐也點看點看。小姐之前總是不理這些俗物,現在可算是上心了。”

妙枝冇有誤會,自家小姐是自己陪著長大的,還不瞭解她的人嗎?

反倒對她越來越通透感到高興。

容巧嫣笑著點點頭。

妙枝去櫥櫃裡,把一個上了鎖的錢匣子拿出來放在了桌子上,又拿出來一把隨身攜帶的鑰匙。

她打開了錢匣子,把賬本拿了出來放在容巧嫣的手邊,又把錢匣子推到了容巧嫣的麵前,讓點看。

容巧嫣低頭看去。

錢匣子裡麵有些散碎的銀子和一些銀珠子,銀錁子,串成串的銅錢和散錢以及上次定國公太夫人賞的金稞子。

容巧嫣檢視銀錢的時候,妙枝又趕緊的把妝台上的妝匣子搬了過來打開。

“這些銀稞子,銀角子,和銀珠子,婢子前段時日一起稱過了,恰好是五十一兩二錢。這金稞子是五兩的,核成銀子也差不多是五十兩。這兩串是兩貫錢兩千文,這些散開的銅錢差不多是六百文。”

妙枝在旁邊一一的解釋著容巧嫣積蓄的總額。

容巧嫣點點頭。

妙枝又把賬本捧過來,“小姐前段時日,去大廚房加了些菜和點心,還有買的藥材,以及。。。。。”

妙枝正要細細的解釋一下賬目,結果卻是被容巧嫣壓住了賬本。

“我信你!我隻是看看自己還有多少錢,不是要查賬。”

容巧嫣定定的盯著妙枝的眼睛認真的解釋道。她的真誠和信任,讓妙枝儘收眼底。

妙枝隻能愣愣的‘哦’了一聲,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容巧嫣把目光轉向了自己這微薄的積蓄,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容巧嫣三歲之前,是跟著霜姨娘生活的。所以冇有單獨的份例和月銀,都是算在霜姨孃的份例和月銀裡的。

三歲之後,容巧嫣就被挪到了大夫人的後院裡,跟其他姐妹一起被大夫人養著了。

這也是為了有個嫡母教養的名頭,將來好說親。

因為一應的吃喝穿用都是府裡給分配的,所以那月銀的數量就很少-------作為庶女,每月不過三兩而已。

按這麼算下來,其實容巧嫣的月銀也不少的,怎麼也該攢個三四百兩了。

但是,架不住要花啊。

在這府裡,吃食方麵,除了大廚房裡的份例飯菜點心之外,哪怕額外想吃個蛋羹,都要自己拿著銀錢去讓大廚房裡給做。

更不用說,但凡使喚個人做事,就要打賞一二。

再加上,府裡的小姐們還時不時的輪著聚會請客,若有人過生辰或者有什麼喜事的時候,自然都得送一份禮物。若是不拘一個人請客,那就要湊份子一起出錢。

再就是,府裡輪著大的節日,用錢的地方多的時候,大夫人也想要剋扣的時候,給她們發月銀就會銀子。

那銀子的成色有好有壞,到容巧嫣手上的自然是要差一些。因此,容巧嫣剪了銀子用的時候,總要多剪一些。

況且,容巧嫣這半年來,又是摔下假山,又是抑鬱成疾,這生病的藥材,公中雖然願意出。但是,那管事總會話裡話外的嘲諷。

容巧嫣少不得忍氣吞聲自己出錢貼補著買一些。更何況養身子的湯水,也得自己出錢。

更不用說,容巧嫣之前給林晚晴送了昂貴的及笄禮。

後來,她又為了配防身的藥粉,自己貼補著買藥材,更是花了不少。

若不是霜姨娘拿著自己的月錢貼補她,隻怕她如今都存不下銀錢。

看完了月銀,容巧嫣又去看衣服首飾。

衣服也就罷了,雖然冇有名貴布料的,但是總有那麼幾件能出門見客的衣裳。

至於首飾,除了太夫人和大夫人因為媵妾之事賞的首飾,剩下的多是不值錢的東西。

那名貴的首飾,都記在府裡的冊子上了,自然是不能輕易的變賣。

尤其是,離開之後變賣也好,當了也罷,總歸是給府裡留下了追尋的線索了啊。

而絹花之類的首飾,隻能觀賞,不能換錢。

而其他能換錢的那些首飾,多是小小的珍珠首飾和銀飾,連金飾都少,更不用說其他昂貴的寶石之類的了-------------變賣也換不了幾個錢。

容府女子十歲留頭之後,府裡才正經的給打首飾。

那份例裡說的頭麵,卻也冇說具體幾件東西。因此一枝髮釵和一副耳墜,也敢說是一套頭麵。

大家都知道這是大夫人的苛刻,卻也冇人真的告上去。。。。

告給誰啊?

容首輔不管後院事。

太夫人,隻要不是主母磋磨庶女磋磨的狠了,她也是萬事不管的。

至於大老爺,那也算了。

畢竟,霜姨娘和容巧嫣都不得寵。因此,告了也冇用。

容巧嫣讓妙枝收起了錢匣子和妝匣子。

還得掙錢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