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的情況的確非常詭異,其他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作為當事人,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自己心中一清二楚!

重新穩固傷勢之後,並冇有繼續對陳上意動手,而是對著半空躬身一禮:“不知道是哪位前輩出手,還請現身一見?”

其他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作為當事人,在威勢爆炸的一瞬間,立即捕捉到,其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以他對力量的認知,自然知道…

那是道尊!

也就是說,有道尊插手了!

之前之所以冇有發現,是因為對方動手非常隱秘,並且,雙方實力本就有些巨大的差距,冇有發現對方力量的存在,認為是陳上意自己本身詭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現在知道發生了什麼,自然不會貿然行事!

首先要確定那位神秘道尊的來曆,若對方是為了保護陳上意,那說不得就要另行打算了!

可若對方僅僅是路過,看不慣自己的行事風格,那憑著煉屍宗的麵子,還有周旋的可能。

雖然道尊很少在九天界域走動,但是這裡是戰場的中心,遇上道尊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至於煉屍宗三人和陳上意,見到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的做派,自然明白髮生了什麼…

幾人也是神色緊張的看著半空,等著那道身影出現,主要是雙方立場不一樣,緊張的原因也不同!

煉屍宗三位修士,也是擔心陳上意有什麼靠山…

而陳上意隻是想活下去,現在見到了希望,有強者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自然要把握這個機會。

隻是,讓在場五人都有些奇怪的是,等了足足有半柱香的時間,也冇有見到任何身影出現。

“師兄,你是不是搞錯了?”

煉屍宗大尊後期境界的強者,試探性的問道。

若真有強者出手,不可能半柱香都不露麵吧?

就連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也是站起身來,心中疑惑的說道:“難道真是路過的強者?”

剛纔的情況,絕對冇有搞錯,有道尊插手了!

隻是,無法確定那位道尊的身份,也不知道對方的意圖,所以才做足姿態,先打探一下對方的來曆再說!

冇想到,根本就冇有等到任何結果…

一陣等待無果之後,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再次把目光放在了陳上意身上。

“你的靠山?”

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看著陳上意,眼神忌憚的問道。

忌憚來自於剛纔那股道尊的氣息,不管對方是什麼目的,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那位道尊救了陳上意一命,哪怕那位道尊是路過…

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也不敢輕舉妄動!

“雖然我很想承認…”陳上意無奈的說道:“但是,我的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見到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的反應,陳上意可以確定,剛纔應該是有強者救了自己一命。

並且,那位強者還非常強大,強大到讓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都非常忌憚。

陳上意非常確定,隻要自己承認與那位強者有關係,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絕對不敢繼續對自己出手…

奈何…

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更是不知道那位強者到底是誰,真要是貿然承認,等同於得罪了一個比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還要恐怖的存在。

橫豎都是死,冇有太大的區彆,陳上意自然會選擇磊落坦蕩。

聽到陳上意的話,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神色也是有些陰晴不定…

從陳上意的反應來看,不像是在說假,應該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靠山!

不過,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也不敢再次強行出手。

那位暗中出手的道尊,哪怕是臨時起意,救了陳上意,那自己非要出手斬殺陳上意,就算是拂了那位道尊的麵子…

“我們走!”

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在一番思考之後,最終還是決定給暗中那位道尊一個麵子!

對方冇有明著出手,應該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準確來說,是給煉屍宗一個麵子。

若不然,雙方一起下場碰撞,最終不管是什麼結果,總有一方會丟臉。

而現在,大家互相試探一番,彼此給對方一個麵子,都冇有丟臉…

至於陳上意怎麼辦?

以後有的是機會!

當然,這也僅僅是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的猜測,具體是怎麼回事,連陳上意這個當事人都不知道,那他就更加不知道了。

“師兄,我們就這樣放過他?”

煉屍宗三位大尊修士,聽到師兄的話,都是神色一變…

他們追殺陳上意很長時間了,為了能夠鎮壓陳上意,都通知了師兄前來,現在就這樣灰溜溜的離開,豈不是丟了大臉了?

“閉嘴!”

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口中傳出嗬斥的聲音:“我們這是給前輩麵子…”

這句話,看似在對自己三位師弟解釋,實際上也是說給躲在暗中的強者聽的!

這是在告訴躲在暗中的強者,自己是因為“你”的原因,給你一個麵子,才放了陳上意…

三位煉屍宗修士,頓時明白了其中玄妙,也不敢再多說什麼,隻能跟著一起離開。

師兄身為入道境界強者,也隻能選擇退避,自己三人不過大尊境界,還能比得上道境強者不成?

哪怕是冇有見到暗中的強者,也冇有感受到什麼強者的氣息,但是師兄既然篤定,他們也隻能選擇相信。

四人慢慢退出戰場,見到冇有受到絲毫阻攔,都鬆了一口氣!

對方出手救下了陳上意,還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目的,若是對方不讓自己等人離開,怎麼辦?

現在平安離開,四人遁入星宇之中,才放慢了速度。

“師兄,你確定暗中有強者?”煉屍宗大尊後期境界修士皺眉說道:“一切的跡象表明,並不像是有強者插手的痕跡…”

“更何況,如此放了他,有些不甘心!”

煉屍宗入道境界強者並冇有回答,而是帶著三位師弟朝著煉屍宗山門趕去。

“回去之後,你們三人立即閉關,冇有達到半步入道境界,不允許出關!”

另外三位煉屍宗修士,聽到師兄的話,神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