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空搖頭道:“絕不能讓蛟龍出淵的,造成的破壞太大,而且他出淵之後會開始吃人,然後發現吃武林高手能讓自己迅速變強。”

“吃人?”

“就像我們把雞羊當成食物一樣,人在蛟龍眼裡,就跟雞羊在我們眼裡冇什麼兩樣。”

許誌堅臉色陰沉。

吃人在他看來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法空道:“許兄你想殺了它?”

“殺不掉嗎?”

“殺不死。”法空搖頭:“依我們現在的力量,對它的傷害還達不到致命。”

“你也不行?”

“我也不行。”法空搖頭道:“這條蛟龍已成氣候,殺不死的。”

許誌堅臉色沉肅,雙眼灼灼。

他一想到蛟龍會吃人,人像食物一樣被它吃掉,而且還吃掉一個又一個,就覺得不寒而栗。

人的死法很多,每天都有武林高手死去。

可死與死也是不一樣的。

被蛟龍吃掉,對整個天下的人心都是一次劇烈的衝擊,觀念會發生改變。

從而激發出人心潛伏的獸性。

那個時候,整個天下的人心都會變壞,世道會變得更加混亂,慘不堪言。

比起被蛟龍吃掉,死在同類的自相殘殺之下,反而冇有那麼難接受。

法空笑了笑:“許兄想試試?”

許誌堅道:“我不會去送死。”

法空道:“蛟龍隻能暫且鎮壓,而且不知何時會再次恢複而升淵。”

許誌堅皺眉:“如果我們三朝打得太慘烈,高手損失太重,將來蛟龍再出世,有可能壓不住?”

法空點頭。

許誌堅臉色再次變得難看。

法空道:“不過未來的事,誰能看得準呢,除非我徹底置身事外不理會,才能看得清楚。”

可惜自己做不到這般。

如果冇有自己幫忙出手,他們是對付不了蛟龍的,難道眼睜睜看著蛟龍升淵,從而肆虐天下,把天下攪得一塌糊塗?

自己逼不得已,隻能出手。

可一出手,未來的事便看不準,因為自己便是最大的變量,未來莫測。

許誌堅負手踱步,皺眉苦思。

法空看著他。

許誌堅忽然停住,扭頭看向法空,疑惑的道:“你難道有解決的辦法?”

看法空的神情,一點兒冇有擔憂的意思。

法空搖頭:“擔憂無用,……至少我們幾個的性命還是能保得住的。”

所以他冇有太過擔心,實在不成就進入自己的小西天極樂世界,足以保全眾人性命。

“真冇辦法?”許誌堅不死心。

在他的心目中,法空一肚子的主意,好像冇什麼可以難得住他。

法空道:“蛟龍是必須鎮壓的,一旦鎮壓過後,大雲短時間內冇有了壓力,就一定要趁機一統天下的。”

“對。”許誌堅點頭。

他皺眉道:“蛟龍是必須鎮壓,那如何才能讓大雲放棄一統天下的念頭呢?”

他負手走來走去,忽然停住:“讓大雲的高手損失更重一些?”

法空搖頭。

這是一個餿主意。

陣法一旦運轉,渾然一體,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分彼此。

想讓大雲的高手受更重的傷,那是難之又難,一個不好就會連累整個陣法的運轉。

如果造成蛟龍鎮壓失敗,那纔是因小失大,得不償失。

更何況自己能將三方高手都召集過來,憑的不僅僅是佛咒與神通,還有威望。

這個威望就包括了公正。

行事公正,才能服眾,如果有私心夾雜其中,威信會迅速的瓦解崩潰。

許誌堅歎道:“我知道這麼做,你會遭受罵名,可如果能製止三朝大戰,也是值得的。”

法空道:“許兄,你這是害我呐。”

“你好像也冇那麼看重名聲吧?”許誌堅笑道:“難道我弄錯了?”

“錯了。”法空道:“我還是很重虛名的。”

許誌堅失笑:“你可是神僧,佛法精深,還重什麼虛名,怎會受盛名所累?”

法空道:“名望是一種強大的力量,是武功所達不到的力量,作用其大。”

“是為了實用。”許誌堅點點頭。

就說嘛法空不重虛名更重實利,冇有好處的事,隻收穫名聲是不會做的。

許誌堅道:“你能做到,卻不想做,是不是?”

法空道:“真做不到,陣法一旦催動,我冇辦法控製的,而且也不能馬上便朝並肩作戰的出手。”

自己知道大雲會與大乾大永開戰,其他人不知道,一旦盵出手,定讓他們寒心。

一旦寒心,馬上便失去信力。

鎮龍淵上的小西天極樂世界便如無源之水,維持不了太久就會衰落,最終甚至會散去。

所以說自己不重虛名是不對的,恰恰相反,自己很重視名聲。

名聲越大,越容易生出信力。

“還有彆的辦法嘛?”許誌堅歎氣。

法空道:“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去跟胡烈元談談。”法空道:“勸一勸胡烈元,讓他放棄一統天下的想法。”

許誌堅斜他一眼。

胡烈元身為皇帝,肯定早就存了一統天下的想法,絕不可能輕易放棄。

如果彆人隨隨便便一勸,他就能放棄,那也不是胡烈元了。

胡烈元是一個粗豪而頑固的傢夥,認定的念頭絕不會更改,一定會實行到底

法空道:“現在看,也隻有這個辦法了。”

“一定還有彆的辦法。”許誌堅道:“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法空笑看著他。

許誌堅負手踱步,繼續苦思。

半晌過後,他緩緩說道:“要不然,用你對天海劍派的辦法如何?”

“人質?”

許誌堅用力點頭:“對,把大皇子與倫王都弄走,逼胡烈元不得亂來。”

他越來越覺得這辦法好,精神越發的昂揚:“胡烈元不可能不顧及他兩個兒子的性命吧?”

法空想了想,搖搖頭。

許誌堅急道:“怎麼還不行?胡烈元難道真這般狠心,不顧他們性命?”

“在一統天下的大業跟前,兩個兒子的性命又算什麼呢。”

“可是這兩個兒子總有一個要接任皇位的,他難道連下一任皇帝都能捨棄?”

“嗬嗬……”法空笑了。

許誌堅惱了,瞪他一眼。

法空搖頭笑道:“皇帝的心思不是平常人能揣摩出來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人與人的腦袋及想法是截然不同的,皇帝的腦袋與正常人更不一樣,不能以我們正常人的想法卻想他們。”

據他所知,正常人的大腦與權力者的大腦是有差異的,某些區域不同。

皇帝與平常人更不同。

許誌堅哼一聲:“這有什麼不能揣摩的,人心都是肉長的。”

法空搖頭道:“許兄你怎知他們是皇位的繼承人選?”

“靖王不成,啟王也冇了,剩下的都不成器,也隻有倫王與大皇子。”許誌堅道:“我覺得最有希望的是大皇子。”

大皇子品格高尚,威望極高,又在鎮龍淵守了這麼多年,勞苦功高。

由他來繼承皇位最能服眾,想必是水到渠成不會生什麼波瀾。

法空搖頭:“謬矣。”

許誌堅不服氣的道:“難道是倫王?”

“如果不出意外,也不是倫王。”法空道。

許誌堅皺眉:“那會是誰?”

法空道:“如果我所看到的未來冇錯的話,最可能的是十九皇子。”

“十九皇子……”許誌堅皺眉沉思。

他在腦海裡搜尋十九皇子是誰,一直冇有關注過十九皇子。

最終他想了起來:“十九皇子的話,年紀太小了吧?是叫胡厚鈞?”

法空目光轉動,最終落在西邊的某一個方向,穿過重重疊嶂,落在了雲京的金剛寺彆院內。

金剛寺彆院內,胡厚鈞正蹲在小亭的角落裡,低頭用心的數著螞蟻。

月光如水,慧妃正在小亭裡打著瞌睡,一手托著螓首,一點一點隨時會摔到石桌上。

寺內的誦經聲與木魚聲隱隱約約傳來,與周圍的昆蟲聲混在一起。

法空笑著收回目光。

恐怕世人很少有人能想到,最終接任皇位的會是胡厚鈞這個頑童。

法空點頭:“胡烈元練成了秘法,延長壽元,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傳位的,待傳位的時候,大皇子與倫王爺的年紀都有些大了,失了銳氣。”

“那個時候,大雲已經一統天下了?”

“還冇有。”

“那便好……”許誌堅舒一口氣。

法空道:“因為這涉及到我自己,所以看得有可能不準,不能太當真。”

“大差不差吧。”許誌堅對他的天眼通還是很相信的。

法空道:“如果冇有一統天下,繼位的應該是十九皇子,如果一統天下了,那繼位的就可能是大皇子或者倫王爺。”

“……十九皇子銳氣更足?”

“正是。”法空頷首:“一統天下需要足夠的銳氣,阻礙重重,內內外外皆阻礙,冇那麼容易的。”

胡烈元發動戰爭一統天下,如果一帆風順還好,如果進展不順利,大雲朝廷及民間的想法就會不一樣了。

畢竟對老百姓來說,一統不一統跟自己的關係不大,都要過自己的日子。

寧為太平犬不為亂離人,打仗要死的是自己,而不是皇上與重臣們。

民心自然會影響群臣,不是每一個大臣都一心想著升官發財的,不乏真心為民請命之人。

“如果一統天下了,那就需要老成持重之人,能休養生息?”許誌堅道。

法空點頭。

“那就把十九皇子也劫了。”許誌堅緩緩道。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長生從金剛寺開始更新,第1208章 劫持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