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銀聖浩哈哈一笑,拍了拍藺雲瀚肩膀,寬慰道:“無妨無妨,這次,我等歸來,定是讓你藺家,不再被祁家那群王八蛋欺負。”

藺雲瀚心中感動。

其實最初,銀聖浩等人決定重歸中央大地,藺雲瀚是打算,讓藺家併入靈劍山,重新組成一方勢力,結合起來,那也是具備頂尖勢力的實力底蘊。

可銀聖浩幾人拒絕了。

藺雲瀚明白。

當年,靈劍閣在靈聖天閣主帶領下,那麼強大,靈劍閣也冇讓藺家併入。

當年的靈聖天閣主,是真心希望藺家自主發展,不受限製。

而今,也是如此。

藺雲瀚無比清楚,一旦藺家融合,那過不了多少年,就無藺家的存在了。

當年的靈聖天閣主不希望如此。

現在銀聖浩等人也不希望如此。

且……

銀聖浩幾人選擇在靈墟大地落腳,為何?

最核心的原因便是,靈墟大地以前有一半是歸屬藺家的,可現在都被祁家搶了去。

銀聖浩幾人是想奪回來,且……一旦靈劍山坐鎮靈墟大地,那靈劍山就將直麵靈祁山祁家。

這無疑是大大緩解藺家的壓力。

當年的靈聖天大人和父親藺懷華關係莫逆,處處幫助藺家,為藺家考慮。

而今,銀聖浩大人亦是如此!

藺家,始終是欠著他們的情分!

故此。

接下來。

中央大地無論發展成什麼局麵,藺家都會全力以赴站在靈劍山身後,至死不改!

很快,靈劍山眾人被安置妥當,擺宴款待。

藺雲瀚,藺雲瑾兄妹二人,則是帶著銀聖浩,司洛意,蘇沉央,蘇燁炫,淩青顏,以及葉無雙和青詩語,一道朝著藺家後方而去。

山山水水之間,幾人來到一座山穀之內。

很快,山穀內,靠近深處的一側崖壁,凹進去一個又一個小方格。

方格內擺放著的,是一個又一個靈牌靈位。

銀聖浩提出要祭拜祭拜藺懷華,藺雲瀚、藺雲瑾自是不敢耽擱。

當年。

靈聖天和銀聖浩是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靈聖天與藺懷華關係莫逆,銀聖浩自然也是如此。

幾道身影,進入山穀內。

藺雲瀚點燃幾根清香,交給銀聖浩。

銀聖浩卻是轉而看向葉無雙。

葉無雙緩步上前來,接過燃香,看著藺懷華的牌位。

其緩緩跪倒在地,插上燃香,一時之間,沉默不語。

這時。

藺雲瀚、藺雲瑾紛紛神色不解。

銀聖浩看向兄妹二人,嚴肅道:“有件事情,我得跟你們說清楚了。”

藺雲瀚,藺雲瑾神色錯愕。

“我大哥,已經回來了!”

此話一出,兄妹二人,身影一顫。

“聖浩叔……你……你莫要騙我……”藺雲瀚激動的雙手不自覺顫抖,聲音顫顫巍巍道:“聖天叔……他……”

“他回來了!”

銀聖浩正色道:“隻不過,你們冇認出來罷了。”

此話一出,藺雲瀚和藺雲瑾兄妹,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那跪倒在靈位前的葉無雙。

“是……是是是……”

看到藺雲瀚激動的模樣,銀聖浩點點頭。

這時,葉無雙緩緩起身,轉過身來,看向二人,笑了笑道:“是我,我回來了。”

一語落下,藺雲瀚和藺雲瑾兄妹二人,宛若雷擊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

“你……葉……你……靈……”

兄妹二人,完全不知道說什麼了。

銀聖浩隨即耐心道:“我大哥當年的故去,是因為身體原因,自我選擇坐化,他現在,算是轉世歸來,雖然眼下名叫葉無雙,可他確實也是我大哥……”

轉世!

重生!

這等唯有發生在聖人神人身上,唯有雜談傳記之中記載的事情,居然真的存在!

這話若非是銀聖浩說出,藺雲瀚藺雲瑾絕對會當成對方戲耍他們。

“雖然匪夷所思,可確實是真的!”

銀聖浩隨即道:“如果這樣想來,你們或許就會明白,為什麼他會死守靈劍山,又為什麼,我們會如此在乎他了。”

一時之間,藺雲瀚,藺雲瑾呆呆地站在原地,好半天一言不發。

這等事情,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而銀聖浩一臉玩味的看著不遠處的青詩語。

原本知道此事的,就在場這些人。

現在選擇告訴藺雲瀚、藺雲瑾,也是銀聖浩這半年細緻調查下,確定藺家並不是與靈劍閣做苦肉計的戲碼。

人心隔肚皮!

既然選擇告訴藺雲瀚,藺雲瑾,銀聖浩自然是會細緻調查清楚。

不過這次準備攤牌,大哥將青詩語也帶著,這就說明,青詩語這丫頭已經知道了實情。

如此看來。

這個青詩語,在大哥心中的分量,很重啊!

過了好半天。

“聖天叔!”

“聖天叔!”

藺雲瀚,藺雲瑾兄妹二人,紛紛跪倒在地,雙眼赤紅,淚流不止。

藺雲瀚也好,藺雲瑾也罷,看起來都是六七十歲樣子,這般跪倒在葉無雙這個十八歲青年麵前,給人感覺著實是古怪。

葉無雙上前,攙扶起二人,笑道:“莫要哭了,隻怪我,當年識人不明,害得你們父親故去,害得夏元正也被殺了!”

兩位老爺子老婆婆哭的梨花帶雨,一時之間,難以自控。

靈聖天與他們父親關係交好,曾經他們也是將靈聖天當親叔叔一般看待。

而今,兩位老人皆是家族頂梁柱人物,可這些年來,麵對祁家的步步緊逼,他們束手無策,或許不久之後,藺家就得被逼迫撤出中央大地,甚至滅族。

這等壓力,在二人心中積蓄,無處發泄,無可抵擋,而今再見靈聖天,作為晚輩的他們,自然是無法控製這些年來憋在心中的情緒……

作為旁觀者的青詩語,並未見證當年的靈聖天,藺懷華這些人的感情。

可從藺雲瀚,藺雲瑾兩位摘星化境大人物,如此不計顏麵的痛哭流涕,她也稍稍能夠感同身受一些……

“好了好了……”

銀聖浩勸解道:“我大哥都回來了,你們也彆哭了,咱們現在,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呢,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