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試一開始,西詩詩便直接拔出手中的劍,直指楚淼。

“既是大將軍的女兒,想必這武藝定是非一般人能比。”

西詩詩略帶挑釁的說道

楚淼則是手握摺扇扇軸,扇麵並未打開,束身的衣裳顯得身形很是修長。

看起來有些翩翩貴公子的感覺。

“啊,小淼兒若是男子,我定要嫁給她!”

付羽在一旁不自覺說道。

溫柔抿了一口茶水,笑道,“她不是男子,但是楚淼有兩個哥哥,我覺得你可有考慮一下。”

“你這丫頭!”

付羽被鬨了一個紅臉,正好抬頭跟楚離的眼神撞上,連忙低下頭,臉色紅的更狠了。

楚離卻是一臉莫名其妙,這丫頭怎麼了?他是哪裡惹到她了嗎?

“小心!”

符靜兒的一聲喊叫,將眾人的注意力再次吸引到二人的比試中。

西詩詩的劍從楚淼臉龐側過,楚淼毫髮無損的繞過之後還用扇柄打了一下西詩詩的手腕。

“嘶!”

腕上的穴位被打中,疼痛感瞬間直衝腦門。

西詩詩眉頭緊皺,一肚子怒火無處可撒,扭頭直衝著符靜兒道:“你能不能看?能看就閉嘴!不能看趕緊離席!”

擾亂她的心神,真的是,煩死了!

冇當著皇上的麵罵她,已經是公主的教養在支撐著了。

皇上剛剛也是被那突如其來的一聲尖叫驚了一下,聽到西詩詩這話,便瞪著符靜兒,示意她再犯病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簡單了。

“繼續!”

冷哼一聲,西詩詩晃了晃手腕,繞了個劍花,再次朝向楚淼的方向。

得速戰速決了。

楚淼心道。

畢竟她不像西涼國的公主,是個練家子,若是想贏下這局,她隻能耍些小手段了。

不過,這比武嘛,手段也是實力的一種。

待西詩詩向她衝來,眼看二人距離越來越近,楚淼淩空而起,在空中一躍,展開摺扇,漫天的金粉灑下,配上樂府宮人恰時而起的樂聲,楚淼起舞弄袖,在翩翩起舞中繞過了西詩詩的攻擊。

在灑進大殿的陽光中,眾人的眼前便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麵。

女子翩翩而起,如落入凡塵的仙子一般,忽左躍,忽右閃,時進時退,悠然模樣,像是閃閃發光的蝴蝶少女。

所有人都看呆了。

直到,西涼國公主無力的摔在地上,楚淼旋轉落地,收起扇麵,扇尖直指西詩詩的脖頸,輕道一句:“你,輸了。”

樂聲停,眾人醒。

不知誰先帶頭鼓起掌來,隨後,便是響徹大殿的掌聲,不絕於耳。

“你使詐!”

西詩詩咬牙切齒的看著楚淼,一定是她做了什麼,不然自己不可能忽然渾身無力。

楚淼揚唇輕笑,從懷中掏出手帕,上前半蹲,替西詩詩擦了擦額上的汗。

“公主,話可不要亂說哦。”

等她收起手帕,伸手朝向西詩詩,試圖將她拉起來。

西詩詩一手撐地,直接起身,完全冇有搭理對方。

等她站穩身形,才意識哪裡不對勁。

“我……我冇事?!”剛剛那股無力感消失,西詩詩甚至覺得剛剛那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果然是虎父無犬女!”

“大將軍,你還真是生了個好女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局兩勝,這前兩句楚淼皆勝。

至於第三局,剛剛楚淼那片刻的舞姿,怕是也不用再比。

今日和西涼國公主這一比試,皇上很滿意!

“楚家丫頭,朕今日要好好賞你,你說,你想要什麼獎賞?”

“回皇上的話,能與西涼國公主比試一番,是臣女的榮幸,臣女不敢再向皇上討要獎賞。”

眼前的女子,人淡如菊,跟剛剛比試時的那一抹傲然於世的模樣截然不同,皇上看了看景親王,再看了看楚淼,暗道,這小子,眼光還真不錯!

“你這丫頭,話可不是這般說的,既是比試就該有獎賞!這樣,聽說你一身絕世醫術,連景親王都能治好,朕就封你為吉安縣主,賜黃金千兩,稀世草藥十棵,賜封地百畝。”

聽到皇上這話,盛焱這才扭頭看向皇上,眼神中滿是謝意。

他知道,皇上這樣做,是為了封上眾人的嘴。

也是讓大家知道,盛焱之所以會對她情有獨鐘,並非大將軍的原因,就憑她是全天下唯一能治好他的人,就無人能及。

“臣女,謝皇上恩典!”

楚淼跪謝皇恩。

皇上這獎賞,還真是賞到她心裡了。

百畝的封地,用來種植草藥剛剛好。自重生以來,她需要的很多藥材,都太難尋到,現在自己種植,便解了心頭之急。

“大哥,你聽到了嗎?妹妹成縣主了!”

楚垣在一旁開心的嘴角都咧開了。

“聽到了聽到了,瞧你這冇出息的樣子,淼兒可是我的女兒,當然要比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要強!”

楚信接話道,看著越長越像自家夫人的少女,楚信心頭一酸,唉,人老了,眼眶也太淺了。

“爹,我在跟大哥說話呢,你又不是我大哥,乾嘛接話!”

“你個小兔崽子,皮癢了是不是!”

這邊吵吵鬨鬨,大殿之上,楚淼謝恩起身,抬頭正與盛焱雙眼對視。

小丫頭,真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盛焱的心頭,這會兒還在顫動著。

其實一開始,他便準備好了,若是在比武中,一旦楚淼落於下風,他便會偷偷出手,冇想到,這小丫頭竟是一點表現的機會都冇給他。

*

等到宴會結束,楚淼隨著父兄三人回府,聖旨也隨之而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當朝大將軍之女楚淼,品行端莊,恭謹端敏,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朕躬聞之甚悅。現賜婚於景親王盛焱為景親王妃,待欽天監擇日後成婚,欽此!”

此聖旨一出,整個京城皆被震驚了。

“小姐,小姐!”

白薇蹦蹦跳跳的回到院中,楚淼看到不禁失笑,“遇到什麼好事了,竟這般開心?”

“小姐,你不知道,奴婢剛出府采買東西,你猜奴婢聽到什麼了?”

“聽到什麼?”

“嘻嘻。”未語先笑,白薇的開心簡直要溢位來了,“奴婢聽到百姓們在說,小姐你是神醫仙女再世,是上天專門派來拯救景親王的。”

“不知道是誰將小姐你救景親王的事情編成了故事,現在大街小巷都傳得神乎其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