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二人的比試就要開始,眾臣也是緊張至極。

“今日既是慶功宴,那便以“歸”字做題,開始吧。”

國子監監丞為主持,接過皇上旨意宣佈比試正式開始。

十個來回之後,西詩詩覺得自己有些頭昏腦花了。

她看向楚淼的眼神閃過一絲狠意,“冇想到,一個大將軍的女兒竟這般厲害,倒是我失誤了。”

大殿之上很安靜,所以她這句話顯得很是突兀。

原本還是緊張的眾人,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

盛焱聽到西涼公主忽然說這番話,眼裡滿是寒意。

“真是囉嗦。”盛焱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對於這個西涼公主,盛焱整個人都釋放著不喜。

這模樣落到楚氏三父子的眼裡,倒是讓他們有了些許讚賞。

男人嘛,除了保家衛國,也要懂得愛護自己的妻子。

雖然二人的親事還未確定,但皇上話都說出去了,他自然是要表現一下的。

“你說什麼?!”西涼公主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氣炸了。

不過是長著一副好皮囊,可惜竟然長了這樣一張嘴。

對於這個景親王,西詩詩的好感逐漸消退。

“這局你贏了。”西詩詩一巴掌拍在桌案上。

好好的思緒全部都被打亂,她也靜不下心來再想其他的詩詞了。

一上來便輸了一局,西鈷玥倒是冇有什麼感覺,反而在那裡淺笑。

西涼國使臣氣的頭暈。

國子監監丞宣佈第一局結果之後,大殿之上也熱鬨起來。

人群中一名紅衣女子,來到付羽身後開口道:“看來,今日的楚家丫頭倒是要出風頭了。付羽,你還真是攀上一個厲害的人呢。”

“你什麼意思?!”

付羽一聽到這嬌滴滴到令人噁心的聲音,一股怒火便油然而生。

“這楚家丫頭還真是有心機的,利用你接近三公主,再利用三公主接近皇家,倒是打了一手好牌。”

“你在放什麼狗屁?臭死了。”

說這話的,是溫柔。

還好宰相坐的遠,要不然聽見他家女兒滿口屎尿屁,又是要氣的跳腳!

“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這裡亂說一氣,真是可憐!”

“快走開,吵死了,彆耽誤我看比試。”

溫柔的脾氣向來出名,符靜兒被她三言兩語懟了回來,聽到一旁的女眷偷笑,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得退回原位。

“溫柔妹妹,你是這個!”付羽伸出大拇指朝她比了一下。

“哼,最討厭那種假惺惺的女人。”

說話間第二輪比試開始了。

這一輪是比武。

點到為止。

西詩詩的師傅是西涼國最厲害的劍客,對於這一局,她覺得自己十拿九穩。

“公主,請稍等。我去換一套衣服。”

楚淼行了一禮之後,便隨著女官去了後殿。

“賢侄,你覺得這一局誰會獲勝?”

等候的間隙,皇上帶著眾臣先行飲酒。

杯酒下肚,便朝著西鈷玥的方向開口問道。

“按照本宮對詩詩的瞭解,這一局楚家小姐想要獲勝,怕是不易。”

西鈷玥搖晃著手中的摺扇,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模樣。

“景親王,你覺得呢?”

順口把話題拋給在那一旁坐著的男人,傳聞中他戰力超強,隻是天生惡疾,命不久矣。

冇想到,人還長得著這樣一副好皮囊。

西鈷玥默默歎了一口氣,可惜了。

“本王認為,楚家小姐必勝!”

聲音不大,但落到眾人的耳裡,卻猶如千斤重。

看來,這景親王當真是對著楚家丫頭動了心。放在以往,誰家小姐的名字能從景親王嘴裡出現。

難怪皇上會為二人賜婚。

後殿。

“小姐,少爺他們說,這西南國公主自幼練武,若是局麵不可,便及時認輸,千萬不要受傷了。”

白芷收到那邊的吩咐,連忙趕來。

“放心吧,我既然敢答應這場比試,就冇想過認輸。”

白芷:???那讓人怎麼放心。

接過宮人遞來的摺扇,楚淼微微一笑。

她西詩詩懂劍確實不假,但她楚淼懂毒啊。

雖然在這大殿之上不能用毒,可不耽誤她用些軟骨散啥的。

叫宮人去樂府令那邊要了些金粉,抹在扇麵之上,又留了一些放在袖口之中。

“白芷,你讓大哥二哥莫要擔心,待會兒大殿上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可打斷!”楚淼囑咐道。

“是,小姐……”

白芷臨走前還回頭看了看,隻見楚淼將手中摺扇折起,交於一旁的宮人,隨後由侍女帶去裡間屏風之後,換上皇後派人準備的衣衫。

等到楚淼再出現,眾人再次眼前一亮。

隻見剛剛身著長裙的楚淼,此時穿著女子騎射用的衣衫,同樣是明豔的紅色,但這一身穿在楚淼身上英氣十足,與女眷中坐著的符靜兒相比,更顯得有風度氣場。

束起的頭髮露出鵝蛋小臉,楚淼衝著自家兄長揚唇一笑,頓時便聽得殿中男子的吸氣聲。

男眷中的年輕男子一個個眼睛都要看呆了。

“這丫頭,真是頗有我年輕的風範。”皇後看過去,也止不住誇道。

“確實不錯,不過跟朕的皇後比,還是略輸一籌。”

“你啊。”

上麵的人濃情蜜意,旁邊坐著的幾位皇子更是小聲議論,說道這小皇叔還真是豔福不淺。

最激動的莫過於盛墨苒了,同樣是公主,她早就看西詩詩不滿了。

好歹她也算是她小皇叔和楚淼的紅娘,怎能由得西詩詩橫插一杠。

因著在第二輪比試開始前,盛墨苒便開口道:“這一場要是再輸了,那第三場可就不用比了哦。”

“話雖如此,不過我想三公主恐怕是要失望了。”

西詩詩完全不怵,雙眼看向盛墨苒,二人之間彷彿有電閃雷鳴的碰撞。

“哼,話不要說太早,小心待會兒丟臉。”

“幼稚至極!”

“你!”

“好了,朕宣佈,第二場比試正式開始。這一輪是武鬥,二位切記點到為止,莫要傷了和氣。”

將話說在前麵,皇上是在提醒西詩詩,這畢竟是在南國地盤,若她當真傷了大將軍之女,哪怕是他也無法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