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上,從未這般安靜過。

上次大理寺卿的兒子的表弟為了一個花樓女子和戶部侍郎的庶子大打出手,變成全京城的笑話,惹得皇上在上朝時大發雷霆時,都冇像現在這般安靜。

楚淼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如果說這不是心動,那這就是被嚇到了。

冇錯,她真的嚇到了。

不是被皇上嚇到,是被她爹嚇到。

就在皇上說完景親王要娶的女子是她的時候,她那個老爹,一直在一旁看戲的老爹,突然就像被電打了一般站起來。

一同站起的,還有她兩個兄長。

三個人死死地盯著景親王,眼神裡滿滿的都是……你小子,到底想乾嘛?

當然,這隻是他們眼神中表現出來的內容,作為一個為官多年的臣子,大將軍再驚詫,還是尚存一絲理智的。

“皇上,您剛剛說,景親王要娶的女子,是老臣的女兒嗎?”

他畢恭畢敬的模樣,好像剛剛的那種要吃人的眼神,是大家的幻覺。

“自然,難不成這京城還有第二個楚大將軍府?”

“不行!”

楚信還冇來得及說話,倒是被西涼國公主搶了先。

“我可是一國公主,一個大臣的女兒,怎麼能跟我比?”

西詩詩右手微捋了一下頭髮,隨後轉向女眷坐的方向,四下打量,好像在尋找皇上口中的楚淼到底是誰。

原本對這樁莫名其妙的婚事並不樂意的楚家父子,在聽到西涼國公主這句話時,眼底冷芒瞬間迸發,他們家淼兒好歹也是他們的掌上明珠,什麼叫不能跟她比?

西詩詩發現,女眷席上的人,不是看著她,就是目光都盯向一個人。

那個端坐在案桌後的女子,確實生得秀麗,與身邊的女子比起來,好像是出眾了那麼一點點,不過……跟她相比,那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冷哼了一聲後,她眼神暗了暗,隨後徑直走向楚淼的方向,冷聲道:“你就是楚淼?”

說罷,雙手啪地一聲,撐到了案桌上,整個人上半身俯向楚淼,眼神淩厲地盯著對方,她可是在草原上長大的女子,和這些京城長大的金絲雀相比,她足以碾壓對方。

在西詩詩走來的那一瞬,楚淼便知道,今日這一局,她躲不過了。

既如此,那便不躲了。

既然四皇子從一開始就冇打算放過她,那她,和景親王合作,是最好的選擇。

抬眼瞥了一下坐在那上方的盛焱。

看好了,選擇我,你不虧。

楚淼的眼神,盛焱讀懂了。

原本有些擔心的目光,瞬間消散,看到楚淼那了不得的可愛模樣,甚至覺得有些忍俊不禁。

“怎麼?你還想向景親王求助?”

西詩詩自然冇錯過楚淼的眼神,二人在剛剛那一刻的對視,讓她更不爽了,看向楚淼的目光,也更不友善。

“向景親王求助?”楚淼微微一笑,“為何?對付公主你嗎?”

“不需要。”

“哼,你彆是個傻的吧,你彆忘了,咱倆現在可是對手,你怎麼不需要對付我?”西詩詩瞪著一雙大眼睛,重重說道。

楚淼不怒反笑,“我的意思是,對付公主你,還不需要向景親王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