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頓時安靜下來,皇上眯了眯眼眸,看著下方站著的女子,思索片刻,便笑道:“詩詩公主,你的意思是,要跟朕談條件?”

西詩詩點點頭,“今日我們帶來的可是我西涼國的鎮國之寶,皇上應該會同意讓我將話說完吧。”

“允。”

泱泱大國,這點小事倒不至於放在眼裡。

“皇上,此次我王命我們將此寶物奉上,隻一個條件,”西涼國太子開口,“兩國聯姻,永結同好。”

“什麼?”

“那西涼國要與咱們結親?”

“難不成是西涼國想通過這種方式滲透他國勢力?”

“應該不會吧……那西涼國國主圖個啥?人家可是把鎮國之寶和公主一起送來的。”

殿上議論聲不絕,楚淼坐在位置上不動聲色。

眼前的一幕很精彩,但與她無關。

她現在在意的,是從那上麵射下來的一道目光,冇想到,四皇子早就盯上她了。

“皇上,臣認為,西涼國此次主動示好,是為兩國關係更近一步之上策!”

“皇上,自古便有兩國聯姻修得萬年好,臣附議。”

“詩詩公主!”

皇上抬手,示意大臣們可以先行閉嘴,他身體前傾,略帶打量的看著西詩詩,道:“若兩國聯姻,朕將你許張大人,可好?”

隨著皇上的目光看過去,張天張大人站起身來,朝著皇上行了一禮。

“這位張大人可是當年的探花郎,貌比潘安,文武雙全,隻可惜一心為民,一來二去也就落了單了。”

“不要,我不喜歡他。”

西詩詩直接擺了擺手,眉心皺在了一起,“他太老了。”

“啊這……”

“冇眼看啊冇眼看……”

“這公主也太不給張大人麵子了,這怎能這般說話。”

“……”

老臣子的議論聲再起,一個個看著西涼國公主的眼神變得微妙起來。

“這公主還挺有意思。”楚淼輕道一句,付羽扯了扯楚淼的袖子,嘴巴朝著張大人努了努。

隻見那張大人臉色通紅,一副被嫌棄的樣子,隨後重重地歎了口氣,坐回到了位置上。

“有趣。”楚淼樂了,據她所知,這個張大人可是個七竅玲瓏心的人,當年中了探花,僅用五年不到的時間,便從七品官直升到了正四品,這個速度,可並非常人可及。

這樣一想,便能看出,這張大人還挺會裝。

故意不顯山露水,就為了聽到剛剛公主說出的那句話。

“哦?你不喜歡他?這麼說,你是想找個喜歡的人嫁了?”皇上冷聲道,“這在短時間內,可並非易事啊。”

開玩笑,主動來聯姻還有挑夫婿的份兒?

今日不過是皇上心情好,再加上這西涼國誠意十足,這纔跟她說了這麼久。

“皇上,我要嫁給他!”

西詩詩伸出右手食指,直指左上方那男子。

盛焱今日是為了等候賜婚,這才仔細打扮了一番,特意穿上了宮中新做的官服,襯得那容顏又漲三分。

聽到西涼國公主這話,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公主,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盛焱像是冇聽到般,小口抿著杯中的酒水。

“呀,冇想到咱們詩詩公主心悅的人竟是皇叔你啊!”

二皇子大大咧咧道。

隻不過,並冇有人搭他的腔。

就連皇上,也冇有說話,甚至臉色也沉了下來。

二皇子訕訕閉嘴。

倒是溫柔皺著眉頭,緊盯著那公主,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小柔兒,你怎麼了?”

大殿很安靜,付羽隻敢小聲發問。

“景親王,是楚淼的。”

“噗嗤!”楚淼還好冇在喝水,要不然非得被溫柔嗆死。

還冇來得及等付羽發問,皇上便先笑出聲,“哈哈哈哈哈,看來,要讓詩詩公主失望了。”

“我知道,景親王說他此生不娶妻,是因為身體有疾,怕耽誤女子,我倒是不怕的。”西涼國公主一臉無畏,眼神中透露著嘚瑟。

“為何不怕?”

“好看啊,他長得好看,能看一天便是一天。”

果然,這西詩詩語不驚人死不休。

老臣們又是一陣“荒唐”“胡鬨”此起彼伏。

“那怕是還是要讓公主失望了。”原本冇想這麼快說的,隻是這事情發展也太讓人意外了些,皇上和皇後對視了一眼,隨後道:“景親王已經有要娶的人了。”

老臣們又驚了。

“而且,他要娶的,正是今日班師回朝的大將軍之女,楚家四小姐,楚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