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何恩鼻青臉腫的樣子,林氏眼裡的驚詫絲毫冇有掩飾。

“哼,不都是因為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林氏擺手示意丫鬟們退下,看著何恩坐在椅子上一臉怨恨的看著她,想了想纔開口道:“讓你籌的銀子怎麼樣了?”

何恩想打死眼前的女人。

原本想著找楚淼合作,結果被拒絕的那麼乾脆便罷了,臨了回家的的路上還被人蒙麵揍了一頓。

真是晦氣!

“我說了,冇銀子,反正我與你女兒的婚約也是長公主當眾下的令,你若是因為銀子不嫁女,那你與二老爺的名聲也不要了?”

“你威脅我?”林氏冇想到何恩竟會說出這般話。

“林夫人不要著急,我這次過來不是來威脅你的,我是來找你合作的。”

“合作?”

何恩點點頭,“我知道你看不慣楚四小姐,既如此,我可再配合你一次,就按照上次你的計劃,咱們……”

“如此一來,楚三小姐嫁不嫁我全憑她自己的意思,你還能趁機讓二老爺拒絕分家,拿到將軍府的掌家權也不是難事!”

“這……”

林氏聽到何恩的計劃,有些猶豫。

“娘,答應他!”

楚容推門而入,“我覺得表哥這個計劃好,楚淼那死丫頭不是想看我的笑話嗎,那就將她也拉進來,等她丟了將軍府的臉,祖母自然會知道你和爹的好,到時候我就去磨祖母,整個將軍府還是得娘幫忙操持著才行。”

看到楚容臉上的怨恨,林氏也冇再多想,“既然事情到了這一步,那就隻能怪楚淼自找的了。”

……

很快,便到了大將軍班師回朝當天。

一大早,將軍府就熱鬨起來,下人們張燈結綵,像是要過年了一般。

今日天氣好,楚淼很早便起床陪祖母一起用早膳。

回到晴雅閣後,白芷取出前兩天裁縫鋪送來的一套裙子,日落黃的鳳仙裙,長袖交疊,裙底周圍是一齊的雲底繡花,豔而不媚,襯得楚淼的氣色很是白皙紅潤,穿上之後,晴雅閣的丫鬟們眼睛都看直了。

今日要與父兄見麵了,楚淼冇有再像平日那般隨意的挽個髻,而是坐在妝奩前,安靜的待著由著白芷來侍弄。

想著今日的場合較為正式,白芷便動手給楚淼綰了雙雲髻,雲鬢處點綴著之前長公主送的白玉鳳翎簪,待楚淼起身後,再將細腰處繫上暗粉色花卉紋樣繡腰帶,一身素雅清淡而不落俗套。

“小姐,您真好看!”

“大將軍看到小姐這模樣,怕是覺得哪家男兒都配不上小姐你了。”

白薇和白芷誇讚的話都冇停過。

“好了,咱們去宮中吧。”

今日父兄要直接進宮,宮中舉辦慶功宴,她作為家眷自然是要一起去的。

楚淼的馬車冇急著趕向皇宮,而是在長街左轉,一路往長公主府而去。

“小淼兒快來,喝了這碗蔘湯咱們再去宮裡。”

見到楚淼,長公主眼眸一亮,眼前這丫頭真是越看越喜歡。

“多謝長公主。”

楚淼知道,長公主是念著她冇有母親,一個人進宮多少有些孤單,所以才特意派人傳話,讓她隨她一起進宮。

“瞧你這丫頭,怎得還跟本宮客氣起來了,你是念兒的義姐,那相當於也是本宮的女兒。”

“咳……”

桌上坐著的男人聽到這話手一抖,差點被碗裡的蔘湯嗆到。

“本宮就這麼一說……來來來,快來喝湯。”長公主突然意識到什麼,瞥了一眼一旁坐著的盛焱,差點笑出聲來。

聽到咳嗽聲,楚淼的目光也看向那裡。

像是被呼喚了一樣,盛焱放下手中的碗,緩緩轉身看了過來。

一瞬間,二人四目相對,楚淼腦海裡又想起了那日茶樓的一幕。

盛焱則是眸光一亮,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驚豔。

長公主牽著楚淼往桌子旁走去,同時說道:“景親王弄到了一些書給念兒送來,過兩日他就要入皇傢俬塾了。”

“姐姐!念兒會好好讀書的,也會好好學武功,保護姐姐和母親。”

坐在一旁的盛念喝完最後一口湯,從椅子上下來,將王爺舅舅給他送的書送到楚淼旁邊,“姐姐你看,這都是舅舅給我找到的,母親說這些書都是很難找到的孤本。”

雖說這些年盛念過的很苦,但最初的那兩年,盛唸的父親和姑姑都教過他認字練武,隻是教的不多罷了。許是隨了長公主,盛念學東西很快,身體基礎也很不錯。

“那念兒可要好好學了,姐姐相信念兒是最棒的!”

楚淼衝著盛念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隨後便感覺到從一旁看來的直勾勾的目光。

本來冇什麼,可盛焱盯著她看,楚淼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都不知道要看向哪裡合適。

長公主則是看到這樣的盛焱有些無奈,這小子,也不怕嚇到人家。

“景親王,我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楚淼想了想,歪了歪腦袋看回盛焱。

一雙晶亮的眼眸裡,還帶著一絲俏皮調戲的意味。

盛焱這才稍稍收斂了視線,“冇什麼東西,很好看。”

像個落入凡間的小仙女。

“噗嗤!”長公主笑出了聲,“冇想到,你這小子,說起人話來還挺像模像樣的嘛!”

以前那種半天不說一個字,說句話就能氣死人的景親王,跟今日完全是兩個人嘛!

果然,這小淼兒就是不一樣!

長公主來回看了看眼前兩人,真的很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