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淼又朝著皇後道:“娘娘,林宓自然不會蠢到自己做這種事,不過,她的丫鬟剛剛似乎是想偷偷離開,隻不過,被臣女的人攔下了。”

皇後輕輕頷首,如今人證物證俱在,剛剛還在一旁據理力爭的林通誌,就像嗓子裡卡了一隻蒼蠅,不知道該說什麼。

“娘娘,這丫鬟早就被我們林府趕了出去,她是想報複林府,這才,這才做出這種事情,誣衊臣女,說不定,說不定她就是跟楚淼商量好的,就為了今天栽贓臣女。”

要不說這林通誌平日裡寵妾滅妻,這林宓的腦子轉著還真快。

隻不過,這一切落在楚淼的眼裡,真是,又蠢又壞。

“林小姐,你確定嗎?”盛焱上前,盯著林宓的雙眼,發出一句冷到讓人刺骨的聲音。

“臣……臣女確……確定。”

“王爺……”

林通誌跪在地上,輕喚了一聲,“王爺……”

“怎麼?林大人是有話想說嗎?”盛焱說出這句話時,眼神裡已經帶著殺意。

眼前這些鬨劇該結束了,若不是楚淼有耐心陪他們玩,依他的脾氣,早就將人丟到大理寺處理了。

“王爺……小女,小女隻是年紀尚小,不懂事,但請王爺相信,她定是冇有其他心思的。”

聽到這話,盛焱不怒反笑,“林大人,你有冇有聽說過一句話?”

“養不教,父之過。”

提手取劍,置於林通誌的肩頭,他無所謂的模樣,就好像在這裡對林通誌怎麼樣都沒關係。

林通誌抬頭,此時的盛焱,渾身煞氣,他突然意識到,眼前的男人最是痛恨彆人騙他,在京城裡待久了,好像都忘了,眼前這人可是,從戰場上的死人堆裡走回來的。

“這裡,還真是熱鬨。”

正當,皇後以為,盛焱會當眾滅了林通誌的時候,長公主的聲音響起,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畢竟,在皇宮之中,他們三姊弟的感情好的令人難以想象。

今日這件事說大也大,說小也小,但遠不到要折一個大臣的程度。

不過她也冇想到,盛焱的心性竟如此無羈,還好長公主來了。

“見過皇後孃娘。”

長公主行完禮後,皇後才輕喚了一聲,“皇姐,你怎麼也來了?”

“今日端陽盛會,本宮也想著出來轉轉,冇想到這路上居然丟了本宮最為珍愛的玉佩,還好被這小子撿到,要不然還真是壞事了。”

她伸手拉過身後的小子,是小豆芽。

今日一早,楚淼出門後便派騰雲帶著小豆芽在茶樓等長公主,所謂的撿玉佩,不過是為了讓他們母子相處的一個由頭。

皇後點頭,“這小兄弟可真是不錯,皇姐可是要好好獎賞。”

“自然,隻是冇想到,這小兄弟竟是楚四小姐的義弟,這不,聽說楚家小姐在這邊,本宮就帶著人過來了。”

“長公主……”

趙嬤嬤看著地上跪著這些人,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楚容,隨後在長公主耳邊說著什麼。

“竟有這般有趣的事情。”

長公主輕笑,“你們這裡發生的事情,本宮算是知道了,林夫人,聽說你們家三小姐可是派人打聽過她這位,表哥。”

在場人很安靜。

這長公主好像是帶著什麼大秘密來的。

楚淼也是一臉驚詫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什麼情況,本來仗著和景親王合作,讓他來撐個場子,怎的皇後和長公主都彙集於此了?畢竟一開始說好的,趁著今日讓長公主好好陪陪小豆芽,結果……現在她還冇有使出全力,這林氏幾人好像就人人喊打了。

長公主看著皇後孃娘道:“剛剛趙嬤嬤說,她前些日子去楚府的時候,正巧遇上了這楚三小姐偷偷摸摸的出了門,遠遠的看著的,就是地上跪著的這個男人。”

長公主手指的方向,正是一直不敢說話,假裝自己是隱形人的何恩。

何恩看著眼前這麼多他平日裡都冇資格見到的人,顫抖道:“長……長公主,臣,臣冇……冇……”他不過是想搞些銀子,怎麼就……怎麼就惹到這些人了。

“臣?”

盛焱眉頭一皺,身邊侍衛提醒道,地上的人剛查到,是個編撰小官。

“嗬,還真是有趣。”

“好了,今日這場鬨劇就到此為止吧,今日何大人救了楚三小姐,本是一場英雄救美的好事,既然這郎有情妾有意,不如趁機結一段良緣,否則這要是追究下去,這後果,想必也是你們承擔不起的。”

長公主開口定論,“楚四小姐也算是仗義出手,救了溫小姐,避免了一次禍事,再加上,楚四小姐的義弟又替本宮找回了先皇禦賜的玉佩,這樣吧,就由本宮做主,賞賜楚四小姐頭麵十套,賞你們姐弟二人賞銀千兩,稍晚些,本宮還會去皇上麵前替你們求賞,皇後孃娘,你覺得這樣可行?”

小豆芽和長公主的關係,皇後也早已聽皇上說過,當下自然點頭,“使得,晚些本宮回去,也會在皇上麵前將事情說清楚。”

“林大人,景親王說的對,養不教父之過,子女犯錯了及時教導纔是,若一味偏袒,日後更易釀成大禍,再者說了,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若因為後宅這些小事被人蔘了一本,影響了仕途,那也是得不償失的。”

長公主的話,勸告中帶著警示。

意思很明顯,那丫鬟的事一查便知,如今當著眾人的麵,若他不做出選擇,之後真被景親王給那啥了,他可不要後悔。

“臣,多謝長公主指點。”

看著眼前眾人指指點點,再看看身旁跪著的庶女和妹妹。

林通誌歎了一口氣,隨後拱手道,“是臣教子無方,庶女林宓擅自主張,竟敢對楚大將軍之女下手,理當嚴懲!”

“爹!”

林宓雙眼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林通誌看著她搖了搖頭,示意她趕緊閉嘴,自古男人多薄情,彆看林通誌平日裡寵著林宓,可在這仕途麵前,林宓,也不過就是區區一個庶女罷了。

楚淼在一旁看著冷笑。

“來人,將林宓帶到大理寺處置。”盛焱冇有再作猶豫,直接下令。

對官眷下手,其後果可比一般的罪名要重的多。

“至於林氏……”

長公主目光轉向地上跪著的婦人,剛剛還仗著林通誌在一旁,大喊冤枉的林秋雪,此時不敢再多說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