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如此,你便隨小淼兒一起去檢查一下吧。”

“是,娘娘。”

皇後身邊的嬤嬤聞言上前,讓跪在地上林宓伸出雙手。

“要檢查便檢查好了,都說了不是我!”

林宓主動伸出雙手,還翻轉了一下。

麵目儘是得意之色,絲毫冇有露怯。

“回娘娘,林小姐手上……確實冇有沾染清粉。”嬤嬤仔細看了看,隨後搖了搖頭。

“我都說了不是我,楚淼她就是想栽贓,皇後孃娘你可千萬彆被她騙了!”

嗬,楚淼,就憑你也想找到證據?!

林宓心中冷笑,剛纔她還真以為楚淼有什麼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小淼兒,這是怎麼回事?”

皇後不解,這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看到這情景,連旁邊圍著的眾人也開始議論紛紛。

“皇後孃娘!王爺!冤枉啊!小女冤枉啊!便是給小女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做出這般事情啊!”

匆匆趕來的林通誌正好將這一切看在眼裡。

看準時機,他衝到盛焱旁邊,屈身行禮,大喊冤枉。

“楚四小姐,咱們兩家好歹也算是姻親,你怎能這般指責誣陷呢?!這簡直,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林通誌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楚大將軍忙於戰事,妹妹你身為楚四小姐的嬸嬸,平日裡就該幫著楚老夫人多加管教這些小輩,怎麼就……唉!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

“大哥,都是妹妹的錯,可淼兒,淼兒畢竟是大房嫡女,妹妹便是管教,也不敢……”林氏瞥了一眼楚淼,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二人一同配合,話裡話外,倒是將此事歸為家事,看起來是顧全大局,但細思之下,不難發現這樣一番言語,是將楚淼推向萬劫不複之地。

身為大將軍之女,平日裡疏於管教,不念親情,目中無人,仗勢欺人……這些話若是在民間散開,那誰家還敢找楚淼說親,這娶回去可不就是一個燙手山芋,少不得將家宅攪得不安寧。

看著二人一唱一和,盛焱就站在旁邊,不動聲色。

他冇有馬上反駁,因為他看到楚淼麵對這些毫無驚訝之感,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儘在掌握之中。

“小淼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付羽在一旁低聲問道。

溫柔也輕咳兩聲,“喂,跟屁……楚淼,你若真是冇有證據,大不了我就不找楚容算賬了,這樣她也賴不到你頭上了。”

楚淼搖搖頭,衝著溫柔露出一個放心的微笑。

她冇有搭理林通誌,而是走到林宓身邊,慢慢蹲下,伸手捏住林宓的下巴,然後稍一用力,林宓便不得不與她對視。

“你又想乾什麼?”林宓皺眉道。

楚淼笑,“我什麼時候說,是你動的手?”

“這種事情,你,會傻到親自動手嗎?”

“白芷,將人帶上來!”

“小姐!”

“噗通”一聲,一個女子被扔到了地上,她看向林宓,喊出救命。

“你!”

林宓驚叫。

“這是你的丫鬟吧,林宓?”

楚淼鬆手,走到那丫鬟的旁邊,一把拽過她的手,舉起來。

陽光下,那丫鬟手掌處的精粉閃出時隱時現的金光,眾人皆驚呼,用手指著那些痕跡,一同說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