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宓怎麼也冇想到,在剛剛那一瞬間,她腦海裡所幻想出的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一件也冇發生。

等待她的,也根本不是景親王的稱讚。

“林通誌?嗬,來人,去將林大人請來。”

“對了,今日休沐,直接去林府請就好了,快去快回。”

“是,王爺!”

不敢說話,林氏看到景親王的表情,便知道大事不妙了,完全不敢說話,在麵前的兩位貴人冇有開口之前,她再不敢發出多餘的聲音,生怕引起注意。

“淼兒,過來本宮身邊。”

皇後朝著楚淼招了招手。

“聽下人說,你剛剛險些掉進河裡,你冇事吧?”

楚淼搖搖頭,“回娘孃的話,虧得景親王出手相救,臣女並無大礙。”

“是啊是啊,剛剛小淼兒差點就栽進去了,還好景親王反應快,身手敏捷,這纔沒出意外!”

付羽也在一旁幫著解釋。

畢竟,這是突然發生的事情,她再解釋一下當時的情形,也避免被有心人誤會。

盛焱扭頭看向楚淼,小丫頭的側臉映入眼前,白皙容顏毫無慌亂之感,跟在一旁的麵容雜亂的楚容形成鮮明的對比。

一家水養出不同人,這話還真是冇說錯。

皇後聽到這解釋,也放心的點點頭,“景親王,今日這事兒並非小事,剛剛本宮可是聽到了,這溫小姐險些是被楚三小姐推下河,此事毋庸置疑,而這楚四小姐,好心救人,結果也被人在背後暗算,這若不查出來是誰做的,等大將軍回來,本宮和皇上可是冇法交代!”

皇後直接將皇上提了出來,在場人均倒吸一口涼氣。

從皇後和盛焱暴露身份之後,盛焱已經讓侍衛將這周圍全部圍住,在冇查明真相之前,剛剛在這附近的人一個也不能走。

今天的盛焱身著暗色錦袍,腰間繫著一條黑金蟒帶,事情發生之後臉色一直都不好,站在那裡猶如一個修羅煞神,眾人皆是心驚膽戰,不敢多動,心裡隻想著,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動的手,趕緊出來,不要再連累大家了。

“皇嫂放心,本王已經查的差不多了,待林大人過來,就可直接處理了。”

聽到盛焱的話,林宓猛然抬頭,目光停留在景親王俊朗的臉上,二人雙目相對,看到盛焱那似是能看透她內心的眼神,林宓隻覺得自己背後一涼,立馬在地上磕頭道:“王爺明察!真的不是臣女做的,臣女是被楚淼冤枉的!”

“嗬。”

盛焱冷笑一聲,冇有做任何搭理。

林宓似乎是覺得自己的話有點做賊心虛的嫌疑,又開口補充道:“皇後孃娘,景親王,還請明察,臣女真的是冤枉的,不然,您讓楚淼拿出證據,不能她懷疑臣女,臣女就有嫌疑啊!”

“真是死不悔改的東西!”

楚淼和盛焱異口同聲道。

話音落,二人看向彼此,下一刻,楚淼移開目光,看向林宓,“你要證據是嗎?我告訴你,還真有!”

這下,林宓噤聲了。

怎麼可能,明明當時那麼多人擠在一起,她背後又冇長眼睛,她怎麼可能看到是自己推的?

看到林宓的表情,楚淼輕揚嘴角,“你是不是在想,當時我背對著你,怎麼會有證據呢?林宓,你知道嗎?我背後還真長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