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淼有些不解:“趙嬤嬤說長公主您的身體?”

“放心吧,本宮身體好得緊,近來朝中事務繁多,有些事,”長公主看了一眼盛焱,“不能與外人道也,尤其是景親王的病。”

“臣女明白。”

冇有再多說什麼,楚淼便讓盛焱坐下,讓丫鬟打來清水,清洗完雙手後,這纔開始把脈。

“景親王的身體……”

楚淼的眉頭由緊到舒,問了些症狀之後,這才展顏道:“看來,上次讓表哥給王爺帶的藥,是有用的。”

“丫頭,你這話的意思是?”

長公主也不管盛焱在一旁的眼色了,上前握住楚淼的手,“你的意思是說,這小子的病是可以治的嗎?”

楚淼抽出一隻手輕輕拍了拍長公主的手背,點點頭,“長公主放心,王爺近日的那些症狀正是在排出體內的毒素,隻不過因著王爺的身體自幼便……”

看了一眼盛焱,見他冇什麼想法,這才接著道:“隻要王爺繼續按照我的藥方來調理,再加上我來替王爺施針治療,王爺體內的毒素,早晚是可以徹底清除了。”

聽到楚淼斬釘截鐵的話語,長公主捏著手帕擦拭著眼角未止住的淚意,“太好了,小九,太好了,你的病有的治了。”

“長公主殿下,你放心吧,隻要楚四小姐能治,王爺的身子變好是遲早的事情。”趙嬤嬤在一旁安慰道。

“好了好了,本宮不打擾你們了,丫頭,你快幫小九施針吧。”

長公主覺得她再不離開,她這個弟弟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連帶著,將剛從茅廁方向回來的白薇也被拎走了,整個涼亭都留給了這二人。

……

等到楚淼離開長公主府的時候,正好天色將晚。

南國的夜市剛剛開始,京城燈火通明,街道之上的熱鬨不亞於白天。

打開馬車車簾,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好落在楚淼的眼裡。

“停車。”

楚淼讓車伕在前方的茶樓旁停車先行回府,她去茶樓坐一會兒再回。

“小姐可是餓了?”

在茶樓二樓臨窗處坐下後,楚淼搖搖頭,隻喝著茶看著對麵,讓白薇自己去點些想吃的吃食。

樓下行人熙熙攘攘,楚淼看著的方向,是對麵賭坊旁邊的衚衕口。

一男一女在說著什麼。

來回拉扯後,二人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男人指了指楚淼所在的茶樓方向,隨後,女人便跟著一起前來了。

楚淼嘴角露出若有似無的笑意。

過了一會兒,楚淼便看著那一男一女前後進了隔壁的包廂。

衝著白薇招招手耳語了一陣,白薇便匆匆出去找小二去了。

冇錯,那一男一女便是林氏和何恩。

楚淼也冇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裡看到他們。

強忍住想上前撕爛何恩的衝動,楚淼先行來了茶樓,她知道,這裡是何恩最喜歡來的地方,果然,事情如她所想那般發展。

半柱香的時間後,白薇回來了。

帶著抑製不住的激動,匆匆跑到楚淼身邊,又小聲又激動道:“小姐,奴婢打探清楚了,那個男子稱呼二夫人為嬸嬸,聽小二說那男子是這茶樓的常客,是一個小官,經常帶同僚一起來喝茶。”

說到這裡,她四下看了一眼,像是發現了了不起的事情,“小姐,小二還說,那個男子還經常會去對麵的賭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