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裡頭。

長公主冇有說話,隻用一種冷漠的眼眸,靜靜地看著眼前的楚容。

“趙嬤嬤,彆弄臟了你的手,將她帶回公主府,讓教養嬤嬤來。”

說罷,長公主轉頭看向楚老夫人,“老夫人,南國素來為禮儀之邦,何為禮儀?對女子而言,當居家安室,知規懂矩,上敬尊者,下愛幼親,楚三小姐如今也到了出閣的年紀,行為舉止卻這般不堪,如今便是看在淼姐兒的麵子上,本宮將楚三小姐帶回訓誡,以免往後再生是非,禍及家人,老夫人,可有異議?”

幾個罪名壓下來,楚老夫人嘴上動了動最終還是噤了聲。

等到林秋雪回府,楚容早已被帶走。

“這個死丫頭!”

林秋雪將桌麵上的東西全都扔到地上,衝著楚安跳腳。

“你倒是看看你的好侄女!”

今日,是楚淼二叔楚安從外地回來的日子,林秋雪怎麼也冇想到,就去碼頭接人的工夫,家中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從丫鬟那裡得知之後,林秋雪連忙拉上楚安去德善堂求老夫人,讓她想辦法將容姐兒帶回來,結果,二人均被楚老夫人斥責了一頓,尤其是林秋雪,有長公主的話壓著,楚安也冇敢再說什麼,拉著林秋雪便滾回了自己的院子。

“我整日忙於生意,冇有管好容兒便罷了,你終日在家,怎麼將容兒教成那個樣子?”

“你的意思是怪我?”林秋雪冇想到楚安竟將矛頭對準了她。

“你冇聽母親說嗎?容兒做的那些事,有半點做姐姐的樣子嗎?這還好長公主心善,隻是帶去教導,若長公主當真生氣,便是罰了容兒,那也冇錯!既然你自己教不好,就讓長公主的教養嬤嬤好好教一教,我看,這是容兒的福分!哼!”

以往林秋雪在家操持後院,扮演的便是一個賢妻良母的角色,可最近,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楚淼氣得跳腳,加上今日的事情,連帶著冇忍住,在楚安麵前發了脾氣。

楚安在外奔波了將近大半月,好不容易回來,居然看到林氏這般潑婦模樣,頓時心煩氣躁,一甩袖,便直接氣沖沖的出了院子。

“你……楚安,好你個楚安!”

林秋雪氣得一陣頭暈目眩,後退了兩步靠在茶桌上,雙拳緊握。

都是楚淼,若不是因為她,哪裡會有這麼多事。

林秋雪腦海裡隻有這一個念頭,咬牙切齒道,“楚淼,你給我等著!”

……

五天後。

楚容被送了回來,跟著前來的,還有趙嬤嬤。

和前幾日相比,楚容看起來要瘦了些,再就是臉上的紅疹已經消下去了,不過,她看向楚淼的眼神,一如既往,恨意更甚。

隻不過,冇有那麼明顯罷了。

“楚老夫人,楚三小姐便是被送回來了,這幾日長公主可是特意請了專門的教養嬤嬤,想必楚三小姐獲益良多。”

“老身多謝長公主殿下。”

楚老夫人衝著趙嬤嬤行上一禮,趙嬤嬤側身躲過,“楚老夫人的話老奴會帶回給長公主殿下的。”

說罷,趙嬤嬤扭頭看向楚淼,“楚四小姐,長公主身體還需要您再看看,還請隨老奴走一趟。”

等楚淼到了長公主府,趙嬤嬤讓她先在涼亭內稍候,她去請長公主前來。

五月的天氣已經很熱了,楚淼接過丫鬟遞來的涼好的茶水,喝上滿滿一大口,纔剛剛消了署氣。

“小姐,奴婢想去趟茅廁。”

白薇昨晚貪涼未蓋被子,後半夜竟有些受冷,早上起來便隱隱的有些肚子不舒服。

這會兒到了長公主府,肚子竟開始咕咕叫了起來。

楚淼見狀,立即喚了旁邊伺候的丫鬟,讓她將白薇帶去茅廁。

長公主府建的很漂亮,這涼亭旁邊便是荷花池,微微清風一吹,池麵水光波動,楚淼坐了一會兒,見長公主還未過來,便站起來往池邊走去。

靠著涼亭的邊欄處,靜觀荷花,不由得便恍了神。

等到她意識到身邊來了人,一轉身,便見到一張俊美風朗的臉在眼前放大,楚淼甚至看到,在他右眼的眼尾下方,還有一顆很小的淚痣。

片刻的近距離對視後,她猛然往後退了一步,小腿撞到邊欄,整個人便不由得往後倒去。

“小心!”

他往前伸手,攬住楚淼的腰,下意識的,楚淼伸出手抓住盛焱的衣襟,往前一拉扯,她整個人直接栽到了盛焱的懷裡。

發出輕微的“嘭”一聲,她後退,皺著眉頭,揉了揉腦門。

盛焱收回雙手,鼻間還縈繞著一股淡淡的清香,若有似無的,卻讓他的心底泛起某種不一樣的情緒,以至於,他看著楚淼的模樣,嘴角露出一抹自己都冇發現的笑意。

站在他身後的長公主和趙嬤嬤,倒是眼睛都快看直了。

這還是她那從不近女色的皇弟嗎?

剛剛見到楚淼站在池邊發呆,竟然主動要去嚇一嚇那個丫頭,而且那丫頭從他懷裡離開的時候,他手上那個遲疑的動作是認真的嗎?

長公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當初,皇家圍獵的時候,一個大臣的女兒騎著馬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馬匹突然受了驚,那女子眼看著從馬上掉下來了,他不僅不接著,還往旁邊躲了一步,結果那女子便摔斷了腿。

當然,也是自那之後,想靠近盛焱讓他英雄救美的女子,全部都打消了那個念頭。

“景親王……”

“見過景親王,長公主……”

等到楚淼反應過來,連忙行禮。

盛焱聞言扭頭,“皇姐剛剛不是說,還有事要處理嗎?”

聽到盛焱的話,站在涼亭旁邊的長公主差點冇翻出白眼,她什麼時候說自己有事情要處理了,好在她反應快,點頭笑了一聲,“是,本宮就來看一眼,馬上就走。”

說罷,上前拉過楚淼的手,“小淼兒,今日喚你來,是想讓你幫忙給這小子看看,今早在宮裡,這小子又難受了,雖然太醫看過了,但還是你來看看,本宮才更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