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淼扶著老夫人去往府門前,在路上楚老夫人還忍不住唸叨。

“淼姐兒,你說這事兒靠譜嗎?要是萬一那孩子並非是……到時候長公主平白高興一場,萬一遷怒你可怎麼辦?”

楚淼衝著老夫人笑了笑,“放心吧祖母,且不說孫女我有這把握,便是那孩子真跟長公主沒關係,長公主也不會遷怒的,長公主她啊,心善的緊。”

楚老夫人點頭:“這倒是,上次你三姐姐犯了那樣嚴重的事情,長公主也冇有罰她,反而是讓咱們帶回來管教,這長公主啊,是個好人,希望這老天爺啊,能善待她。”

“祖母你就放心吧。”楚淼不住安慰道。

等到了府門口,趙嬤嬤正在馬車旁候著,見著楚淼和楚老夫人出來,連忙跟長公主說道。

“見過長公主。”

等到長公主從馬車上下來,楚淼先扶著楚老夫人行禮。

“楚老夫人,今日是本宮叨擾了,本宮知道咱們淼姐兒一手好醫術,趕巧啊,本宮這幾日總有些不太舒適,太醫來瞧了瞧,也冇看出個什麼名堂來,這不,正好今日想著出來逛逛,經過咱們將軍府啊,就想著讓淼姐兒給本宮看看。”

將軍府門前偶爾也有行人經過,長公主的一番話聲音並不小,落在外人耳裡,又是高看楚淼幾分。

心道這楚四小姐還真是厲害,連長公主都親自上門求醫問藥了。

“哎喲長公主,您這話可就是折煞老身了,您能來咱們府上,老身高興都還來不及,怎麼能說是叨擾呢?!”

假裝寒暄客套幾句後,楚老夫人連忙將長公主請到了內院。

“長公主,祖母,我的藥箱在晴雅閣,你們先聊著,我先回去拿一下。”

“這樣吧,本宮直接陪你過去晴雅閣吧,直接在你那邊把脈,豈不是方便一些?”

長公主接到楚淼的訊息,急著來看那個孩子,昨天一晚上冇睡好,這會兒心思早就去了晴雅閣,哪還能多等片刻?

再者說,這將軍府並非隻是大房一家,看著這情形,楚老夫人應該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不過她知道楚淼的秉性,不到萬不得已,其他人定是不知道的。

所以,也是為了楚淼好做事,等她確定了孩子的身份,再對外公佈不遲。

楚老夫人自然是答應的,還說在德善堂中備好茶點等候長公主。

跟著楚淼一起,往晴雅閣的方向走去,長公主忍不住加快步伐,她能感覺到自己的一顆心,跳的厲害。

“公主,您慢些!”

一旁的趙嬤嬤年紀是大了,跟在長公主身後走的上氣不接下氣。

“白芷,你帶著趙嬤嬤慢些走,我陪著長公主便是。”

看到趙嬤嬤的模樣,楚淼也是有些不忍心了,但她能理解這會兒長公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