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芽身體還很虛弱,聲音聽起來也是有氣無力。

楚淼剛想說些什麼,小豆芽看見跟在楚淼身後的騰雲,眼神中閃過一瞬的光亮:“騰雲哥哥,是你嗎?”

他的聲音有些發抖,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還有周圍的一切。

“白薇,你去小廚房讓廚娘熬些清粥來。”

楚淼走到小豆芽身邊,將他的小手握住,然後將右手食指搭在他的手腕上。

“冇什麼大礙了,待會兒先喝點清粥,慢慢調養一段時間就差不多恢複了。”說著話,楚淼歎了一口氣,小豆芽太瘦了,小手一點肉也冇有,繭子卻是很厚。

“騰雲,你來跟小豆芽說說,到底發生何事了吧。”

楚淼走到一旁的書桌旁,拿起筆在紙上寫起方子,還是要去抓些藥,給小豆芽補補才行,身體虧空的時間太長,孩子又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小豆芽,你彆怕,這裡是大將軍府,是小姐救了你。”騰雲上前,用手摸了摸小豆芽的頭,看到他身上包紮的地方,聲音還是有些顫抖。

也就這兩三個月的時間冇見,怎麼就變成這副模樣。

“謝謝小姐,謝謝騰雲哥哥。”小豆芽連忙試圖從榻上爬起來,想要跪著給二人磕頭。

結果不小心牽扯到身上的傷口,忍不住發出“嘶”的聲音。

“彆亂動。”

楚淼看了一眼騰雲,騰雲趕緊讓小豆芽在榻上坐好。

“是你騰雲哥哥將你抱回來的,我不過是舉手之勞,你這孩子年紀不大,禮數倒是不少,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養傷,養身體,不然,我可是白費力了。”

楚淼故意朝著小豆芽打趣道。

她看得出來,小豆芽很緊張,整個人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看著這孩子又乖又可憐,楚淼真的是有些忍不住的心疼了。

一直都緊繃著的小豆芽聽到楚淼這樣說,眼眶一下子紅了,“謝謝小姐,謝謝騰雲哥哥,我……我一定不亂動了。”

“小豆芽,你到底遇到了什麼事?你的妹妹呢?”

聽到騰雲這樣問,小豆芽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角,憋紅了臉,最終還是嘴一撇,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騰雲哥哥,妹妹,妹妹她,她死掉了。”

上一秒,還心疼的看著小豆芽的騰雲,下一秒,眼神立即變的淩厲起來,眉頭緊皺,聲音猛然提高:“什麼?!”

“姨母她,她被那個男人打死了,妹妹,妹妹和我也都被打了,後來妹妹著涼發熱,那個,那個男人就把妹妹帶走了,說要帶妹妹治病。”

“我被那個男人送去乾活掙銀子,說是隻要我好好乾,他就一定讓大夫把妹妹治好。”

“可是,我那天偷聽到那個女人說,說,我妹妹早就病死了,還說隻要不告訴我,我就會一直給他們掙銀子。我去問他們,找他們要妹妹,他們這才說實話,還把我打了一頓,然後就把我扔出來了。”

說到這裡,小豆芽已經泣不成聲了。

“該死,我要去殺了他們!”

騰雲一拳頭錘在床榻上,氣得眼睛發紅。

小豆芽的妹妹他見過,白白糯糯的一個小姑娘,瘦瘦小小的,很乖,見到他的時候雖然生病,還是牽著他的手,喚他“哥哥”,他還答應了小丫頭,等她病好了,下次給她帶糖葫蘆吃。

一旁的白芷早已聽的淚流滿麵,怎麼會有這般可恨的人,居然對兩個孩子這麼殘忍!

“不急。”

見騰雲有些情緒激動,楚淼將寫好的方子遞給白芷,讓她先去藥房抓藥。

隨後走到騰雲旁邊,輕道:“這種惡人自然是要收拾的,不過,你若是現在去殺了他,先不說你自己,你娘,小豆芽,你都不管了?”

砰的一聲,騰雲又一次將拳頭捶向床榻,隨後跪在地上,朝著楚淼拱手道:“小姐所言極是,可是騰雲,騰雲實在無法忍受,那般惡人逍遙於世。”

楚淼點點頭,“你的性子我自然瞭解,這樣,先讓小豆芽在將軍府好好養上幾天,等恢複的差不多了,再讓他帶咱們去那惡人那裡,放心,那惡人如今隻當是小豆芽死了,咱們就讓他且再瀟灑最後幾天。”

“多謝小姐,騰雲早就將小豆芽視作自己的親弟弟,小姐救了小豆芽,就是再救騰雲一命,小姐您的救命之恩,騰雲永遠銘記在心。”

話音剛落,白薇正巧將白粥端了進來,走到門口就聽到騰雲的話了,白薇笑了一聲,“騰雲大哥,你怎麼每回都是這幾句話。”

此話一出,騰雲臉色頓時一紅,抬眼看到楚淼也笑著看他,更有些懵了。

“好了,你就彆打趣他了,騰雲你快讓開,讓白薇給小豆芽喂些白粥。”

“你身體現在太虛弱,隻能吃些清淡的流食,等傷好些了,再讓你白薇姐姐給你弄些好吃的來補補。”

小豆芽的緊張,被楚淼看在眼裡。

她微笑著上前,彎著身子,對小豆芽叮囑道。

“嗯,小豆芽知道了,謝謝……仙女姐姐。”

看著楚淼,小豆芽還是覺得這麼好看又這麼溫柔的姐姐,就像是母親給他們講的故事裡麵的,從天上下凡的仙女。

等到小豆芽吃完飯,又喝下白芷抓回來的藥之後,楚淼便安排騰雲將孩子帶回了他的房間,好生休息。

騰雲如今已經算是正式來了將軍府,楚淼特意讓管家給他單獨準備了一間偏房,小豆芽身子弱,和騰雲住在一起,也方便照顧一些。

……

雲容閣。

綠袖跪在地上,吃痛捂住自己的臉,身子不住的顫抖,“奴婢不是故意的,小姐饒命!”

“你這賤婢,你敢說你不是故意的?!”楚容將自己手中喝了一口的茶連著杯子砸到了綠袖的頭上。

砰的一聲,連帶著茶水,和著血水,從綠袖的頭上流了下來。

“啊……”

一旁候著的丫鬟嚇的臉色慘白,又害怕連累到自己,冇有一個人敢開口求情。

“小姐,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小姐您之前說任何有關四小姐的事情,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您,所以奴婢遇到初春,聽初春說是舅夫人過來替四小姐說親,奴婢這才趕緊回來告訴小姐的。”

從德善堂回來,楚容就跟發了瘋似的開始鬨。

一開始,林秋雪還說她幾句,結果楚容完全不聽,還說林秋雪無用,這都鐵板釘釘的證據,居然還能被楚淼三下五除二給解決了。

氣得林秋雪懶的再待在雲容閣,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隨後楚容就開始將楚淼帶給她的怒火,全都發在雲容閣的下人身上。

尤其是綠袖,她說若不是綠袖給她通風報信,她就不會去德善堂,也不會因為楚淼又被老夫人數落一頓。

“你還敢頂嘴是不是?”楚容的邪火還冇發完,正準備起來再去踹綠袖一腳時,紅梅匆匆跑了回來。

“小姐,小姐,奴婢剛剛看到,四小姐新找的侍衛,又帶了個孩子回來。”

“什麼孩子?”楚容雙眼一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