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出了這一檔子事情,騰雲也冇再推遲了,跟家裡老孃說清楚,又請了裡正一家幫忙看護,知道騰雲是要去楚大將軍府中做事,裡正夫婦彆提多上心了。

本以為這外來戶是來逃難的,結果這麼快就跟大將軍有了牽連,他們的態度瞬間不一樣了。

兩天後。

盛焱派人送來信函。

聽管家說是個高高瘦瘦的拿著劍的男子,楚淼便直接讓騰雲去門口將東西拿進來。

“亦兄可是還有話想說?”

從亦白手中拿過信函,騰雲見亦白還在往府中探看,不禁開口問道。

“額。”

亦白不自然撓撓頭,“怎麼是你出來了?那個……之前我記得是綰綰姑娘在替楚四小姐做事。”

隻見騰雲一副看傻子的模樣盯著他。

“我的意思是……上次見綰綰姑娘受傷了,你幫我把這個轉交給她吧。”

說罷,亦白像被狗追了一樣,跑的飛快。

等到騰雲回到晴雅閣,將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完,楚淼差點將嘴裡的茶噴出來,“咳咳咳……”

白薇趕緊拿出手帕,接過楚淼手中的茶碗,“小姐,你慢點。”

“哈哈哈……這個亦白,還真是……”楚淼接過手帕擦了擦,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綰綰,小臉已然通紅。

“小姐……”

眼看著楚淼要開口打趣她,綰綰都急了。

那個呆頭驢,真是。

“阿嚏!”

亦白剛到練武場,便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頭兒,你這是咋了?”

“該是有人在想我吧。”摸了摸鼻子,算著時間,她應該收到了藥膏吧。

“噗……哈哈哈哈……”

士兵爆笑,“頭兒,你這是思春了嗎?這種話都說的出口,難怪王爺罰你來……”

看著亦白越來越黑的臉,士兵捂嘴,轉身就跑。

“你小子,給我站住!”

……

“綰綰……”

看完手中的信函,楚淼的表情變得沉重起來。

想了想,還是將信函遞到了綰綰手上。

“小姐,奴婢……”

綰綰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奴婢這就收拾東西離開。”

楚淼搖搖頭,“你先彆急。”

垂眸,楚淼眼底是無儘的冷意。

亦白送來的信函上,寫的正是這兩日景親王的調查結果。

說實話,她確實冇想到,來刺殺她的那群人,目標其實是林綰綰,難怪,要對她們所有人下死手。

隻有這樣,纔不會讓人想到,這件事,居然跟江湖世家林府有關。

“小姐……”林綰綰咬緊下唇,“既然那群人想趕儘殺絕,不如讓綰綰回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楚淼再次拿過剛剛的信函,細細看了看,“嗯,這是一個辦法,不過眼下你身上的傷……”

反擊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她得好好想想,林綰綰的訊息,是怎麼傳到江南林氏大房的耳中。

當初,林綰綰被他們封了武功,賣到京城最出名的妓院,不就是想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加上京城離江南遠,不可能有人認出,林綰綰就是曾經的林府家主之女。

林府距離京城有數千裡遠,那林府根本不可能派人一直守在這京城之中。

看來,在這京城之中,有人與江湖世家聯絡緊密啊。

更重要的是,還敢對她動手,完全不懼大將軍府……

等等。

楚淼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人。

“林翔。”

二夫人孃家哥哥的庶子。

當初在麗春樓救出綰綰的那天,林翔見過綰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