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說……”聽到這裡,楚淼猛然一驚。

長公主點了點頭,“本宮從未後悔過,便是直到今日,也未曾後悔半分。”

隻是,等到皇上發現她已有身孕的時候,自然是龍顏大怒,可無論怎麼問,她都死咬著不說。

和親自然是不能去了,而且畢竟是自己的女兒,虎毒不食子,皇上再氣也不能真要了她的命,便下旨,等孩子生下來便將長公主送到靜心庵中,永不回京。

自小在宮中長大的她怎會不知,皇上是不會留下她的孩子的,畢竟這關乎到皇室的臉麵。

於是,偷偷買通太醫,吃了藥讓孩子提前出生,再派人將孩子送走,等所有事情結束後,長公主大病一場,差點去了。

皇後跪在禦書房求了三天,皇上這纔將送公主去靜心庵的旨意收回。

但也因此,長公主和那少年,和自己的孩子失了聯絡。

一開始,是不敢找,怕被皇上發現,反倒害了他們。

後來,先皇去了,那也是多年之後的事情,她再想派人去找,早已物是人非,無從下手了。

說完這一段往事,長公主的聲音早已凝噎,看著那心碎的表情,楚淼都有些於心不忍。

趙嬤嬤見長公主願意說出這事,定是對這楚四小姐是非常信任的,那她自然也是要配合的,在一旁說道:“長公主是長情之人,自從看到這畫,這兩日便是茶飯不思,總想著這畫現世,那人定是還在的,楚四小姐不必多慮,便是知道什麼說什麼,就算說錯了,咱們長公主也定不會怪您。”

楚淼驚詫的點點頭,雖然她知道這畫對長公主重要,倒冇想到這般重要,也難怪,當年四皇子將這畫交給了長公主,能得到長公主的支援,想來,也是幫她找到了人。

這麼說,這背後的人,定是還在的。

想到這裡,楚淼眼睛一亮,抬頭安慰道:“當初臣女買到這畫,也算是機緣巧合,誰能想到這畫背後竟有這般……說句實在話,淼兒實在不想讓長公主失望,這樣吧,這件事就先由我去幫長公主查探一番,免得打草驚蛇,讓有心之人知道了反倒壞事,隻是這時間上,怕是急不來,畢竟……”

“小淼兒放心,那是一定等得的,一定等得的。”長公主眼眶的都差點要紅了,她冇想到這楚家小姑娘還真願意幫忙。

“那小淼兒,你可有辦法?”長公主一著急便直接站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看著楚淼。

眼看著兩行清淚從長公主的臉上緩緩滑落,楚淼歎了口氣,“長公主,臣女定會儘力。”

既然當初四皇子能找到那人,便證明這事能辦成,隻是這話楚淼並不能說死,畢竟當年四皇子也是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摸到這畫的線索。

長公主笑了,一顆珍珠般的眼淚掛在嘴角,這畫麵美的讓楚淼都心驚,腦海裡浮現出年輕時美麗嬌俏的長公主和一個翩翩少年在那臨川河邊相偎相依的模樣。

這也讓楚淼更是下定決心,定是要幫長公主找到她唸了這麼些年的人,不僅僅是阻止長公主支援四皇子,更是為了成全一對璧人。

長公主上前緊握楚淼的手,“年少時,本宮與你娘也算是一起長大,親如姐妹,小淼兒以後便直接喚本宮姨母吧。”

“咳……”趙嬤嬤聽到這話突然嗆了一聲,連忙低頭賠罪。

不過那看向長公主的雙眼卻是一直在眨。

楚淼雖不知趙嬤嬤為何會出現這般反應,不過她還是先行謝恩,隨後開口道:“承蒙長公主喜愛,長公主的心意淼兒知曉,不過,為了避免有心人的猜忌這稱呼還是先不改了罷。”

若說長公主膝下無子,喜歡楚淼,經常喚她作陪倒還能說得過去,不過若直接改了這般親近的稱呼,難免會引起有心人私下探查,打聽楚淼究竟做了什麼竟能得到這般榮幸,再萬一查到了那事,可就不妥了。

“還是你這孩子心細,本宮明白了。”長公主看著麵前有著一顆玲瓏心的楚淼真是越看越喜歡,很是賞賜了些頭麵,才放楚淼回去,當然,這些賞賜都是偷偷派人送去的。

“趙嬤嬤,你剛剛……”

待楚淼離開之後,長公主皺著眉頭道。

“長公主莫要生老奴的氣,老奴確實是故意打斷您的。”

“你?此話從何講起?”

趙嬤嬤抿嘴一笑,像是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您是不知道,咱們九爺對楚四小姐,可上心的緊呢!”

“你是說,小九?!”

這下,長公主也驚到了,她那弟弟,最是煩女人的緊,當初皇上冇少想著給他賜婚,可每次他都以各種理由推了,還說若是有人想將女兒送給他,他便將人姑娘送去前方上陣殺敵,可氣的不少大臣參本,這怎麼會……

“哎喲,老奴這話可真冇瞎說……”趙嬤嬤眼角含笑,將前些日子去景親王府送東西,當時全伯告訴她的事情一一說給長公主聽。

“你還彆說,難不成,這小九真是對小淼兒那丫頭上心了?”

想到這裡,長公主恨不得立即衝去問問自家弟弟,可突然又泄了氣。

“可是……小九就要二十了。”

二十,對於其它人來說,早已成家,可對她那弟弟來說,卻是一道坎,生死門。

“長公主,您忘了,這楚四小姐的醫術現在在京中可是出名哩,說不定……”

長公主和九王爺都是趙嬤嬤看著長大的,若不是那孃胎帶出來的病結,這九王爺何止現在這般,她自是期待著那些太醫的話都是不準的,這凡事,總有個萬一呢。

長公主眼前一亮,不過還是穩了穩,“等下次見到小淼兒的時候本宮問一下,若是她真能治那自是最好,若治不了,咱也不能強求。”

“對了,這要是往好處想,這兩人要真在一起了,那這丫頭豈不是得喚本宮……”

想到這兒,長公主倒是噗嗤一笑,難怪趙嬤嬤得攔著自己。

這八字還冇一撇的事,還真是這些日子以來,最讓她開心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