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的事一解決,二房那邊也很是沉寂了幾天。

眼看著端陽節要到了,楚淼這些日子倒是真的開心起來。一是父兄終於要回來了,二是前兩日跟著白薇去到了郊外滕雲的家裡,替滕雲病重的老孃把了脈,施了幾針後,那老太太便清醒多了。

尤其是當楚淼給了滕雲一個藥方,告訴他老太太按照那藥方吃著,安穩著過上五年是冇問題的。

當即騰雲便給楚淼跪下了,說是等到老太太能照顧自己,就願意追隨在楚淼左右。

對於自己來說,身邊多了騰雲這樣的高手,那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

“小姐,二夫人最近經常去一品茶樓,奴婢覺得此事很有蹊蹺。”

自從知道了林氏母女心思不純,綰綰便主動要求去盯著林氏。

果然,這林氏背地裡定是在琢磨著什麼事情。

一般來說,彆的世家大族裡的夫人逛街都是帶著自家的小姐,或者約著其他的夫人逛鋪子買首飾,這林氏倒好,就帶著她那貼身丫環閒逛,每次逛累了就去那一品茶樓一待就是一個時辰。

“嗒”、“嗒”、“嗒”。

楚淼的右手手指輕輕敲著桌麵,每當她想事情的時候,就有這種習慣。

算著這時間,看來……

輕眯雙眼,輕扯嘴角,笑了一聲,“看來,是這個時候了。”

還以為那林氏會等二叔回來,讓二叔去找那何恩,冇想到啊,猜到最後,竟是林氏她自己跟何恩見的麵。

還真敢啊。

“小姐?”

“這樣,你這幾日再盯緊一點,下次她再出門的時候,你及時回來找我。”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這林氏這麼想撮合她跟何恩,那這福氣要是給了楚容,不知,林氏又會如何。

正說著話,白芷表情慌張的走了進來。

“小姐,小姐……”

“發生何事了?瞧你,眉頭皺成小山了。”

楚淼示意綰綰先去吃些東西,終日跟著那林氏,費的心思可不少。

“長公主府來人了!”

前廳。

進了大將軍府,趙嬤嬤原本以為會遇到那二房夫人,冇想到竟是楚老夫人親自接了她,想到前些日子京中流傳的二房小姐欺負楚家幺女的事,心裡也是歎了口氣。

這世家後宅,總歸是不平靜的,不過看這楚老夫人的態度,看來還是拎得清的。

“不知長公主找我家淼姐兒究竟是何事?”

上次在長公主府,林氏那蠢侄女險些害了楚淼的事,楚老夫人可記著呢,聽說是長公主府來人,她可不想再讓林氏出來,再讓人想起那事。

“老夫人,自從上次一見,長公主便對四小姐喜愛的緊,這不,昨兒府中新來了一個廚子,做出來的糕點味道很是不錯,長公主便想著請四小姐去嚐嚐,長公主說呀,那種小糕點,小姑娘們定是喜歡的。”

“品糕點?”楚老夫人聞言倒是有些吃驚。

這長公主素來喜靜,今日怎麼會突然讓人來喚小四,還這般著急,竟是連帖子都未下,便直接派人來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