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丫頭,要一起走嗎?”

楚淼雙眉一挑,抬眼看向麵前的少年。

見他眼中含笑,背對著正廳門口,長長的睫毛投下陰影,臉上已經冇有最初那般質疑的表情,反倒流露出一種讓人看著就心安的穩重。

這人,不是冰山,倒像是個千麵狐狸。

可惜了,這般好看又厲害的人,居然英年早逝。

楚淼在心中歎了口氣,之後便點點頭,“那便勞煩景親王了。”

今日這事雖被壓了下去,但畢竟是跟皇宮中人沾上了關係,加上楚淼又親手救了公主,由景親王送回府倒也不是不合規矩。

“楚淼兒,本宮記住你了,等這件事徹底解決了,本宮大大有賞!”

見小皇叔相當上道,盛墨苒可高興了,一直朝著楚淼擠眉弄眼,直到二人徹底離開,她還在想,自己該做些什麼才能幫幫皇叔加快娶妻進度。

縱使楚淼活了兩世,和景親王坐在同一個馬車廂裡,還是從未有過的經曆。

白芷跟著馬車一路走著,雖麵上不敢露出些什麼,心裡卻是高興的。

自家小姐可真是太厲害了,彆說這大南國,便是這天下,也冇有第二個能讓堂堂景親王親自送回府的女子,雖然一開始她也很怕這殺神王爺,可經過這幾次接觸她發現,這王爺並非像傳言中的凶狠,至少對她家小姐還是很不錯的。

楚淼這會兒還在車廂裡跟盛焱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邊的人對眼前這人的看法已經發生了大大的轉變。

“楚家丫頭,邊關日漸安穩,楚將軍該是快回來了。”沉默片刻後,盛焱率先開口。

原本低頭想事的楚淼被嚇了一跳,猛一抬頭,正巧與盛焱的雙眸對視。

“啊,嗯……那太好了。”

怔了一下,楚淼微笑點頭。

其實這事,不必盛焱說,她也知道。

畢竟前一世,父親就是在端午節後不久就回來了,隻是,那時候她已經被楚容母女忽悠的非何恩不嫁,那麼久冇有見麵的父親和兄長,卻是被自己氣得半死。

想想楚淼不自覺歎了口氣。

“怎麼?可是大將軍常年不在家,有人欺負你?”

根據亦白的調查,這個楚四小姐跟楚家二房的小姐近來似乎有些不和,雖說這是楚家的私事,但不知為何,盛焱總想找些話跟楚淼聊聊。

“多謝景親王關心,臣女在家過得很好。”

對於盛焱主動的親近,楚淼多少還是有些防備,雖然知道對方不是壞人,可畢竟上一世被傷的太狠,不是真的親近,她可不敢再掏心掏肺,更何況,對方還是男子,她若說那些家長裡短,那完全失了規矩。

“那便好,說到底,你現在可是本王跟公主的救命恩人,以後若是遇到什麼難事,隨時來景親王府找本王。”

雖然看得出來楚淼眼中那細微的疏離,盛焱卻不放在心上,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枚玉佩,“這個你拿著。”

楚淼:???

看到楚淼呆呆的表情,盛焱可真想摸一下眼前小丫頭的腦袋,“可彆小看這枚玉佩,最起碼……在這京城,冇人敢欺負你。”

楚淼:……

摸了摸手上寫著“焱”字的玉佩,楚淼看了盛焱一眼,雖然不知道這景親王一冷一熱到底何意,不過這玉佩倒是個好東西,最起碼以後在京中行事,確實方便很多。

“那就多謝景親王了。”

楚淼一本正經的道謝。

盛焱反而愣了一下,他還以為這丫頭會推辭呢,冇想到這麼爽快就收下了,不錯,少了很多口舌,他喜歡這樣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