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靜兒,你今日究竟是怎麼回事?”付羽上前擋在二人中間,“往日裡從未見你與楚淼說過半句話,今日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貼上來,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符靜兒冇想到付羽竟然這般直接,聲音陡然提高,“付羽!你這話過分了!楚淼好歹也能喚我一聲表姐,怎的我就冇安好心?”

“可真是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小淼兒你離她遠些,這人心思重著呢!”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付羽可不會忘記當年符靜兒故意在夫子麵前坑陷她的事。

“付羽!”

“符靜兒!”

劍拔弩張之時,“哐當”一聲響,一下子讓眾人反應過來。

“公主!”

盛墨苒本來怒斥一聲讓二人安靜下來,冇想到突如其來的一陣劇痛,一下子推翻了桌麵上的茶碗,整個人眼前一黑,便從椅子上栽了下去。

楚淼正巧站在公主麵前不遠,眼疾手快衝了過去,整個人半跪在地上,正巧接住栽下來的盛墨苒。

“快請太醫!”顧馨兒反應極快,衝著公主背後怔住的侍女怒吼一聲,侍女趕緊往外跑去。

“公主是中毒了,快,攔住所有要離開的人。”

雙指搭在盛墨苒手腕上,楚淼便立即感受到盛墨苒體內氣血混亂,再看她的臉色和唇色,楚淼下意識提醒顧馨兒。

若讓下毒之人跑了,那今日在場之人,尤其是組織本次聚會的顧馨兒,便是吃不了兜著走。

“快將公主扶到側室。”抬頭看到準備上前的林立,楚淼眉頭一皺,對著站在顧馨兒身後的婢女道:“還杵在那裡乾什麼?!”

男女授受不親,就算林立是公主帶來的人,也不行。

可惜今日綰綰冇有跟過來,白芷連忙上前搭手,和婢女一起將公主扶到側室躺下。

“公主到底什麼情況?”付羽連忙扶起楚淼,卻見楚淼用手擋開想要上前的符靜兒,順手還攔住了想要離去的林立。

“還請諸位往後稍退一些,當然,下毒之人未查出來前,任何人都不要離開。”說著話,楚淼走到公主剛坐的椅子前方,蹲下身,撿起摔成幾片的茶碗碎片。

“楚淼你這是何意?”

一而再再而三的攔住自己,林立語氣很是不耐,若不是看顧馨兒她們都在,林立早就甩手走人了。

楚淼才懶得搭理林立,之前她還覺得林立是林府燒了高香,好不容易出的好苗子,可今日一見卻也是攀炎附勢之人,也難怪他娘在林府明明是一個正室夫人,卻連林宓都看管不住。

“顧小姐,今日我們好歹算是客人,難不成真要將我們當作犯人對待?”

林立惡狠狠的看向楚淼,同時將壓力給到顧馨兒這邊。

“林公子,諸位公子,待太醫來之前,還請在此休息。”顧馨兒到底是在太後跟前養過的人,雖說剛剛有些愣住,但這會兒已經反應了過來。

今日畢竟是四時雅社的聚會,既然來了,那她顧馨兒作為組織者,說的話還是有些重量的。

“楚四小姐說的對,公主中毒並非小事,若不查清楚,今日大家都吃不了兜著走。”

顧馨兒掃視了一圈,特意將話語重音落在楚淼的身份上,也算是警告林立,無論如何,楚淼是大將軍之女,是他林立遷怒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