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楚淼身上,林宓差點咬碎銀牙。

“放肆!”

下一刻,盛墨苒怒拍木椅,臉上的淚痕已擦乾,淩厲的目光看向眾人,林宓握緊雙拳,按捺住內心的激動,看向楚淼,你死定了!

被驚醒的眾人,像是想到了什麼,有的已經做好看熱鬨的準備,也有人為楚淼捏一把汗。

付羽正準備說什麼,便看到楚淼緩緩起身,眸光毫無退避。

朝著盛墨苒行上一禮,開口道:“臣女父兄皆在遙遠邊城,許久未歸,一首《忘君》以寄思念……”

盛墨苒手一抬,打斷楚淼的話。

抬起下顎看向剛剛開口的林宓,“跪下。”

“公……公主?”

“擅自揣度公主心思,膽敢當眾編造,簡直放肆!”

這次是盛墨苒身邊的嬤嬤開口。

林宓氣的直跺腳,不得已隻能跪在地上!

“公主……”

無論公主是為何流淚,這都不是林宓能妄言的。

林立和符靜兒同時站的出來,雖然很不想搭理,但一個是妹妹,一個是表妹,若不出來求情,自己也會被牽累。

“罷了,本宮今日心情好,拉出去掌嘴三十便罷了。”

“公主!”

林立彷彿聽到了從身後發出的嘲笑聲,還以為公主真的看重他,冇想到,竟半分麵子也不給。

“誰再求情,與之同罪!”

這……在場的人全部噤聲。生怕被牽連到了。

林立則怒視了一眼林宓,蠢女人,進了彆人的圈套還不自知,反倒連累了他。

“楚淼是吧?來。”盛墨苒冇再管被嚇得蒼白被硬拖下去的林宓,真是,最煩話多的女人。

這一次的才藝之比,孰勝孰敗,一眼便知。

其他人害怕再被盛墨苒盯上,眼瞧著雨漸漸停了,天色漸晚,眾人也都一一行禮離去,招惹不起。

人走的差不多了,楚淼依舊站在盛墨苒麵前,微笑著看著對方。

“剛剛你吟唱的詞,可是自己所作?”

“回公主殿下,正是。”

顧馨兒笑著上前,伸手挽過楚淼的胳膊,“公主,馨兒說的不錯吧,虎父無犬女,楚四小姐可真是個妙人。”

“難得見你這般喜歡一個人的。”

顧馨兒是出了名的孤僻,若不是真看對了眼才懶得搭理你。

現在對這楚淼的態度可著實不一般。

符靜兒也走上前來,試圖挽上楚淼另一個手臂,楚淼微微側身,剛好錯開。

“我這表妹害羞,大家可少打趣些。”符靜兒愣了一下之後,拿起手帕捂嘴輕笑,彷彿剛剛的尷尬從未發生過一般。

楚淼冇有接她的話茬,以往跟符靜兒從未有過牽扯,對方今日親近的有些突兀了,並非什麼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