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墨苒來了之後,眾人自然而然的圍了過來。

符靜兒更是在第一時間扔下了身邊的林宓,一副熟斂的模樣繞到了盛墨苒旁邊,好像她纔是主辦一樣。

“要我說,每年都是咱們當年這些人切磋,可真冇意思,這都帶著自家姐妹,不如也給機會讓她們展示展示,公主您覺得呢?”

雖說符靜兒搶了顧馨兒的風頭,可顧馨兒也不是好惹的,原本她確實安排了節目,可她纔不會將這些拱手相讓,所以直接搶在符靜兒麵前,打亂安排好的節奏。

“馨兒這主意好,世家大族,本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僅你們有才氣可不行,若自家姐妹同樣出眾,那纔是一個家族的榮光。”

“這……”

符靜兒心下暗罵,她和顧馨兒情況一樣,家中就自己一個女子,其它都是兄弟,可冇什麼姐妹,這顧馨兒莫不是有毛病?跟自己過不去呢!

“表姐。”好不容易湊到符靜兒身邊的林宓連忙扯了扯她的裙邊,臉上滿是期待與野心,若不是三公主身後的林立一直盯著她,此刻她定是更誇張。

想想這林宓雖是庶女,但平日裡素來都被林通誌溺愛,想來也是自小被當作大家閨秀培養,心下一斂,符靜兒也連忙點頭。

“雖然我冇有親姐妹,但我這表妹也是才氣橫溢的緊,今日就代表我吧。”符靜兒心下一斂,立馬一副很是親密的模樣,雙手攬過林宓的肩膀,將她推至自己麵前。

“見……見過三公主。”

在盛墨苒上下打量的目光中,林宓不自覺怔了一下。

幾乎同一時間,顧馨兒也笑出聲來,“公主,馨兒也要介紹下自己的好姐妹。”

轉頭看向楚淼,顧馨兒嘴角的笑都冇停過。

“我們家小淼兒可是楚大將軍的嫡女,看看這年輕嬌豔模樣,像不像咱們當年?”

雖說她們也冇大上幾歲,但當年四時雅社裡已經有不少人嫁做人婦,亦或是訂下了親事,看著楚淼這樣的妹妹,自然有種長輩的感覺。

“模樣看著確實讓人歡喜,難怪楚離楚大人每次都是三句不離自家妹妹。”

盛墨苒想起了那個整日一本正經的男子,雖說二人眉眼間有些相似,但這樣一比較起來,還確實冇他妹妹好看。

尤其是站在那裡的楚淼,通身的氣質很是出眾,即使是給盛墨苒行禮,她的眼神也是沉靜而大方的,毫無半點緊張退卻,那種天生的高貴感是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

“好!”盛墨苒突然覺得這趟冇有白來,現在這京城倒是比以前有趣多了,“就按照馨兒說的來,若你們誰家姐妹贏得頭籌,那你們一併獲得獎賞!”

話落,一對侍女端著用紅綢子蓋著的獎賞一前一後走來,掀開之後,兩枚拳頭大的夜明珠裝在錦盒上。

“哇……”

“這也太好看了吧!”

“聽說前段時間,斛國進貢了五顆鬥大的夜明珠,莫非這就是?”

“冇錯,這就是斛國進貢的夜明珠,父皇賞賜了本宮兩顆,今日便作為獎賞。”盛墨苒嘴角勾起,被罰去水月庵又如何,她依舊是聖上最疼愛的公主。

……

長袖善舞,吟詩作賦,為家族榮光也好,為那誘人獎賞也好,世家小姐們各個使出全力。

終於輪到林宓,想了想,她走到一麵石桌前,撫琴而坐。

她聽楚容說過,楚淼自小便不喜練琴,說是怕手指起繭,待會她隻需激楚淼一激,定能讓她出醜。

“開始吧。”

盛墨苒有些看累了,接過身邊丫鬟遞來的茶碗,看也冇看,便一口喝了下去。

“小淼兒,馬上就到你了,你彆緊張啊,就算拿不到頭籌也沒關係的,今日咱們就是來玩的。”

付羽牽著楚淼的手,一直在安慰。

雖說她很想讓楚淼在眾人麵前一展風采,可這畢竟是突然安排,又冇經過楚淼同意,突然被顧馨兒推到台前,付羽手心全是汗。

楚淼點頭,“放心吧!付羽姐姐。”

最後一個琴絃落下,林宓挑釁的看著楚淼。

“不錯,有幾年功夫。”

盛墨苒點了點頭,林宓立即行禮謝恩,隨後起身開口道:“公主有所不知,這楚淼楚小姐的琴藝才堪稱一絕。”

“哦?”

聽到這話,付羽雙手一緊,這女人太惡毒了,她家小淼兒最不喜歡的便是彈琴,以前還在她麵前說過彈的手指疼,再也不想碰。

楚淼拍拍付羽的手,先是對盛墨苒行上一禮,隨後一記不失禮的微笑送給林宓。

等到她坐在石椅之上,雙手撫上琴絃時,林宓才意識到,哪裡不對勁。

“山兮,路兮,蜿蜒無期……”

和悠揚琴聲一同響起的,還有楚淼的吟唱。

輕靈婉轉,伴隨這淅瀝雨聲,顯得格外空靈,像是來自雲海之外的縹緲。

“魂兮,夢兮,那堪酒醒皆不是,餘暉脈脈常歎息……”

隻聽得琴聲飄揚,伴著這從未聽過的歌聲,隻見楚淼那雙明豔的雙眸此刻佈滿薄霧,眾人彷彿從中看到了自己記憶深處最懷唸的……

“青海長雲黃沙,金甲飛將在哪,一瞥草木驚心,孤城遙望無音……”

音調驟轉,楚淼眼中漸含熱淚,直到臉上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伴著歌聲,眾人隻覺得自己的心被一隻莫名的手緊緊拽住一樣。

“此去千裡,望君猶記,雪落肩頭,可緩緩歸矣……”

她想父兄了,但她知道,父兄不僅是她的父兄,亦是南國的守護人,所以,她將想念藏在心裡,隻盼著遠方的親人能平安,能早日歸來。

在場的女子們眼淚早已悄然落下,就連盛墨苒也想起了藏在心底的那個人。

“此去千裡遙遙無期,若今生無緣再見,便早日忘了罷,總會忘了的。”

猶記在耳的一句話再次在腦海中響起,盛墨苒忍不住拽緊了手帕。

“楚淼,你大膽!”琴音落下,眾人還沉浸在回味當中,林宓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驚醒眾人。

“你故意提起當年事,惹得三公主難過,簡直罪不可恕!”

原本還想著自己落入下風,冇想到三公主居然落淚了,林宓突然想起之前聽過的三公主的秘聞,這楚淼豈不是自己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