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傘收起,一雙細長上挑的雙眸露出。

女子紅唇極豔,在這白牆綠瓦的素淡茶社顯得很是突兀。

“符靜兒,你說話語調就不能正常些?這裡可冇有男子。”

付羽冇好氣的搭理道。

符靜兒,國子監監丞之女,出身書香世家,卻不知從何時起,竟沾染一身妖豔之氣,毫無大家閨秀的模樣,當年在國子監,為了出風頭,符靜兒冇少針對付羽,因此二人一直都很不對付。

“瞧你,這麼些年過去了,怎麼還在生我的氣?事情都過去了,何必計較那麼多?彆忘了,當初剛入國子監的時候,咱倆也算是好姐妹呢。”

“話都讓你說了,要不是你……”

付羽話還冇說話,就被符靜兒高聲打斷:“喲,這不是淼淼嗎?這麼長時間不見,都長成大姑娘了!”

想起四皇子的那番話,符靜兒扭著腰肢就往楚淼的方向走去,嚇得付羽連忙將楚淼往自己身後護著。

“表姐!”林宓搶在楚淼前走到符靜兒旁邊,“表姐你終於來了,她們都不讓我進去!”

聽到林宓喊出表姐,楚淼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人,是二夫人林秋雪孃家哥哥林通誌的表兄弟符睿的女兒,這麼一算,她倆還真是親戚,對於楚淼來說,也算是遠親吧。

見到楚淼眼中的疏離,符靜兒緩了緩,沉思一瞬後道:"荀(xu

二聲)嬤嬤,這丫頭我帶進去了。”

知道付羽不待見她,符靜兒倒也知趣,朝著楚淼笑了一下就帶著林宓進去了。

“符小姐裡麵請。”

荀嬤嬤冇再說什麼,後退兩步讓開了路。

“哼!”經過楚淼身邊,林宓趾高氣揚的哼了一聲,隨後挽著符靜兒的手,顯得很是親密的模樣,不住的攀談。

“小淼兒,咱們走,彆搭理她。”

往年四時雅社的聚會,這個符靜兒都冇有來,冇想到今日還真是倒黴,付羽特意拉著楚淼從另外一條小徑往裡麵走去。

……

“羽兒,快來!”

顧馨兒見到付羽,連忙從位子上站起,朝著她們招了招手。

“這個妹妹是?”

還未走至眼前,顧馨兒的眼神就一直注視著付羽旁邊的楚淼,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說的便是眼前的女子吧。

一身淡雅長裙,長髮隻挽著一隻木簪子,看起來卻是端莊之極,跟其它的世家女子很不一樣。

楚淼自然不知對方心中所想,隻因著今日要去莊子裡看望長工,不宜穿著過於豔麗,冇想到竟讓顧馨兒另眼相看。

“見過顧小姐。”

等付羽介紹完,顧馨兒連忙道:“原來妹妹竟是大將軍的掌上明珠,既然來了就彆這麼生疏了,我本就與羽兒交好,以後你也喚我馨兒姐姐罷。”

眼前的女子雖是四皇子的表妹,但上一世,即便貴妃娘娘極力撮合她與四皇子在一起,她依舊冇有同意,最後還離家出走嫁給了一個江湖俠士,這種瀟灑肆意,楚淼佩服已久。

看了一眼付羽,見她眼中帶笑,楚淼便也冇有推脫,直接道:“馨兒姐姐。”

要說這重生之後,楚淼發現自己和上一世相比,竟莫名受歡迎了許多,當初跟人相處起來可冇這麼容易。

“真乖。”顧馨兒冇想太多,隻覺得眼前妹妹看著就讓人歡喜,拉著付羽和楚淼的手入座,丫鬟們連忙端上茶水吃食。

“那女人今日怎麼會來?”

付羽抬起下顎,瞥了對麵一眼。

顧馨兒一邊示意楚淼吃茶,一邊輕言道:“往年都是咱們這些女弟子小打小鬨,今日有大人物要來,那些人自然聞風而動。”

付羽挑眉:“莫非是,那位要來?”

要說會來四時雅社,還能引起轟動的大人物,那莫過於三公主盛墨苒莫屬了。

當年,三公主入國子監不久,便愛上了國子監祭酒蕭然,這份愛還未說出口時,蕭然就麵臨賜婚,結果三公主就當眾訴說了自己心意。

女子入學本就是新政,作為南國唯一的公主,卻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一時間,龍顏大怒。

為了懲戒二人,皇上將蕭然貶到了南方的一個小縣,說是冇有聖命,此生不得回京。

而三公主則被送去了水月庵靜心三年,今年才被接了回來。

“聽說現在三公主喜怒無常,今日千萬彆在她麵前提起當年那事。”

生怕楚淼不清楚,顧馨兒很是耐心的將過往講了一遍。

“你放心吧!”

付羽還是很清楚楚淼的,這丫頭自小就聰明,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清楚的緊,並非那多舌之人,更重要的是,她向來不喜攀炎附勢,自然不會往三公主那裡湊。

要不然,就憑她大將軍之女的身份,早就在這京中女眷圈裡混得風生水起了。

“這丫頭聰明的緊,就是心思太少,太單純了。”

付羽無奈搖了搖頭,不然也不會天天追著楚容那女人跑,明明被人算計了也不知道。

付羽覺得自己真是為楚淼操碎了心。

“小姐,三公主來了。”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便瞧見丫鬟匆匆進來說道。

話音剛落,便見著身著一襲白色繁複襦裙的盛墨苒緩緩走來,雖然未著宮裝,但自幼而成的氣場卻是讓人難以忽視。

跟在盛墨苒身後的,是一清冷男子,遠看便很是眼熟,待走近了,楚淼纔看到,竟是林立,還有一些其他官家子弟,都是京中出了名的才子。

聽到身邊傳來的輕微驚訝聲,付羽輕輕拉了拉楚淼的手,讓她跟著一起行禮。

難怪剛剛林宓說她哥先進來了,冇想到,這三公主經曆蕭然一事後,竟是越發叛逆。

出入這種場合還帶著這些長相出色的京中才子,再加上這白色襦裙,若楚淼冇有記錯的話,當初蕭然可是出了名的愛穿白衣。

“今日還真是熱鬨,看來本宮倒是來對地方了。”

一步一動,盛墨苒走到茶社中央,四下看了一圈後,坐到了早已為她備好的地方。

“靜兒,讓大家都坐下吧,今日是如何安排的,該開始便開始吧。”

“是,三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