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她,她到底是什麼人?”

端木月看向楊豐身後那個年輕漂亮的姑娘,滿臉好奇地問。

楊豐回頭一看,與陳玲熙相視一笑,愉快地說:

“她是靈陽界的寒月神女,曾經幫助過我,一起對付過靈陽魔。”

“不是她的幫助,我在靈陽界的一場戰鬥中,早就死了。”

“是她救了我,我非常感謝她。”

端木月蛾眉一揚,吃驚地問:“楊豐,你不會為了報答她,又要娶她吧?”

楊豐轉身看向端木月,微笑道:“半個月之後的婚禮,我隻娶你姐姐,和金月夫人的兩位千金。”

“我現在恢複原樣,變成少年的模樣,就是為了那場婚禮而準備的。”

端木月勉強一笑,看著楊豐,擔憂道:

“楊豐,你不要再認識新的姑娘了,你身邊的未婚妻已經夠多了,你要是再認識新的姑娘,連我都要生氣了。”

楊豐心裡一怔,親了端木月的臉頰一下,點點頭,答應道:

“好,我保證,從此以後,不再有新的未婚妻,更不會認識新的姑娘。”

“如果有,我就請你代我,去應酬她們,怎麼樣?”

端木月粲然一笑,高興得連連點頭,“好,楊豐,我相信你。”

湊到楊豐的耳邊,端木月悄悄地說:

“楊豐,你等我長大了,我也要嫁給你,你等我,不許再拈花惹草。”

“你記住我的話,為了我,你不準再認識其他的姑娘。”

“我會永遠愛你的。”

楊豐抿嘴一笑,伸手在端木月的兩邊臉頰上一捏,輕輕地說:

“你要是再這麼說,我就告訴你姐姐。”

“小月兒,你記住,你永遠是我的親妹妹,我是不會娶你的。”

“你下次不準這麼說。”

端木月心下一怔,眼裡透出難過的神情,望著楊豐,眉宇間滿是憂傷。

楊豐親了她臉頰一下,將她放到房間裡,輕聲道:

“小月兒,關上門,我們走了。”

站在房門旁,端木月依靠在門上,扶著門,抬頭看向楊豐,一雙眼睛漆黑而明亮,一副難捨難分的模樣。

看到小月兒這個樣子,楊豐心裡難受,關心地問:

“小月兒,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我今天晚上陪你。”

端木月一下子感動得哭了出來,衝上前,跳起來,撲到楊豐的懷裡,傷心地說:

“楊豐,我好喜歡你。”

“你不要拋下我。”

楊豐嗯了一聲,將房門關上,抱著端木月,和陳玲熙一起,騰身空中,向寒月庭的雅居飛去。

……

忽然之間,一個非常漂亮的身影出現在楊豐的身邊。

楊豐扭頭一看,露出歡喜的笑容,喊道:

“嵐兒,怎麼是你?”

端木嵐飛到楊豐的身邊,一把奪過妹妹端木月,冷峻地問:“楊豐,你要把我妹妹,帶去哪裡?”

楊豐轉身,抱住端木嵐,高興地說:“當然是去你的寢宮。”

“我們走。”

端木嵐吃了一驚,瞥了楊豐身邊的寒月神女一眼,平淡道:

“她也要去嗎?”

楊豐應道:“是的。”

“她去做客,不會在那裡休息,我帶著她,專門去拜訪你。”

有些意外,端木嵐蛾眉微蹙,“拜訪我?”

“無緣無故,拜訪我乾什麼?”

“而且,天月閣禁止外人進入,隻要不是天月閣的師尊,任何人都不行。”

楊豐一笑,輕聲道:“那我們就去寒月庭的雅居。”

“那裡是寒月宮的禁地,冇有外人打擾。”

端木嵐心下大驚,嗔道:“楊豐,你真的把天月宮,當成你自己家了?”

“這天月宮什麼禁地,你都敢闖?”

抱緊端木嵐,楊豐微笑道:

“我不是有你這個大師尊庇護嗎,冇有你,即使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

端木嵐想了一想,輕聲道:“現在這麼晚,估計明月居冇有人。”

“我們幾個,去明月居,去你的房間。”

嗯了一聲,楊豐欣然同意,四人一起調轉方向,向銀月門的明月居飛去。

……

明月居

楊豐的房間。

四人逐一飛進窗戶,站在房間裡。

點亮燈火,房間裡明亮,隻見物品井然有序,很是整潔。

那些衣服、鞋子、書本、桌子、椅子、茶壺、茶杯等,全部物歸原位,還擺放得很有品位,一看就是出自大戶的姑娘,纔會那麼放置。

楊豐好奇地問:“是什麼人,在替我打掃房間?”

“真是奇怪,這裡看上去,比我離開時還要乾淨整齊。”

端木嵐搖搖頭,輕聲道:“我不知道。”

說著,四人往床邊走去,楊豐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

心裡一驚,楊豐愣了一下,身邊的端木嵐問道:

“豐哥,你怎麼了?”

楊豐伸手去掀被子,隻見葉萱躺在床上,一個人孤零零地睡著。

看到她酷似端木嵐,楊豐記得,當初帶著她,來與端木嵐分手,現在自己與端木嵐複合,就很少與她單獨相處。

楊豐一下子愧疚起來。

連忙解開外衣,楊豐躺到她的身邊,抱著她,輕聲喚道:

“萱兒,我是豐哥,你快醒一醒。”

葉萱一個人睡在這個房間裡,對天月宮本來就很陌生,因此很害怕,很警惕,聽到幾個人飛進房間,聽聲音是楊豐,才安然。

她知道來的人是楊豐,心裡很高興,忍不住欣喜,可是聽到端木嵐也在他的身邊,心裡就感到難過。

因為她知道,自己冇有端木嵐貌美,不禁自卑起來。

現在楊豐主動躺到她的身邊,親切地喚她。

她一雙緊閉的眼睛,再也止不住淚水,流出兩行晶瑩剔透的水晶。

楊豐看到她淚流滿麵,心痛起來,抱緊她,難過道:

“萱兒,對不起,我最近冷落你了。”

“你怎麼一個人跑來明月居,不待在寒月宮,那裡不是更好嗎,有李欣、婉兒她們相伴?”

葉萱哭了出來,輕聲道:

“豐哥,我和她們比,武功是最低微的,家世也不顯赫,因此,我和她們無法聚到一起。”

“我以前在葉家堡,感覺自己很了不起,可是到這裡來,幾乎每一位姑娘,都比我強。”

“我心裡好難過。”“這樣下去,我遲早要被你拋棄。”

“我每天都擔驚受怕,過著驚弓之鳥的生活。”

“豐哥,你救救我。”

聽到這些話,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冇有人能夠知道,這位非常漂亮的姑娘,和端木嵐有八分像的姑娘,竟然內心這麼痛苦。

楊豐心如刀絞,回想起當初,自己被端木嵐拋棄的時候,全是葉家堡和葉萱,在自己的身邊。

如果不是葉萱,楊豐也無法威脅到端木嵐,讓她迴心轉意。

楊豐抱緊葉萱,流淚道:“萱兒,對不起,是我錯了。”

“我不該忽視你,我從明天開始,就把月雲訣傳授給你,到時,你的武功,就會很高。”

“從此不會有人輕視你。”

葉萱聽到這話,一下子抱緊楊豐,痛哭出來,低聲喊道:

“豐哥……”

“隻有你,真正關心我。”

“我感覺,我在天月宮,就像一個孤魂野鬼,我好孤獨好無助。”

“我冇有一個親人、朋友,我想回家。”

楊豐抱緊葉萱,輕聲道:

“不要胡說,你從明天開始,就與我形影不離,我們兩個永遠不分開。”

葉萱看向楊豐,發現他又恢覆成少年的模樣,破涕為笑,抹淚道:

“豐哥,你又變成十五六歲的模樣了。”

“真好……”

“不然,我都快認不出你了。”

楊豐一笑,抱緊葉萱,轉身招手,喊道:

“嵐兒、熙兒,快點來,我們一起躺著,這樣舒服一些。”

端木嵐心下一怔,長呼一口氣,解開外衣,躺到楊豐的身邊。

她一言不發,一雙漂亮的眸子,盯著被子,若有所思。

端木月一下子解開外衣,撲到被子上,壓住楊豐,開心地笑道:

“楊豐,我要和你一起睡。”

“我長大了要嫁給你。”

一把推開端木月,姐姐端木嵐惱怒道:“你胡說什麼,彆搗亂。”

端木月一臉委屈,躺到楊豐和葉萱的中間。

楊豐伸手護著端木月,輕聲說:

“小月兒,你是我的親妹妹,以後不準再說嫁給我。”

“否則,我也不理你。”

趴到楊豐的身上,端木月不再說話。

陳玲熙一臉尷尬,輕聲喊道:

“豐哥!”

她看到床上已經冇有了合適的位置,心裡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上床。

楊豐看向陳玲熙,見她流露出為難之色,心裡立刻明白。

他看向端木嵐,見她一臉不高興的表情,知道她隻想和自己獨處,卻不得已,又變成這樣,要與其他的姑娘一起,和自己躺著。

楊豐隻好示意陳玲熙,睡到最裡麵,在葉萱的背後。

看到這張床太擠了,楊豐調侃道:

“我明天讓人,把這床弄大些,否則,我們都睡不下了。”

端木嵐聽到這話,眉頭一皺,心裡煩躁,迅速轉身,將臉彆向一邊,不想看楊豐。

楊豐一掌,發出一道真氣,吹熄燈火。

房間裡一下子暗了起來,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轉身抱住端木嵐,楊豐輕輕地問:

“嵐兒,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