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陳玲熙抬頭看向楊豐,感覺整顆心都要化了。

一想到他曾經打敗過靈陽魔,再看他如此的英俊,帥到無以言表,又感受到他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甚至貼近心靈的守護,她就感到:

整個宇宙,都旋轉起來。

一瞬間,她無法承受這樣強烈的感情衝擊,眼前一黑,頭腦眩暈,整個人站立不穩,摔了下去。

楊豐大驚,連忙抱住她,著急地問:

“熙兒,你怎麼了?”

從來冇有想象過,一個神女,會有這樣的情況,楊豐手足無措,隻能抱住她,坐在屋頂,伸手撩撥她的秀髮,將她擁在懷裡。

陳玲熙緩緩睜開眼睛,看到楊豐關切自己的神情,她深深地感受到,楊豐是真的關心自己,愛護自己。

不由得雙眼濕潤,兩行晶瑩剔透的水晶,順著臉頰滑落,她輕輕地抽泣起來。

“熙兒,你怎麼了?”

“你是不舒服嗎,要不要我給你輸入混沌神氣?”

楊豐關心地問。

微微搖頭,陳玲熙感動地說:

“豐哥,我太幸福了。”

“剛剛,我隻是一時激動,才暈了過去。”

“我這一生,從來冇有感受過這樣的愛意,你是我生命中第一個這麼愛我的人,我感到自己太幸運了,內心感到無比幸福。”

“豐哥,我這一生,都會愛你,我願意永遠追隨你……”

楊豐震驚地看著她,一時無法言語,內心輕聲道:

“熙兒!”

……

楊豐抱緊她,輕聲道:

“熙兒,你不要嚇我,我想你好好的,不要有這些事。”

“如果你有事,我一生都會痛苦。”

“我真的不能冇有你,你不要再怪我,我對你是認真的,我冇有說一句假話。”

嗯了一聲,陳玲熙開心地說:“豐哥,我知道。”

“我們走,一起去找端木嵐。”

楊豐擔憂地說:

“我不確定,她在不在寢宮,更不確定,她會不會生氣,甚至不理我。”

“因為,我與你私下相處,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已經違背了,我與她的約定。”

陳玲熙一笑,抹淚道:“豐哥,你真是太不自知了。”

“像你這樣的人,早已把任何一個姑娘,迷得神魂顛倒,她們隻會害怕失去你,又怎麼會不理你,甚至離開你?”

“你放心去找,她一定在等你,隻要一看你,她就會心花怒放,什麼事都不會有。”

“如果她冇有表現出來,就是裝的。”

“你記住,你早已把每一個姑孃的魂兒,都勾去了。”

楊豐詫異道:“是真的嗎?”

“你是不是愛屋及烏,情人眼裡出西施,把我誇到天上去了?”

“我哪有你說得那麼誇張。”

“我隻是元陽城一個小公子,從小就冇有受到過,像你這樣的稱讚,真是搞不懂……”

陳玲熙輕歎一聲,摸了摸楊豐的臉,無奈道:

“你當真是不自知。”

“我要是你,早就把身邊的姑娘,迷得神魂顛倒,怎麼會像你這樣,憂心忡忡,整天擔心她們,會離開你?”

“我坦率告訴你,單論你的樣貌和氣質,你就能征服任何一個姑娘。”“她們肯定會像我一樣,在一眼之下,就已經愛你愛到骨子裡。”

楊豐輕舒一口氣,親了親陳玲熙,溫和地說:

“好吧,我相信你。”

“我現在知道,什麼叫情人眼裡出西施。”

“至少在你眼裡,我是很好的。”

陳玲熙格格一笑,抱緊楊豐,親了他一下,輕聲道:

“豐哥,我要你永遠愛我,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能不愛我,否則,我就會變成冇有靈魂的人,我會生不如死。”

楊豐愕然道:“你們姑孃家,怎麼都喜歡說這種話。”

“動不動就用生不如死,來哄騙我,在我的記憶裡,似乎每一個姑娘,都會這麼說。”

“你們是不是說真的?”

“怎麼口吻那麼一致?”

陳玲熙一笑,看著楊豐,親切地說:“因為你真的很迷人,你把人家都要迷瘋了,人家自然要這麼說了。”

楊豐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點頭微笑道:

“好吧!”

“我去勾端木嵐的魂兒,我們去找端木嵐吧!”

兩人輕輕一笑。

站起身來,楊豐拉著陳玲熙,一起騰空。

……

在夜色的月光下,兩人像神仙眷侶一樣,飛向天月閣。

金月夫人、林仙鳳、林小娥、端木嵐、金雨兒,還有一眾女師尊,她們全部在天月閣,回金月門的路上。

抬頭看到空中那對瀟灑飄逸的神仙眷侶。

她們在一瞬間,都是怦然心動,靈魂深處,生起一種強烈的**。

想將夜空中月光下的那個瀟灑少年,攬入懷中,激烈熱吻,然後儘其所能,對他為所欲為,做儘一切歡暢淋漓的事。

她們的視線都落到端木嵐的身上,滿是羨慕的神色。

“嵐兒,剛剛那兩個人,好像是朝著你的寢宮去的,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

金月夫人忍不住問道。

端木嵐臉蛋通紅,難為情地說:

“我知道。”

“哦!”金月夫人心下一怔,驚道:“他們是什麼人?”

害羞地俯首,端木嵐不敢看任何一個人,輕聲道:

“楊豐曾經說,在這半個月之內,會與我一刻也不分離,估計他是辦完了自己的事,跑去找我了。”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震愕道:

“楊豐!”

仔細一想,大家紛紛點頭,應道:“冇錯,正是楊豐。”

金月夫人露出笑容,高興地說:

“看來,楊豐是去想辦法,破解身上的青春法術,又變回了那個英俊少年。”

看向端木嵐,金月夫人羨慕地說:

“嵐兒,看來楊豐真的很喜歡你,他為了迎娶你,費儘心思,真是難為他了。”

端木嵐微微一笑,心裡甜蜜,輕聲道:

“謝謝夫人。”

“這都是夫人的成全,否則,我不會有那麼好的福氣,能夠認識楊豐那樣的少年。”

“我會愛護他,並時刻提醒自己,他是您的恩賜。”

金月夫人心裡一暖,感覺端木嵐說得特彆動聽,臉上洋溢位喜悅之情。

她高興地說:

“好,不愧是我喜歡的女兒,嵐兒,我冇有看錯你,也冇有白拉扯你長大。”“你有一顆感恩的心,我真是欣慰,我這一生,都會心疼你。”

端木嵐躬身作揖道:“謝謝夫人。”

看了看天月閣,金月夫人輕聲道:

“你快點回去吧,楊豐要是找不到你,又要去彆處了。”

端木嵐臉色微紅,作揖道:“謝謝夫人,嵐兒告退。”

嗯了一聲,金月夫人笑頷。

身輕如燕,端木嵐猶如一道清風,夾帶著一種極其好聞的淡香,飄向天月閣。

隻見端木嵐的姿勢優美,身材曼妙,更像一個名副其實的天仙,徑直向天月閣的寢宮飛去,她的身影,讓人覺得美不可言。

眾美女盯著端木嵐遠去的身影,都感到賞心悅目,心裡泛起漣漪,即使端木嵐是一個絕色的姑娘。

亦能引發美女們的傾慕和愛意。

如果端木嵐願意答應,無數的美女,都會投懷送抱,要將端木嵐,變成自己一生的伴侶。

畢竟,端木嵐的美,幾乎能令全天下人,都一見傾心,愛得如癡如狂。

隻要多看端木嵐幾眼,即使多麼美妙的女子,都會生起**之火,想與她親熱纏綿,這種美,真的令人魂牽夢縈。

……

天月閣。

端木嵐的寢宮。

楊豐和陳玲熙騰空而至,雙雙落到走廊上。

站在窗戶邊,楊豐向屋內看了一眼。

隻見房間裡光線昏暗,床上隱約躺著一個小女孩。

雙手放到嘴邊,楊豐開心地喊:“小月兒,快醒一醒,我是楊豐呀!”

一連喊了好幾聲。

端木月醒轉,緩緩坐起,一雙小手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問:

“是楊豐嗎?”

嗯了一聲,楊豐應道:“我是來找你姐姐的,她在嗎?”

“好的,你等一下,我馬上來開門。”

端木月小小的身影,從床上下來,穿上小小的鞋子,走到房門前,伸手打開。

楊豐跑過去,抱起她,親了一下她臉頰,高興地說:

“小月兒,你姐姐呢,我特意來找她。”

端木月揉著眼睛,看著楊豐,驚愕地問:

“楊豐,你怎麼又變成少年了,你之前不是小孩嗎?”

“我還每晚做夢,和你一起玩呢!”

“冇有想到,你竟然又變回去了,我可怎麼辦,連在夢裡的玩伴都冇有了。”

楊豐又親了她臉頰一下,心裡一酸,摸著她的小腦袋,安慰道:

“小月兒,對不起。”

“我保證,現在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開。”

“對了,你姐姐呢,我現在變成少年,恢複原樣,最想看到的就是她?”

端木月說:“我姐姐好像和金月夫人一起走了。”

“金月門的人,剛剛來找她,好像有什麼事要商議,估計,她要明天才能回來。”

楊豐臉上浮現失落之色,頓了一下,輕聲說:

“好,小月兒,你休息吧!”

“我明天再來找你姐姐,你告訴她,我很想她,我一變成少年,恢複原樣,就第一時間來找她。”

嗯了一聲,端木月說:“我知道。”

看向楊豐身後的漂亮姑娘,端木月好奇地問:“楊豐,你身後的是什麼人,她怎麼會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