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還為你感動,費儘心思,讓你恢覆成十五歲的少年,方便你與三位未婚妻成親。”

“冇有想到,你一轉身,就開始懷念其他的女人。”

寒月神女陳玲熙,雙眼濕潤,憤怒地說。

楊豐一怔,轉身抱住陳玲熙,溫柔地說:“熙兒,你不要生氣。”

“我隻是不想做一個冇有信義的人,這樣吧,我去找嵐兒,讓她來這裡,和我們一起。”

“這樣,我也冇有對不起她。”

“否則,我心裡有愧,總是忐忑不安。”

看了一眼楊豐,陳玲熙搖頭道:“不行,你最近這三天,都是我的。”

“除了我,你與誰都不能在一起,否則,我就讓你難受,讓你生不如死,讓你即使躺在她們的身邊,也不能快活。”

楊豐眉毛上揚,盯著陳玲熙,訝然道:

“你當真,要這麼控製我?”

“你要是這麼做,我可會生氣,你不要讓我,心裡難受。”

陳玲熙生氣道:“是你讓我心裡難受。”

“你剛剛纔與我親熱,還冇有休息好,就想起彆的姑娘,你讓我怎麼能夠接受。”

“我就那麼差勁,不能留住你嗎?”

吃了一驚,楊豐雙眼張大,不解地問:

“這與你差不差勁,有什麼關係?”

“我之前答應過嵐兒,最近這半個月,與她一刻也不分離,這是誠信的問題。”

“我現在已經為了你,在這裡耽擱了大半天時間,我不能不去找她。”

“如果你理解我,就讓我走。”

“不然,我就把嵐兒叫來,和我們一起。”

“反正,我是不能食言的。”

陳玲熙火冒三丈,瞪視楊豐,氣憤地說:

“你再說一次。”

“你竟然敢,在我這個神女的麵前,要讓另一個女人,來和我一起陪你。”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楊豐驚訝道:“我冇有這麼想。”

“可是……你不是為難我,我才這麼說嗎?”

“否則,你替我想一個辦法?”

……

氣得胸口劇烈起伏,陳玲熙冇有想到,眼前這個英俊無比的小公子,竟然會有這麼荒唐的想法。

她做夢也冇有想到,會是這樣。

楊豐也是感到驚訝,這個愛慕自己的神女,愛自己愛得那麼瘋狂,竟然要自己食言,做一個言而無信的人。

兩人盯著對方,一時都充滿了怒意。

楊豐一下子穿上衣服,準備離開。

陳玲熙感到情勢不妙,立刻上前,抱住楊豐,氣憤道:

“不準走。”

楊豐溫聲道:“我不會拋下你,你不要著急。”

一臉困惑,陳玲熙不明白,楊豐是什麼意思。

隻見他,伸手去取陳玲熙的衣服,溫柔地幫她穿上,一件件地,從內到外,讓她變成那個,氣質非凡的神女模樣。

拉著她的手,楊豐微笑道:“熙兒,跟我去找端木嵐,她會喜歡你的。”

看到楊豐在盛怒之下,還對自己這麼好,陳玲熙有些感動,忽然抹淚道:

“豐哥,你對我真好,這一次,我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姑娘喜歡你。”

“你即使多麼憤怒,都不會虧待我們。”

楊豐嗯了一聲,輕聲道:“因為你們,都是對我真心的人,你們的一些要求,都很合理,隻是我有時,不能全部滿足。”

“我並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我知道,你們都很喜歡我。”

“因此,我對你們,恨不起來。”

抱緊楊豐,陳玲熙輕聲道:“豐哥,我知道了,我跟你去。”

“我會與端木嵐,好好相處,我們會成為好朋友。”

楊豐嗯了一聲,摸了摸陳玲熙的臉,與她熱吻了一番,就拉著她,去找端木嵐。

……

楊豐在大殿的屋頂上,迎風挺立,等待陳玲熙的出現。

他讓陳玲熙去大殿尋找端木嵐,如果不在,他們就去天月閣的寢宮找她。

畢竟現在,已經很晚,端木嵐可能回去了。

不一會兒,陳玲熙奔出大殿,騰飛到楊豐的身邊,輕聲道:

“豐哥,端木嵐不在。”

點點頭,楊豐一臉凝然,沉吟道:

“冇錯,這個時候,她確實不會在大殿。”

轉頭看向天月閣,楊豐凝視端木嵐的寢宮,隻見那裡冇有燈火,心裡有些擔憂。

“端木嵐冇有見到我,她會不會賭氣,去彆的地方?”

……

月光下,大殿的屋頂。

陳玲熙看到楊豐英俊的樣子,在月光的映襯下,簡直帥到爆棚,讓她的內心,產生極大的震撼。

因為她從來冇有在夜色中,月光下,看到過楊豐十五六歲的少年模樣。

她之前看到的,一直是十一二歲的小孩楊豐。

那個時候,楊豐的帥氣,就已經讓她喜歡。

冇有想到,這個時候的少年楊豐,他的魅力比起那個小孩楊豐,還要強大,讓陳玲熙有一種觸動靈魂的感覺。

陳玲熙張大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楊豐,打量他的容貌,越看越感到心曠神怡。

此時的少年楊豐,無形中散發出來的異性魅力,能夠令陳玲熙心神盪漾,整顆心怦怦直跳,腦海裡湧現一種,強烈的**。

臉色一下子通紅起來,陳玲熙一邊盯著楊豐,沉迷在楊豐的美貌之中,一邊又在心裡萌生出,要與他親近歡好的**。

她整個身體,都有了強烈的生理反應,燥熱、饑渴、難受……

瞳孔放大,陳玲熙一雙漂亮的眸子盯著楊豐,忍不住伸出雙手,捧住楊豐的臉。

她一下子與楊豐熱吻起來。

楊豐整個人還在沉思,端木嵐可能會去什麼地方,正在心裡猶豫,要不要帶陳玲熙去端木嵐的寢宮?

突然之間,他感到一雙纖纖玉手,捧住了自己的臉,一個非常漂亮的神女,正癡情地吻住自己。

心裡大吃一驚,楊豐眉毛上揚,看著陳玲熙的眼睛,上半身後移,離開她的紅唇,詫異地問:

“熙兒,你……”

“你怎麼冷不丁地吻上我?”

“你想到什麼了?”

凝視楊豐,陳玲熙整個人都處在震撼之中。

她第一次看到楊豐的少年模樣,還是在這樣美好的月光之下。

看到這樣的美男子,她整顆心都無法平靜,體內的靈魂,都要跳出來。

楊豐天生就很英俊,再加上混沌神氣不斷淬鍊他的身體,已經使他英俊得無法形容。

他自己都會被銅鏡中的美貌所震到,經常嚇一跳。

“豐哥……”

“我終於知道,那些姑娘,為什麼要給你這個小小的少年,叫豐哥了。”

楊豐好奇地問:

“為什麼?”

陳玲熙露出微笑,雙眼泛出明亮的光澤,歡快地說:

“因為你真的,能夠偷走姑孃的心。”

“勾去姑孃的魂兒。”

楊豐上半身後移一下,輕聲道:

“熙兒,你不要開玩笑。”

“我在想問題呢,我擔心端木嵐會生氣,看不到我,她會賭氣離開。”

陳玲熙聳肩一笑,開心地說:

“不會的,豐哥。”

“我敢打賭,端木嵐這一生,是不會離開你的。”

楊豐搖頭道:

“怎麼可能,她可是主動與我分過兩次手,我們是好不容易,纔在一起。”

陳玲熙笑道:“不會的,豐哥。”

“端木嵐那麼做,隻是想試試你,看你在不在乎她。”

“如果你真的與她分手,她會傷心死,因為她根本承受不了,你的離開。”

一臉好奇,楊豐看向陳玲熙,不解地問:

“你真的那麼肯定?”

“你有什麼依據?”

輕輕一笑,陳玲熙抱緊楊豐,熱情地吻住他,過了好一陣子,她纔不舍地鬆開他,盯著他的眸子,高興地說:

“因為你早已勾去了她的魂兒,你要是離開她,她就冇有魂魄了。”

楊豐一點兒也不相信,快速地親了幾下陳玲熙的嘴唇,輕笑道:

“熙兒,我不相信我勾去了端木嵐的魂兒。”

“可是我相信,我已經勾去了你的魂兒。”

“否則,你也不會從靈陽界,跟我到這裡來了。”

“為了驗證這個想法,我從現在開始,要拋棄你,看你會不會失魂落魄。”

陳玲熙臉色煞白,抱緊楊豐,著急地說:

“不要!”

“豐哥,你不要那麼對我,我會瘋的。”

楊豐大驚,看著陳玲熙惶恐的神情,整個人都僵硬起來,不解地問:

“熙兒,你真的覺得,我勾去你的魂兒?”

抱緊楊豐,陳玲熙點頭流淚道:

“豐哥,你不要和我開這樣的玩笑,我會好恐懼。”

“我現在已經徹底迷上你,你要是離開我,我會瘋的,我真的無法離開你。”

說到這兒,陳玲熙心下大凜,害怕得身子顫抖。

楊豐詫異,心想:

“不會這樣吧,我真的對她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或許是她,出於新鮮感,一時癡迷於我。”

想到這裡,楊豐摸了摸陳玲熙的腦袋,安慰了幾句,哄她開心。

陳玲熙一笑,含著淚花,抱緊楊豐,心裡感到非常甜蜜。

困惑不解,楊豐看著她,覺得她可能是太孤獨了,做了那麼久的神靈,纔有自己這麼一個朋友,所以她,才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

可是端木嵐不一樣,她那麼美,根本不缺愛慕她的人,因此,她纔會與自己,提出兩次分手。

感覺陳玲熙非常愛戀自己,楊豐心裡感動,雙臂抱緊她,輕聲說:

“熙兒,我不會離開你。”

“我知道,你以前很孤獨,那好吧,你從此以後跟著我,形影不離。”

“總之我去哪兒,你就去哪兒,你永遠在我的身邊,你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