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江姨娘那張臉都綠了。

鳳尚書瞪了鳳兮若一眼,氣急敗壞的道:“看看看看,我還以為你真的知錯了,這纔多久你就出言不遜了!江姨娘是你長輩,是養你成人的,你再不高興也不該如此對她說話?”

“那不然父親抬了她做夫人?”鳳兮若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她替原主捱了那麼一下,還跪了,這可算是還了養育之恩了,這還要她做小伏低的,可就難了。

“胡鬨!”鳳尚書蹭的站起來,“你這是回來氣我的嗎!”

回門宴不回來,在碧落軒那邊鬨出那麼大的事,要不是這裡滿屋子的賓客要應付,要不是皇上的人過來讓他按捺住不用去管,他都要衝過去了,現在回來了,還就她一個人,是想怎麼樣?

“也不是,就是想著今日本是回門宴,我怎麼著的也該回來的。”鳳兮若微微一笑,從兜裡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遞過去,“父親,這是我給你送的禮物,雖然晚了些,但也是送到了嘛。再說了,也不是我不願意來,是您那位女婿多事,您看,他現在都不來呢,我還不是一個人來了麼?”

“你……”

鳳尚書還想說話,鳳兮若已經挽住他的胳膊輕輕的晃了晃,“父親,過了今日,你又得啟程去災區那邊了,那邊氣候潮濕多雨,你不習慣,老寒腿的毛病定然是日日犯的,這個藥膏你用上,可以舒緩呢。”

“你……”

鳳尚書可不習慣她這打一巴掌給個甜棗的法子。

鳳兮若挽著他的胳膊,根本不管在場的人,轉身就往內室走:“父親,這藥膏真的好用,可是我參考了很多的古籍研製出來的,你現在就試試看,到時候去災區將皇上的事辦好,將災民妥善安置,那可是既得人心又得皇上歡喜。”

“你……”

鳳尚書發現他插不上話。

鳳兮若根本也冇給他說話的機會,推著他就進了房間。

“老,老爺!”

江姨娘她們被鳳兮若這操作都要驚呆了,下意識的追上去。

砰!

鳳兮若將門當著她們的麵兒直接關了。

春喜擋在門口,一本正經的道:“諸位姨娘公子小姐,夜深了,賓客們也走了,你們都去歇著吧,小姐出嫁回門,自然是有不少體己話跟老爺說的。”

聞言,文姨娘臉色一沉:“她一個姑孃家有什麼體己話跟老爺說啊!”

秋姨娘也不甘示弱:“就是啊,要說也該跟江姨娘說,一晚上不回來,在外頭鬨得是人仰馬翻的,賓客們都議論紛紛,丟死人了!”

其餘幾個公子小姐也是嘰嘰咕咕的說著不滿。

倒是江姨娘挺沉得住氣,緩緩的道:“好了好了,既然王妃娘娘冇將我們放在眼裡,我們何必自討冇趣呢,散了吧。”

這話說的,若是傳出去,那不是說鳳兮若目無尊長嗎?

春喜急的跺了跺腳。

門緩緩的開了,鳳兮若走了出來,視線投在江姨娘身上,冷冷的道:“江姨娘!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