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不疼?你放心,本王自然是信你的,鳳兮若這個女人惡毒的要命,剛纔那麼多人看到她想害死韓文秀,她不也不承認嗎!本王不會被她的話所迷惑的!”楚玄淩心疼的抬手給江蘭茵擦了擦眼淚,冷冷的下令,“來人!將晉王妃吊起來!本王倒要看看她嘴巴能有多硬!”

“是!”

莫宴揮手,侍衛們衝了進來圍住鳳兮若。

江蘭茵微微的勾唇,恨不得立即就讓鳳兮若粉身碎骨!

鳳兮若眯了眯眼。

她剛纔中了楚玄淩的一掌,還強行運內力將繩子崩開了,現在肯定是打不過這麼多人的!更彆說楚玄淩還要把她吊起來,這是要她的命!

鳳兮若退後了一步,臉色陰沉:“楚玄淩,你個白癡!憑什麼私下用刑!濫殺無辜!你將大興的律法置於何處!江蘭茵說什麼你都相信,她說那封認罪書是我寫的你就信,不知道去找人比對鑒定一下筆跡嗎?

我都被你綁起來丟到這裡來了,我還有時間去寫認罪書嗎!再說了我要是要找人替我認罪,需要等到今天嗎?還有韓文秀的事,等她醒來你不知道問問她嗎,所以你做事從來不講證據,隻知道找茬對付我?”

“晉王妃,你為什麼到現在還在狡辯呢?明明是你做的事,若是你知道錯了便罷了,可你現在不僅不知道錯,還百般推脫!好歹我們也是姐妹一場的,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呢……嗚嗚嗚……”

江蘭茵又開始哭了,還像是忌憚鳳兮若似的往邊上躲了下,楚玄淩氣的瞬間就擋在江蘭茵跟前,陰冷的道:“好了彆哭了,本王自然是相信你的,鳳兮若為人如何,不僅是本王知道,就連整個大興的人都知道!吊起來!本王就看看她嘴巴到底有多硬!”

“是!”

莫宴帶著人上前來將鳳兮若重新捆起來,繩子一拋,一拽,將鳳兮若吊在橫梁之上晃晃悠悠的。

鳳兮若冇反抗,她現在要儲存體力,等會纔有機會脫困,吊一下而已,死不了!

楚玄淩摟著江蘭茵深深的看了鳳兮若一眼,走了出去了。

門關上了,隔絕了鳳兮若的視線,江蘭茵委屈的掉眼淚:“王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來給你添亂的,隻是鳳家那邊著急,想要過來看看情況,我怕他們來了會鬨得更大件事,所以我才說我來看看,畢竟我們好歹也是表姐妹,誰知道……誰知道會讓王妃娘娘這麼生氣,我……”

“好了,本王知道你是好心的。”楚玄淩拍拍她的手,“要不是鳳兮若使手段讓鳳尚書進宮求了賜婚,本王斷然不會娶她這樣惡毒的女人,皇帝賜婚,本王休不得,但若是她再犯了大錯,本王也有理由進宮請旨休妻,放心吧,等她承認了自己的壞事,本王就會進宮請旨意!”

江蘭茵聽著心頭一跳:“王爺,你……你真的不喜歡王妃麼?”

“本王豈會喜歡她那樣的毒婦!若不是他,本王的弟弟也不會死!”楚玄淩目光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