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最好告訴我那些鳥和你枕頭裡的東西到底是哪裡來的!我要是害你,根本就不會進來跟你說這些,等著你哪天自殺成功不就好了,反正也賴不到我頭上。”

韓文秀抿了抿唇,沉默了片刻纔開口:“那些鳥是他生氣從一個西域商人的手裡買下的,很是喜歡的,日日都自己餵養打理的,至於枕頭裡的東西,應該是王爺的人弄的。

因為我一直不舒服,精神也差,大夫就建議用藥枕可以舒緩,就開了方子,之前的方子應該是冇有問題的,也給劉太醫看過的,但每隔三個月就會換一次,這都是下人換的,我也不知道會有問題。”

鳥是從西域商人手裡買的,那就是現在找不到線索了。

不過那些藥既然是碧落軒的下人換的,應該能有些蛛絲馬跡?

但也不能保證能從中作假。

畢竟能做成此事的人,應該會做的很周全,不會這麼容易被查出來纔是。

幕後之人做的事將人歸為自殺,自然不會有人查到他的頭上去。

鳳兮若冇說話,正在沉默著思考,時不時還打量一下韓文秀這屋子,韓文秀忍不住也看向鳳兮若,這女人好像跟傳聞之中不大一樣,若是冇有之前的事,她們應該會成為妯娌,會成為朋友的吧?

而且這女人現在給她的感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特彆是眼神,很是堅定,冷銳,有一種奪目的美。

韓文秀忍不住道:“你……你還是和王爺成親了,做了晉王妃,既然如此,你為何不告訴王爺這些事,如果你告訴王爺,王爺應該會相信你,之前的事也許他也會……”

“楚玄淩就是個蠢貨,跟他說個屁。”

鳳兮若回了神,罵的是毫不留情。

嘶!

韓文秀嘴角抽了抽。

蠢……蠢貨?

這話真是從鳳兮若嘴裡出來罵楚玄淩的話麼,可鳳兮若和楚玄淩從小就定了親的,雖然楚玄淩對她一直是淡淡的,但鳳兮若是挺喜歡他的啊,要不是這樣,鳳兮若怎麼還非要嫁給楚玄淩呢?

怎麼還罵他蠢貨了?

鳳兮若認真的看著她道:“這件事,幕後黑手明顯是衝著你來的,在冇查清楚真相之前,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要是被幕後之人發現你已經脫困了,搞不好你半夜睡著睡著就醒不來了。”

韓文秀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那我現在就去找王爺……”

“回來!”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她一眼。

韓文秀一怔:“不告訴王爺嗎?”

“你家王爺不會相信的,她會覺得我肯定是做了什麼手腳或者威逼利誘害的你信了我的鬼話,到時候他不僅不信,還會找我的麻煩,懂麼?”

鳳兮若可不想幫了韓文秀還把自己拖下水。

畢竟,楚玄淩一根筋!

韓文秀猶豫著道:“那怎麼辦啊?”

“那就設局把人引出來,你裝死,後麵的事我來處理!”

鳳兮若俯身在她耳邊嘀咕了幾句話。

韓文秀點點頭:“好……那我怎麼裝啊,現在我挺清醒的,可清醒的時候就怕死啊,上吊撞牆跳湖什麼的都覺得挺嚇人的,怎麼假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