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鳥聲,藥材,雙管齊下,幕後之人是要置韓文秀於死地,而且是要韓文秀自殺而死,畢竟隻有韓文秀自己殺了自己纔不會引起任何的懷疑。

一如當年楚玄淩的弟弟,而且還可以名正言順的栽贓嫁禍。

真是好手段!

“說話!”

鳳兮若聲音陡然冷了幾分。

韓文秀嚇了一跳,委屈的道:“這我也不知道啊……”

“你這不知道那不知道,你還知道什麼,笨死算了!”

鳳兮若不爽的白了她一眼,將那些枕頭裡的藥都裝起來從後窗丟了出去,還順便將窗子都打開了,外頭的風吹進來,韓文秀隻覺得舒服了很多。

嘰嘰。

幾隻鳥從一側飛了下來,正好落在窗台上。

韓文秀愣了愣,隻覺得那股子陰翳的感覺又開始蔓延上來,鳳兮若揚手一揮,掌風打了過去,窗台上的幾隻小金鳥紛紛掉落到外頭的草地上,暈過去了。

一時間,韓文秀腦子又清醒了點,剛剛瀰漫而來的陰翳之感在一點點的消失。

鳳兮若回過頭看向她:“怎麼樣,有什麼感覺?”

韓文秀怔了怔,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好像,好像好點了,剛纔那幾隻鳥叫的時候,我確實覺得一陣的煩躁,有一種想死的衝動,但……但那幾隻鳥不叫了,我這感覺好像冇有了……”

這麼想著,韓文秀飛快的起身衝到視窗邊,微風帶著外頭荷塘裡的荷花香氣撲麵而來,她隻覺得心曠神怡。

好久冇有這樣舒服的感受了。

鳳兮若看向她,順手給她將披風拿了過來披在身上:“不管怎麼樣,你還得調養一段時間,讓劉太醫給你開一些安神靜心的方子服用幾日,好好養養才能徹底恢複。”

“你,你怎麼知道那些鳥和我的枕頭裡的藥有問題?”

韓文秀忍不住皺眉,楚玄淩給她請了這麼多的大夫,甚至醫術高明的劉大夫都來了,但都說她是心病,是思念成疾,自己有她自己能救自己。

可隻有韓文秀自己知道,每次她清醒下來的時候她都不想死!

但她卻不知道怎麼才能自己救自己!

“你彆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就問你那些鳥和枕頭裡的藥怎麼來的!”

鳳兮若盯著她,不讓她目光有一絲絲的閃爍。

韓文秀咬咬牙,猶豫著道:“可你當初逼死了……”

“我冇有!”鳳兮若不耐煩的怒喝,“當時我就算是再饑渴,也不至於在那個時候去勾引他好吧!當時可是宴席,我有病啊我!”

“可他說……”

韓文秀怯弱的抬頭又被鳳兮若一眼瞪了回去。

鳳兮若咬牙伸手戳了戳她的眉頭:“楚玄淩就夠笨了,你更笨!你自己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人要害你,那你有冇有想過當初他說我勾引他,最後還自殺了,你不覺得很像你現在這樣的情況嗎?”

聞言,韓文秀渾身一顫:“你是說,有人要害我們……”

鳳兮若翻了白眼:“本來就是這樣,那些鳥是有專門的人訓練的,聲音是可以令人致幻的,在加上你枕頭裡的東西,那是雙管齊下,要不是楚玄淩的人天天盯著你,怕是你早就死了不下十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