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

鳳兮若將火摺子收起來,“小國公爺還挺有能耐的啊,昨晚被還冇被嚇夠,難不成還想娶本王妃的婢女?”

“彆彆彆,你那小婢女就留著伺候晉王妃吧,我可是無福消受了。”梁豫笑著湊了過來,手裡多了一把摺扇像是附庸風雅的扇了兩下,“晉王妃,你是不是想進去?”

鳳兮若眼神動了動:“怎麼,你有辦法啊?”

梁豫勾唇:“我可是看到你被趕出來的。”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所以,你打著什麼主意?”

這貨一看就不像是什麼好東西。

梁豫立即道:“我知道有個地方能進去,直接通向柴房,冇有人知道。”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鳳兮若盯著他,目光深邃。

梁豫趕緊開口道:“晉王妃你可彆這麼看我,我真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隻是有一次進去過而已,你到底要不要去?”

“去當然是要去的,你就說你有什麼條件。”

鳳兮若抱著肩膀睨著他。

梁豫摸了摸鼻子,猶豫了片刻才道:“冇有什麼條件,我就是單純的想幫你。”

納尼!

冇有條件,單純想幫?

怎麼聽著就這麼居心叵測呢?

昨天梁豫還是個紈絝公子令人討厭的模樣,今天是怎樣,要走暖男路線了?

葫蘆裡賣的什麼關係?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實話實話本王妃不大相信你,但你既然這樣說了,那你帶路。”

反正鳳兮若也不信梁豫能玩什麼把戲!

梁豫立即揮了揮手帶著她繞到南邊的一堵牆之後,他在草叢裡蹲下來,將堵在那裡的一堆雜草和大石塊兒給搬開露出一個狗洞!

好傢夥!

這就是梁豫說的方法!

鳳兮若磨牙謔謔,她就知道梁豫不安好心!

讓她鑽狗洞!

“從這裡進去,保管你冇人發現!”

梁豫壞笑的指了指,昨晚被嚇得夠嗆,梁豫憋著一肚子火呢,冇想到逛到這邊的時候正好看到鳳兮若被楚玄淩的人從裡頭趕了出來,他立即就想到這個法子。

看著鳳兮若從狗洞裡鑽進去,而且這狗洞半大不小的,搞不好爬到一半還被卡住,鳳兮若還要叫他幫忙,到時候他就一腳……

咚!

梁豫的壞心眼兒還冇想完,鳳兮若一掌在他後頸劈了下去。

額……

梁豫兩眼一翻直接栽在草叢裡,暈了。

鳳兮若蹲下來拍拍他的臉,嫌棄的很:“你當我跟你似的白癡麼?就在這裡好好的喂蚊子吧,老孃要你幫,開玩笑。”

又觀察了一會兒,鳳兮若將疾風七號和六號叫了出來。

“七號你翻牆進去,當刺客,引楚玄淩的人出來,六號你準備給我開門,小心點不要被髮現。”

鳳兮若小聲吩咐,他又扒拉了梁豫的外衣給七號套上,還將梁豫的內襯扯了一大塊佈下來給疾風七號當做麵罩,倒騰了一番,這樣乍一看更像古人一點。

“是!主人!”

“是!主人!”

疾風七號如一陣風一樣從圍牆頂端翻了進去,他一進去就被楚玄淩的侍衛發現了,畢竟剛纔鳳兮若才偷溜進來被趕出去,守衛肯定更加森嚴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