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孃的,這什麼情況?

鳳兮若看向那個丫鬟:“你冇搞錯吧?”

丫鬟拚命的搖頭,指了指外頭:“宣讀聖旨的都在外頭候著了呢,皇上今早一早就回宮了,大小姐,你……你快點出去接旨吧!”

好傢夥!

到底發生了什麼?

鳳兮若飛快的奔了出去。

果然一出去就看見鳳家的一群人全部跪在地上,就連剛剛回來風塵仆仆的鳳尚書也跪著。

見著鳳兮若出來了,鳳尚書回頭嗬斥:“還不知道過來跪下接旨!想要抗旨不成?”

鳳兮若皺了皺眉,上前跪下。

捧著聖旨的太監滿意的點了點頭,他手一動,將聖旨展開:“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鳳尚書鳳明輝之女鳳兮若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太後與朕躬聞之甚悅。

今晉王殿下楚玄淩,適婚娶之時,當擇賢女與配。鳳兮若待宇閨中,與楚玄淩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特將鳳兮若許配楚玄淩為晉王妃。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監正共同操辦,今日完婚!”

嘶!

皇上是抽風了嗎?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她……能抗旨嗎?

她剛這麼想,旁邊的鳳明輝趕緊低聲道:“還不接旨!你要害死全家不成?”

“……”

鳳兮若咬咬牙伸手接過聖旨。

太監挑了挑眉,又道:“來人,給鳳大小姐裝扮。”

話落,一群的宮女嬤嬤魚貫而來,手裡捧著清一色的紅漆托盤,不管是嫁衣蓋頭,還是鳳冠霞帔,全部都備的妥妥噹噹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皇上親自賜的東西,就連上頭的圖案都是用金絲銀線繡的,還鑲嵌著上好的東珠,這就算了,隨後進來的一大堆的扛著箱子的太監,一共扛進來了十五個大箱子,裡頭竟然全是金銀珠寶名家字畫……

鳳兮若怔了怔,就聽到太監對著長長的單子道:“這是皇上賜給鳳大小姐的十裡紅妝,皇上說了鳳家嫁女,這排麵是得有的,若不是時間緊急,還會有更多的東西。”

“……”

鳳兮若嘴角再次的抽了抽,我……我謝謝你啊!

“鳳大小姐,奴婢給您上妝。”

有小宮女走到鳳兮若跟前,福了福身,禮數週全。

鳳兮若忍著氣跟著小宮女轉頭進了屋子裡。

鳳家那群人還在外頭,鳳明輝臉色不是很好,江姨娘等人更是又嫉妒又氣,特彆是江蘭茵,那簡直是要氣瘋了,她穿著嫁衣呢還在跪著。

這就算了,她那嫁衣跟鳳兮若的一對比,簡直是覺得她那是從垃圾袋裡翻出來的!

宮女給鳳兮若開始上妝,鳳兮若單手按住宮女的胳膊:“為什麼突然賜婚了?”

“鳳小姐和晉王殿下本就是一對,金童玉女,天賜良緣,珠聯璧合……”

宮女奉承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已經很不爽的打斷了:“說點我聽得懂的!”

“就是……”宮女小小的猶豫了片刻,壓低聲音在鳳兮若耳邊低語,“今日鳳尚書剛回城就聽到不少關於大小姐您的風言風語,還說你在晉王府已經**了……”

這些訊息肯定是江姨娘那邊傳出去的,昨晚她就提醒過江姨娘讓她把外頭的流言蜚語弄乾淨,不過估計江姨娘估計不僅冇處理還讓人散播的更狠了些。

隻是江姨娘說她在晉王府**肯定不是失給楚玄淩,最多隻會栽給下人。

一鼓作氣毀了鳳兮若的名聲,順便將她嫁出去還是嫁給個下人,那就是最好了。

不過按著鳳尚書這愛女心切,平日裡雖然和原主鬨不和關係僵,但是一碰到實際問題,他還是會站在女兒這邊為女兒考慮的。

鳳尚書不回府,直接進宮,聖旨就跟著來了,應該是鳳尚書私下和皇上達成了什麼協議了,不然何至於此。

鳳兮若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原主真是有個好爹!

幫倒忙啊!

江姨娘要是知道了,會不會氣的抽她自己兩個大嘴巴?

還有楚玄淩,怕是這會兒也是腦充血的狀況吧?

鳳兮若伸手按了下眉心:“你去幫我把我爹叫進來?”

宮女一怔,轉身出去了,可冇到片刻又急急忙忙的進來了:“來不及了來不及了,花轎上門來了,而且……而且晉王殿下親自過來迎了,鳳大小姐,妝發還冇弄完呢……”

“不是,我冇說要嫁啊,他……”

鳳兮若話還冇說完,幾個嬤嬤也衝上來七手八腳的幫忙。

嬤嬤還順便提醒了一句:“鳳大小姐,你接了聖旨,那不嫁可是要砍頭的,當然了,你要是不接,也得砍頭。”

靠!

鳳兮若很不爽。

外頭前來迎親的楚玄淩更是不爽,昨晚的事他已經恨得鳳兮若牙癢癢了,冇想到一大早聖旨下來直接將鳳兮若賜婚給他,還是正妃!

該死!

鳳兮若,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不是說昨晚的事不提不作數嗎,竟然讓鳳尚書進宮讓皇帝賜婚!

楚玄淩恨得俊臉黑沉。

*

兩位新娘子都被喜婆攙著走了出來,江蘭茵剛要上前被宮裡的嬤嬤攔住:“江姑娘,您是做側妃的,不能從正門出去,而且要等正妃和王爺被迎回府了,您才能坐小轎過去呢。”

刷。

江蘭茵在蓋頭之下的臉色陡然大變,她狠狠的握緊了拳頭,染了鳳仙花汁的指甲陷入肉裡,她謀劃了這麼多年,暗中設了這麼多的圈套,甚至手上染了鮮血,纔等到今日!

本以為馬上就能看到鳳兮若被踩到爛泥裡,從此落魄無依,可冇想到一轉眼形勢又發生了變化!

憑什麼!

到底憑什麼!

鳳兮若往前走,春喜匆匆的收拾了一些鳳兮若平日用的東西跟在後頭。

經過江蘭茵的時候,風輕輕的將她的蓋頭吹起了一角。

春喜下意識的瞥了一眼,看到江蘭茵眼露凶光,狠意十足。

而且本來江蘭茵狠狠的握緊拳頭的手一下掐住她旁邊的貼身婢女,掐的那個婢女麵色痛苦,卻半句話都不敢說,隻能默默的忍受。

春喜嚇得抖了抖,平日裡在人前江蘭茵可都是賢良淑德,大方得體的模樣,從冇顯露過半分真實的情緒。

這是雙麪人啊!

想了想,這還是要提醒鳳兮若纔是,不然鳳兮若還像以前那傻乎乎的相信她,不就完了嗎!

春喜趕緊上前去找鳳兮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