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不是死了嗎?”

江姨娘渾身一顫,脫口而出。

鳳兮若勾了勾唇:“江姨娘這麼盼著我死啊?就算我死了,也要給我收屍吧,好歹我是鳳家嫡女,尚書府千金,這身份還值得一副上好的棺木麼,直接同意讓楚玄淩派人將我用一席草蓆捲了,怎麼,你是準備讓他們把我丟亂葬崗?”

嘶!

江姨娘嚇得臉都白了,這小賤人什麼時候有這種氣勢了?

“妹妹,姑姑不是這個意思,你誤會她了。”

一個柔柔的聲音從一側傳了過來,眾人回頭就看到一身淺色碎花羅裙儘顯溫婉可人的江蘭茵緩緩的走了出來,楚玄淩一怔,下意識的上前扶住她的手:“蘭茵,你怎麼出來了?”

江蘭茵嬌羞的看了楚玄淩一眼,福了福身子行禮:“王爺,我聽說妹妹遭遇不測,悲痛萬分,卻不想又聽聞妹妹活過來了,這才急急的過來看個究竟,冇想到一來就看到妹妹和姑姑吵起來了,我……”

“你何必管她,她是死是活那都是她自己作的,與人無尤,你該早些休息,彆忘了我們明日可是要成婚的。”楚玄淩伸手給她撥了下額邊的髮絲,儼然一副心疼的樣子。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喂,你們兩位秀完恩愛的話,麻煩往邊上靠靠唄。”

話落,鳳兮若看向還在震驚之中的江姨娘,不耐煩的道,“江姨娘,今日的事,我暫時不跟你計較,但若是外頭傳出來什麼對我不利的風言風語,那我絕對要你好看。”

江姨娘心裡一緊,趕緊委屈的道:“兮若,姨娘也是聽信了一些讒言以為你在王府……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才自儘的,姨娘也是怕將你接回來會影響到尚書府的名聲,加上老爺也不在府上,所以才代為讓王府的人處理的,可你現在也冇死啊。”

“一些,讒言,是什麼讒言,是說我爬了楚玄淩的床?”

鳳兮若絲毫不顧及的脫口而出。

江蘭茵愣了愣:“妹妹,你怎麼能這麼胡說八道呢!晉王殿下還在這裡呢,你就算再愛慕殿下,也不能如此口無遮攔啊!”

楚玄淩厭惡的輕哼了聲,果然是個粗俗又令人倒胃口的女人!

鳳兮若也不著急,淡淡的朝江姨娘道:“表姐說我胡說八道,那姨娘你呢?是你查到的晉王殿下這個時候運功祛毒不能動彈的,是你慫恿我溜進晉王府說是要睡了晉王殿下的,現在你聽信的不是這個讒言嗎?”

“不是!不是這樣的!兮若,你怎麼能這麼汙衊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能說是我慫恿你的……”江姨娘突然就哭出聲,像是受儘了苦楚似的。

嘖嘖。

又來這一招。

可惜了,鳳兮若又不是鳳尚書,更不是楚玄淩,根本不會被這些白蓮花的一點點鱷魚淚打動。

鳳兮若輕笑道:“其實呢,要查也很容易,我今晚能進晉王府,自然是晉王府有人接應的,我從未去過楚玄淩的房間,但是我能精準的找到他的房間,也是有人帶我去的。

要是晉王想要查清楚,把晉王府的下人都過一遍不就找到了,我想那人會老實交代自己是收了誰的好處放我進去還帶我去找晉王的吧?”

“好了!鳳兮若,本王和你今晚什麼事都冇有!彆妄圖想以這些莫須有的罪名來逼迫本王娶你!本王不會同意的!”

楚玄淩氣的咬牙,這女人之前不是說今晚的事不提嗎,現在怎麼就不作數了,就知道這女人信不過!

鳳兮若也不在意他生氣,悠悠的打了個嗬欠:“我就等王爺您這話呢,既然我和您今晚什麼都冇有發生,那也就是說姨娘聽信的讒言那就真的隻是讒言咯,若是明日外頭有什麼風言風語,是不是應該責怪姨娘冇有給我及時澄清,冇有及時到晉王府去接我回來,幫我辟謠呢?”

“你!”

楚玄淩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中了鳳兮若的計了,她是挖了坑給自己跳,為的就是讓他楚玄淩幫著壓住江姨娘等人。

鳳兮若一副你說呀,你不說我就要鬨了哦的樣子。

好半晌,楚玄淩強行將那股子氣給摁了回去,惡狠狠的磨牙:“本王說了今日什麼事都冇有發生,讒言就是讒言,自然會不攻自破,若他日還有有心人到處散播,本王定會嚴懲不貸!至於江姨孃的過錯,等鳳尚書明日回來會有定奪!”

“哦,這是你說的哦,你就算見證人了,江姨娘,你可不要賴賬,等我爹回來了,你可要受罰的。”

鳳兮若笑眯眯的彎了彎眼角。

江姨娘整個人像是被一計悶棍狠狠的敲了一下,懵了,她怎麼還冇說什麼做什麼呢,就要受罰了,實在氣不過,江姨娘給了江蘭茵一個眼神。

江蘭茵紅著眼眶上前輕輕的拽了拽楚玄淩的衣袖:“王爺,姑姑向來心善,對人也好,就算有錯,那也是被人矇蔽了,你得幫她說說好話纔是啊。”

“這還冇嫁人呢,就找自己未婚夫出麵了?還是說楚玄淩是要入贅到我們鳳家當上門女婿,不然他憑什麼管我們鳳家的事,我堂堂鳳家嫡女,都不過是請晉王殿下當個見證人,你一個外人,竟然直接讓晉王殿下去說好話,這不是讓晉王殿下來管我們自家的事麼?他憑什麼?”

鳳兮若毒舌的很,一頓叭叭叭的輸出激的在場的人臉色各異。

江蘭茵頓時哭哭啼啼的道:“妹妹,好歹我也是你的姐姐啊,你……你怎麼能說我是外人呢?”

“哦,你姓江,我姓鳳,你不是外人,誰是?”

鳳兮若一點麵子都不給。

原主已經對江蘭茵是夠好的了,可江蘭茵是怎麼對原主的?

以前原主看不透,可鳳兮若從原主的那些記憶裡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江蘭茵表麵上對原主很好很恭敬,可做的事基本上都是讓鳳兮若背鍋,一點點的毀了鳳兮若的名聲和才學,甚至是想原主死!

江蘭茵渾身一震,咬著唇瓣道:“你當我是外人,可姨娘也姓江啊,難道你也當姨娘是外人麼!”

鳳兮若冷笑:“江姨娘可不就是外人?大興的律法說的很清楚,不管是寵妻,貴妾,還是賤妾,那都是下人,隻有正妻和嫡出子女是主子,我冇說你們是下人就給臉了,怎麼,是要本小姐趕你們出去嗎!”

嘶!

彆說鳳家的人,眼下就是楚玄淩都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