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微微的側頭,右側的窗子是開著的,可似乎冇有人,也冇看到什麼異常的東西。

“誰來了?”

鳳兮若納悶的很。

楚玄淩指了指。

順著楚玄淩指示的方向看過去,鳳兮若怔了怔,發現窗台的角落上趴著一隻手指頭大小的銀白色的蟲子,纖細如髮的小爪子扒拉著窗台,發出輕微的聲響。

“那蟲子……”

鳳兮若皺眉,饒是她不認識那蟲子,但是也覺得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楚玄淩小聲的道:“齊齊卡塔爾的大巫師擅用蠱術,而且據說他養了一隻銀蟲,需要的時候會放出銀蟲幫他探聽訊息。”

“你說那隻小蟲能聽到什麼訊息?”

鳳兮若疑惑。

楚玄淩搖頭:“我不知道,畢竟不過是聽說的,誰知道那蟲子能有多厲害,本來我想讓你和我配合一下,給那隻蟲子傳遞一點假訊息回去,不過現在我總覺得對著一隻破蟲子還要演戲,實在是很白癡。”

聞言,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所以,你打算如何?”

“本王跟過去看看。你就在這裡待著吧。”

楚玄淩忽然出手。

噹啷。

銀蟲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楚玄淩砸過去的茶杯砸的翻了個個兒。

瞬間,銀蟲受了傷轉頭就哧溜的往窗下爬過去,楚玄淩飛快的跟上去,一躍從窗台上躍了出去,身影一閃,很快就消失在眼前。

“跟上。”

鳳兮若把疾風20號和50號叫了出來,兩機器人速度極快的跟了過去。

“堂堂晉王殿下大晚上追一隻蟲子,哎,真是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追得上,我還以為要我配合什麼東西,不就是一隻破蟲子。”

鳳兮若無語的自言自語,靠在椅背上,一雙大長腿啪嗒的搭在桌子上,一邊吃著桌子上的點心,一邊閉目養神,顯得是悠閒的很。

半個時辰後,疾風20號回來了。

“主人,楚玄淩跟著那蟲子去了城北的浣香居。50號還在那邊盯著,隨時傳訊息回來。”

疾風20號開了口。

“那是個什麼地方?”

鳳兮若眯了眯眼。

“一個酒坊,是城中最大的酒坊,宮中的不少陳釀都是由那裡送進去的,而且那裡有一個底下的酒窖,那隻銀蟲從縫隙進了酒窖,但酒窖外頭有一道門,鎖著好幾道鎖,而且還有巡邏的守衛,楚玄淩看起來像是不想打草驚蛇,正在想辦法進去。”

疾風20號解釋道。

鳳兮若想了想:“楚玄淩是懷疑那什麼陣法就設置在酒窖裡?”

“應該是如此,主人,你要去幫他嗎?”

疾風20號悠悠的問。

鳳兮若當機立斷的拒絕:“我幫他乾嘛,他這麼厲害,還能用得上我。”

疾風20號突然看向她,小聲的道:“可是要是他出事了死在酒窖了,你不還是得陪葬?到時候冇有幫自己洗白成功,反倒是陪葬去了,這怕是得不償失。”

“……”

鳳兮若噎了下,剛要說話。

滴滴。

疾風20號胸前的顯示屏上冒出一行字,是疾風50號傳回的緊急求救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