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冷笑了聲:“如何取血?取多少?”

黑衣人顫顫的發抖:“就是剜心頭血,讓心頭血入陣法,取多少……我不知道……”

嗬,怪不得皇上同意了,這取血,還是心頭血,這可不得直接把鳳兮若的血給放乾了嗎?

真是當她是傻子麼?

啪!

楚玄淩一掌拍在桌子上。

嘩啦!

桌子直接四分五裂,驚的黑衣人們渾身緊繃!

“莫宴,將他們武功都給廢了,挑斷手筋腳筋,再送回勒言那邊!本王的人,豈容他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歪腦筋動到本王的人頭上來!簡直不知死活!”

楚玄淩冷聲下令。

“是!”

莫宴領命帶著人將那些黑衣人都拖了下去,很快另一側的牢房傳來陣陣的慘叫聲。

鳳兮若看向楚玄淩,怪不得外頭人都說楚玄淩殘忍冷酷,果然是如此,廢功夫,挑斷人手筋腳筋也是麵不改色。

不過這倒是還挺符合鳳兮若的風格的,對要她命的人,絕對不手軟。

楚玄淩回頭,目光如炬的打量著鳳兮若。

鳳兮若蹙眉:“你看著我乾嘛?”

“雖然說皇上和冷青玨那邊想要你的命,但經過衙門那一出,按著冷青玨為人這麼小心謹慎,不會再在短時間裡出手,但皇上那邊竟然同意齊齊卡塔爾以你的血來搞什麼洗煞氣的陣法,看著像是要你的命,但是本王總覺得還有彆的。”

楚玄淩琢磨著黑衣人說的什麼陣法,可他不懂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倒是理不出什麼頭緒。

鳳兮若眨了眨眼:“你是覺得他們說的那個陣法有問題吧?”

“嗯,你不覺得嗎?”

楚玄淩冷不丁的開口。

鳳兮若想了想:“齊齊卡塔爾的事,我知道的不多,你與他們應該打的交道多,你可知道他們那位大巫師是什麼來頭?”

這什麼陣法還要用到人血,怎麼那麼像邪教?

怕不是打著陣法這樣的噱頭來做什麼壞事吧?

反正不能是好事!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纔開口:“確實聽說過一些傳聞,但也冇有眼見為實,聽說齊齊卡塔爾的大巫師在族中地位頗高,擅用一些禁術。”

“反正就是無惡不作咯?”

鳳兮若來了個神總結。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這麼說,好像也冇有不對的。”

頓了下,楚玄淩看向鳳兮若似乎有話想說,但到嘴邊又轉了話鋒:“先回去。”

鳳兮若跟著楚玄淩出了暗室,這本來就是澄園裡有的牢房暗室,還是冷青玨用過的地方,有那些黑暗的經曆和記憶,楚玄淩不想在這裡久待也是正常的。

隻是,鳳兮若跟著楚玄淩出去了,楚玄淩卻仍舊是什麼都冇有說。

不說拉倒。

鳳兮若瞪了他背後一眼,準備從另一側回自己的院子。

楚玄淩皺了皺眉,冷著俊臉跟了上去。

“你乾嘛跟著我?”

鳳兮若回頭,眉心微蹙。

楚玄淩淡淡的道:“本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要你配合才能做完,你以為本王很稀罕跟著你?”

額……

鳳兮若心裡驀的緊了下:“什麼事,還得我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