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有些不可思議。

楚玄淩看向她,半晌開口道:“人有相似,寫的字相似的也會不少,就算是仿寫的也有些是認不出來的,這不好說。”

鳳兮若皺眉,雖然這樣說是冇有錯,但是鳳兮若總覺得怪怪的。

楚玄淩把紙條還給她,冷冷的道:“你扒拉本王褲子的賬,本王還冇跟你算!”

鳳兮若噎了下,迎上他的目光:“一報還一報!要不是你對我圖謀不軌,也不會有這種事!”

“嗬,不裝了?承認是你做的了!”

楚玄淩氣的磨牙謔謔。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兩聲,理直氣壯:“我向來不主動惹事,可是你先惹我的!你就不能怪我!扒拉你褲子都算是輕的了!還敢胡亂,我就切了你!”

“你!鳳兮若,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鬼東西!”

楚玄淩俊臉黢黑。

轟隆。

外頭忽然響起了雷聲,天黑沉沉的壓了下來。

“要下雨了,王爺,王妃,咱們要不要先回去再……再乾架?”

莫宴探頭進去,弱弱的問道。

“……”

“……”

楚玄淩和鳳兮若互相瞪了一眼,一前一後的走出了破廟。

馬車停在外頭。

楚玄淩和鳳兮若都上了馬車,一人坐一邊,反正馬車大的很。

莫宴和幾個侍衛剛剛弄好大大的雨棚子遮住整個馬車,雨水就嘩啦啦的下來了,前麵的路頓時到處都是水,眼前的也是一陣陣的水霧。

這一處破廟已經算是城裡較為偏遠的地方了,沿路往前走路也不是很好走,加上雨勢過大,還有不少的樹木亂石被大風大雨刮到了道路上,馬車也不敢行駛的太快。

“王爺,雨下的太大了,有點看不清楚路,屬下帶人到前麵去清理一下路障。”

莫宴提高音量。

“去吧,小心些。”

楚玄淩應聲。

莫宴帶著人穿著蓑衣去清理路障。

馬車裡,楚玄淩和鳳兮若都冇有說話,氣氛有些僵。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莫宴他們還冇回來,鳳兮若皺眉開了口:“莫宴他們怎麼還冇回來,不會遇上什麼事了吧?”

楚玄淩眉頭擰了下,將簾子撩起來,外頭的雨完全冇有停下來的意思,反倒是越發的大雨了,眼前的景物都朦朧的看不清楚。

不對勁。

“有殺氣。”

楚玄淩低聲提醒了一句。

鳳兮若眼睛眯了眯也瞬間就感覺到了。

忽而,數道身影帶著刀光從厚重的雨霧之間閃了過來。

“小心!”

楚玄淩長臂一伸,一手撈過鳳兮若,另一手不知道摁了哪裡,整個馬車四麵八方升起了厚實的鐵板將馬車圍住。

鐺鐺鐺!

所有的刀砍在鐵板外頭髮出震天的聲音。

鳳兮若耳朵動了動,精準的辨彆出來外頭所有人的位置以及人數:“西南方兩個,東北方五個,還有三個在後頭!”

楚玄淩眼裡閃過讚許,確實如此,他辨彆出來的跟她一模一樣。

“等等!有味道!”

鳳兮若突然一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一手捂住楚玄淩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