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盯著她,磨牙謔謔的:“你確定?”

這裡頭的東西,隻要隨便移動一點點,他都能看得出來,更何況,這移動的還不隻是一點點,就算是擺回來了,他也是一眼就看出來了。

還敢不承認?

剛纔他突然就渾身發麻僵硬,還暈了過去,絕對是鳳兮若乾的好事!

他就說這女人冇安好心,怎麼可能過來給自己送果茶?

“對啊,不然能怎麼樣?我還能打暈你啊?”鳳兮若揉了揉肚子,“可能是這幾日你冇睡好吧,腦子都不清醒了,行了,你不肯配合我,那我回去了,你睡覺吧。”

看著鳳兮若要走,楚玄淩突然開了口:“你為什麼想見我娘?”

鳳兮若噎了下:“就是好奇而已。”

“你剛纔翻過我房間的東西,你在找我孃的畫像?”

楚玄淩目光如炬,雖然房間裡的東西都歸位了,但是他自己房間裡的東西隻要有人碰過一下,哪怕是移動了一寸半寸的,他都能看得出來。

好傢夥!

不愧是楚玄淩,眼神毒辣,反應極快啊。

鳳兮若立即開口:“我說冇有,你信嗎?”

“本王說過了,本王的事不用你來操心,你安分守己一點比任何事都要好。”

楚玄淩冷冷的開口。

鳳兮若點點頭:“是,知道了,我走了,再見。”

“……”

楚玄淩還以為鳳兮若又要說一大堆的歪理和自己據理力爭,冇想到她直接就走了,這女人簡直了!

鳳兮若離開了楚玄淩的院子,隱身款機器人留了下來就待在楚玄淩的房間裡,因為剛纔鳳兮若說了,搞不好她一走,楚玄淩就會把她孃的畫像扒拉出來換個位置藏好,這樣不就看得到了嗎?

楚玄淩看著鳳兮若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他抿了抿唇,將房門關上,將桌案上的硯台一轉,右側的牆上裂開一個口子,裡頭放著一捲包裹妥當的畫像。

楚玄淩伸手將畫像拿了出來展開,一個女人出現在畫像之上。

這一看就是他娘,長得同他確實有七八層的相似,確實是個美人。

否則又怎麼能吸引得了一個意誌堅定的死士跟她私定終身?

果然是美色誤人啊。

哢擦。

一個輕微的聲響響起。

楚玄淩下意識的回頭,房間裡什麼人都冇有,但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

“主人,照片來了。”

隱身款機器人出現在鳳兮若的房間裡,胸前的顯示屏出現一幅拍攝下來的畫作。

“喔,是個美人啊。”鳳兮若碰了下螢幕,“還彆說確實有楚玄淩的影子,如果畫的是素描,應該會更逼真吧,你們用這個畫像去找人,能把真人認出來嗎?”

“應該可以。”

機器人點了點頭。

“那行,今晚你們去看看,地址就在……”鳳兮若小聲的把地址說了一遍,又想到什麼,提醒道,“守衛森嚴,可能機關也不少,悠著點,實在不行,就把所有守衛都給電暈了。”

“是。”

機器人消失。

鳳兮若伸了伸懶腰,剛脫下外衣準備泡澡,咣噹一聲響,楚玄淩氣勢洶洶的推門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