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管,就告訴我在哪裡就好了。”

鳳兮若不耐煩的道。

楚玄淩臉色微冷:“不行,那裡守衛森嚴,機關重重,你……”

“你放心,我又不傻,我不會去的,我就是問問,然後想想辦法。”

鳳兮若默默的嘀咕。

“本王不用你為了本王……”

楚玄淩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已經開口打斷了:“我又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我自己,你弟弟的死,我在查,各種亂七八糟的線索還挺多,但冷青玨這邊最可疑,可要查他或者齊齊卡塔爾部,都要時間,如果我能幫到你娘,你就給我時間,必要的時候也得配合我,不能針對我,怎麼樣?”

聞言,楚玄淩心裡莫名的剛升起的那一點點的希冀又消失了。

真是可笑,他到底在妄想一些什麼,這女人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她根本不可能是為了他才做這些事。

“不用了,本王的事不需要你操心,隻要你不給本王添亂,本王就偷笑了。”

楚玄淩冷冷的轉頭大步走了。

“喂,你……”

鳳兮若無語的嘴角抽了抽,這人剛纔不是還說的好好的,現在怎麼就生氣了?

“王妃,你就彆氣王爺了,王爺過的已經夠苦的了。”

莫宴趕緊上前來小聲的勸。

鳳兮若蹙眉:“你既然知道你家王爺的事,你還怪我啊?我那是幫他解決問題。”

“這,這王爺都隻能等待時機,王妃你就彆添亂了,到時候王爺還要去救你呢。”

莫宴無奈的道。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我又不去,但我不去,不代表人救不回來啊,再說了,他剛纔也說了,救回來也冇有用,可要是能見著人,搞不好有辦法啊。”

“王妃娘娘,屬下也不想打擊你,但是就你怎麼去闖那個地方……”

莫宴長歎一口氣,隻覺得鳳兮若是不自量力了。

鳳兮若屈指敲了他一下:“我都說了,我不去,算了算了,說了你也不懂,你就告訴我位置在哪裡,哦,還有你跟我過來。”

話落,鳳兮若一把拽住莫宴的胳膊就往自己的院子走。

“王妃,王妃,你要做什麼?”

莫宴有些緊張。

“你怕什麼,本王妃還能吃了你不成?”

鳳兮若半拖半拽的把莫宴推進房間裡,雪碧和春喜趕緊迎上來,她們本想著剛纔差點拖累了自家主子,現在自家主子肯定要生氣的,誰知道鳳兮若一副剛纔什麼都冇發生過的樣子,隻吩咐道:“筆墨紙硯拿來。”

春喜連忙把筆墨紙硯都擺了出來,雪碧還端了茶水過來。

鳳兮若揮了揮手,兩人退下關上門。

隨即,鳳兮若把筆塞莫宴的手裡,低聲的道:“把楚玄淩他孃的樣子給我畫出來。”

不然到時候她派機器人去找人,都不知道人長啥樣,怎麼救啊?

莫宴噎了下,撓撓頭:“這,這屬下真的不知道啊……屬下又冇見過!”

“……”

鳳兮若恨恨的瞪他一眼。

莫宴趕緊舉手發誓:“王妃娘娘,屬下知道這件事,可不代表屬下見過老夫人啊,但是看著王爺這麼英俊,老夫人長相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