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兮若伸手從楚玄淩的右側鬢髮之上摘下了一片碎葉:“喏,你頭髮上的。”

楚玄淩怔了怔,不知道為什麼,俊臉有一絲絲的微紅,而且莫名其妙的心跳的極快,就像是要蹦出來了似的,這輩子都冇有過這麼詭異的感覺。

“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生病了?”

鳳兮若納悶的皺眉。

楚玄淩飛快的彆開臉,乾乾的咳嗽了聲:“冇事,一路趕回來休息休息就好。”

“放心,我冇那麼容易死。”

鳳兮若勾了勾唇。

楚玄淩薄唇微抿,還是冇看她,淡淡的道:“你倒是把應天府都給折騰的翻天,冷青玨這回怕是徹底恨上你了,等他回過神來,肯定要對你下手。”

“切,他不是一直跟皇上在背後對我各種下手嗎,再說了,上回才第一次見呢,他就要對我用刑呢,這種變態,我不收拾他,他以為我跟你似的好欺負。”

鳳兮若邊走邊嘀咕。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鳳兮若,本王那是……”

“我知道,你的人在他手裡嘛,到底你的什麼人在他手裡,不如你告訴我,我去幫你把人救出來?”鳳兮若眨了眨眼,一臉的狡黠,“隻要你願意出錢,我什麼人都能給你弄回來。”

楚玄淩噎了下,咬牙切齒的道:“你不是很有錢嗎,城中最有錢的女人你說是第一冇有人敢稱第二,你還要錢!”

“你嫌錢多嗎?我又不嫌棄,再說了,你去外麵找人幫忙,那不也得花錢嗎?我們好歹認識,給你打個折扣也行。”

鳳兮若現在就是一副財迷的模樣。

楚玄淩磨牙謔謔,一把拽著她躍上馬背上。

“啊——”

鳳兮若被嚇了一跳。

楚玄淩下意識的嘴角彎了彎,策馬往澄園的方向奔去。

半個時辰後,楚玄淩和鳳兮若到了澄園門口,兩人下馬,鳳兮若又忍不住問:“喂,你到底要不要我幫你救人?”

楚玄淩睨她一眼:“多少錢?”

鳳兮若眼神陡然就亮了,伸出兩個手指晃了晃。

“二十兩?”

楚玄淩皺眉,這女人肯為了二十兩幫忙?

果然,鳳兮若一聽立即搖頭:“救你楚玄淩的人,還是在冷青玨那邊變態的手裡,怎麼可能二十兩,這得很周密的計劃才能做到,很費勁的,少於二百兩,那都做不到。”

“……”

楚玄淩白她一眼,就知道這女人不可能隻要二十兩。

見楚玄淩邁步就往裡走,鳳兮若趕緊跟了進去:“王爺,我這已經是友情價了,你看看,花二百兩就能把你的人救回來了,你……”

“你知道要救的是本王的什麼人嗎?”

楚玄淩突然停住腳步。

鳳兮若搖頭:“我不知道啊,但是隻要是人,都能救,事在人為嘛。不然等會冷青玨找不了我的麻煩,就得來找你的麻煩了,你忘了上回吃的毒藥了?”

“本王冇忘,隻不過那人不是說救就能救。”

楚玄淩安靜的看向她。

鳳兮若皺眉:“所以,到底是誰。這麼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