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玄淩那張好看的俊臉上閃過一抹可疑的紅,他似乎有點尷尬,啪的將書合上:“本王隻是覺得無聊而已,怎麼可能覺得這種風花雪月的破書好看?”

不好看,還能看的津津有味?

鳳兮若勾唇:“晉王殿下,人都是有七情六慾的,年輕人看著心潮澎湃也冇什麼可害羞的,放心吧,我不會笑你的。”

“……”

楚玄淩氣的咬牙切齒。

“將軍府到!”

馬車停下,莫宴的聲音傳來。

楚玄淩將那本《西廂記》隨手一塞,塞進馬車裡的一個小櫃子裡,這纔跟著鳳兮若下了馬車,將軍府一改往日的嚴肅做派,到處都張燈結綵,鞭炮碎碎滿地,大紅燈籠高高掛,看著確實喜慶的很。

“恭迎晉王殿下,晉王妃。”

將軍府的人立即高聲喊道。

兩人進了將軍府,程將軍帶著家眷快步迎了過來:“晉王殿下,晉王妃,你們來了,快快隨我進來。”

楚玄淩微微的點了點頭,不少賓客也朝這邊湧了過來,一隻手突然輕輕的拉了拉鳳兮若的袖子,鳳兮若回頭,是一個五六歲左右的孩子。

“這是我的小兒子,春哥兒。”

程將軍一看,笑出聲。

“抱抱。”

春哥兒伸兩隻小手在鳳兮若眼前晃了晃,鳳兮若輕輕的把春哥兒抱起來,這孩子一點都不見外,小手輕輕的碰了下她的耳環:“這個好看。”

一眾人都被這孩子萌的笑出聲。

程將軍夫人立即道:“春哥兒,不能這麼放肆,這是晉王妃娘娘!”

鳳兮若笑道:“無妨。”

“晉王妃娘娘,我帶你去看我養的烏龜!”

春哥兒仰頭萌噠噠的道。

鳳兮若也不想去宴席上,反正就是吃個飯說一堆的恭維話,等著齊齊卡塔爾的來迎親,他們這些賓客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也不用做什麼。

還冇等鳳兮若開口,春哥兒又看向楚玄淩:“晉王殿下,你就讓王妃娘娘跟我去看看小烏龜嘛。”

一個孩子這樣說話,楚玄淩饒是不同意也不好意思。

果然,楚玄淩點點頭:“去吧。”

鳳兮若抱著春哥兒按著他的指示去了西側的湖邊,在湖中心趴著一隻很大的烏龜,鳳兮若將抱著的春哥兒放下:“那就是你養的烏龜嗎?”

“是啊,叫小金呢,好不好看?”

春哥兒拍著手。

“好看,烏龜長壽,寓意也很好。”兮若揉了揉他的發頂,認真的看向他,“不過你跟我說實話,你除了要帶我來看烏龜,還有冇有彆的?”

鳳兮若從來不相信有這樣巧合的眼緣。

畢竟程雙之前可是江蘭茵的塑料閨蜜,她就不信江蘭茵在程雙麵前冇有明著按著說過自己的壞話,程雙對自己的觀感不好,那麼將軍府的人對她應該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的。

這春哥兒也是將軍府的人,還是個孩子,受的影響按道理不會少的,怎麼可能一見到自己就求抱抱,還帶自己看什麼烏龜?

反正,鳳兮若一直警惕著,不會因為他是個孩子就放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