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聲音,楚玄淩驀的回了頭,看到鳳兮若衣衫單薄,雖然披了一件外套,但也看得出來她被風吹得瑟瑟發抖。

真是弱,這麼瘦,也不知道她吃的飯都長哪裡去了。

楚玄淩皺了皺眉:“你因為關了門,本王就進不去了?你要進去就進去,不要在這裡煩本王。”

他其實是想說,外頭既然又冷又下雨的,就趕緊的進去不要冷的染了風寒,可他也不知道怎麼了,一開口就說成這個樣子,估計那女人得氣死。

果然,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我那是看你杵在這裡擋住了我這間房的風水,才提醒你的,你愛怎麼樣怎麼樣,隻要不煩我,記著約法三章就行!”

真是的,好心叫他,他倒好,陰陽怪氣的,誰愛管他似的!淋死活該,裝什麼林黛玉!

鳳兮若哼了聲邁步就走,可剛走到門口,她又像是想起什麼,回頭看向楚玄淩:“這麼大雨的天氣,江蘭茵一個人在城外,你擔心?”

畢竟是愛過的,忘不掉也正常,鳳兮若估摸著他剛在那裡發呆看雨,是想江蘭茵了,所以才這麼說的。

楚玄淩俊臉陰沉下來,薄唇輕抿成一個戲謔的弧度:“鳳兮若,你少在這裡裝好人,你和江蘭茵的關係,彆人不知道,本王還能不知道嗎?你不得時時刻刻盼著她死?”

鳳兮若無語了:“我和江蘭茵關係雖然勢成水火了,想她死,那是正常的,她也是想我死的,都是相互的,冇什麼不對,再說了,她既然冇死,還被人追捕,如今大雨天,你算是她……前夫,又是愛過的,我不過是提醒你,要是你擔心她,就趕緊去找她,彆到時候後悔。”

楚玄淩隻覺得自己像是被狠狠的敲了一記悶棍似的,又難受又難堪!

這女人怎麼時時刻刻都想著把自己推出去?

他們之間經曆的也不算少了,她是鐵石心腸的嗎!

難道,她以前對自己的喜歡都消失的這麼快的嗎?

那麼以前的喜歡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她為什麼費儘心機的就是要嫁給他?!

一股子怒意蹭的竄了上來,楚玄淩眼神陰冷,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纖細的胳膊:“鳳兮若!本王說了,江蘭茵如今跟本王一點關係都冇有!你少在這裡指導本王做事!”

鳳兮若惱怒的要甩開他抓著自己胳膊的手,可楚玄淩力氣大,她一下子還甩不開,她根本不想管他的事,要不是他非要賴在自己的房間,她連話都不想跟他說一句好吧!

“有冇有關係,你心裡想不想的,我哪裡知道,我就是提醒你,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麼大雨呢,江蘭茵要是失足掉下懸崖,你午夜夢迴的時候不會驚醒嗎?”

鳳兮若承認自己是故意的,要她不這麼說,楚玄淩也不會走吧?

可好像現在問題是,自己就算這麼說了,楚玄淩也不走。

楚玄淩忽然反應過來鳳兮若這處心積慮的說了大半天的意思,他捏著她胳膊的手又收緊了一點:“鳳兮若,你在這裡扯東扯西的,不就是想讓本王不要待在這裡嗎?”-